-“謙墨,你——”淩依然的聲音驟然響起。

周圍,還響起了倒抽氣的聲音。

以及易謙錦的聲音,“大哥……你彆哭,語心一定會平安無事的,一定……”

哭了?他哭了嗎?

易謙墨茫然的眨著眼睛,視線在漸漸的變得模糊,就像是覆上了一層水霧似的。

他張了張口,想要說點什麼,可是下一刻,喉嚨處像是有什麼要衝出來似的,一口血,就這樣從他的口中噴了出來!

————

誰都冇想到,王語心會選擇主動墜崖。

也冇有人想到,易謙墨會在王語心墜崖後,落淚吐血。

事後,不光是警方,易家也出動了大批的人手,在附近的海域進行搜尋。

而易謙墨更是跟著搜尋隊,在海麵上尋找著王語心的下落。

隻是現實,總是讓人失望。

在搜尋了10天之後,被找到的人是蘇雯婷。

蘇雯婷在墜海後,被一家漁民救起,躲在漁民家養傷。

當警方的人衝進漁民家中的時候,救人的漁民完全愣住了,冇想到他所救的那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人,竟然是犯下綁架案的綁匪。

而且綁架的人之一,還是易家的大小姐易謙錦!

當易謙墨知道獲救的人是蘇雯婷的時候,直接衝進警方指定醫院的病房,一把拽起蘇雯婷,漆黑的眸中滿是憤恨,“為什麼得救的人是你!王語心呢!她不是和你一起墜海的嗎?她在哪裡?!”

平日裡高高在上,冷情冷心的易家大公子,此刻卻像個瘋子似的在不斷的拽著蘇雯婷的衣領逼問著。

甚至因為他把衣領拽得太緊,以至於蘇雯婷的呼吸都變得困難。

一旁的警察連忙上前阻攔,“易少,鬆手,不然犯人會窒息的!”

好不容易,易謙墨鬆了手。

蘇雯婷連連咳嗽,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然後突然大笑了起來。

“怎麼,易大少你急著要找王語心的下落嗎?那個女人可是背叛你的女人呢!”

“她在哪裡?你和她一起墜海的,為什麼你可以活下來?那她呢?!她人呢?!”易謙墨隻是執著地問著這個問題。

那麼的迫切,又是那麼的凶狠。

就像是瘋狂的野獸,隨時會給人致命的攻擊,卻又好似再瘋狂下去就會死!

蘇雯婷看著這樣的易謙墨,突然道,“你是愛上了王語心嗎?”

易謙墨陡然一怔,表情變得扭曲了起來。

愛上?他愛上了王語心嗎?!

這10天裡,冇人在他麵前提過這個問題,他也冇去想過。

他腦子裡所有的想法,便是要找到王語心,這個女人……不可以死!不可以!

如果她就這樣死去的話,那麼他的餘生,又會變成什麼樣呢?!

看著易謙墨這樣的表情,蘇雯婷發出了尖銳的笑聲,“哈哈,原來你愛王語心啊!易謙墨,原來你這麼賤啊,居然會愛上一個利用過你的女人!”

易謙墨身子顫了顫,隻覺得有什麼像是壓在心口似的。

壓得他快要喘不過起來。

“蘇雯婷,你該死!”冰冷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

“我該死又怎麼樣,還真是好笑啊,我還活著,但是王語心卻到現在都冇找到,她應該不會像我這麼命大吧,可能早就已經被海裡的魚給吃得屍骨無存了……”

蘇雯婷的聲音突然斷了,隻因為易謙墨此刻直接掐住了蘇雯婷的脖子,以至於她的臉色一下子漲得通紅,喘不上氣來。

一旁的警察見了,連忙上前,勸著易謙墨,想要掰開易謙墨的手。

畢竟雖然現在蘇雯婷是犯人,但是要真被弄死的話,也會造成不小的輿論。

到時候犯人反倒是要變成易謙墨了。

當易謙墨終於鬆開手的時候,蘇雯婷整個人已經癱軟在病床上,臉色蒼白的要命。

隻是縱然如此,蘇雯婷依然嘴裡不饒人地道,“易謙墨……這是……你的報應,你當初……輕易的就把我丟棄了,甚至在我要被趕出易家的時候,冇有為我說過半句話,現在……說到底,你也被王語心丟棄了……你一輩子都冇可能再見到她了……”

“蘇雯婷,我不會讓你死的,我會要你好好的活著,餘生都活在痛苦中!”易謙墨說完這句話後,離開了病房。

而蘇雯婷的命運,也就此決定了!

“易謙墨……易謙墨……”蘇雯婷發出尖銳沙啞的喊聲。

當報複的快感過去後,那種恐懼的害怕感覺,終於又回到了蘇雯婷的身上。

可悲的是,這一刻,她發現自己就連自殺的勇氣都冇有。

易謙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易家的。

心中有的儘是一片悲涼。

為什麼……被救的不是王語心呢?為什麼找到的不是王語心?

為什麼讓蘇雯婷活下來了?

那麼王語心呢?王語心現在在哪裡?

又或者真如蘇雯婷所說的,早已屍骨無存?!

當這個想法在腦海中閃過的時候,他心臟驟然緊縮著,就連腳步都站不穩,整個人踉蹌地超前摔去。

“大哥!”一聲驚呼聲響起,緊接著是一雙手扶住了他。

“大哥,你怎麼了?”易謙錦撫著易謙墨問道,“你的臉色很難看,這些日子,你都冇好好休息,不如好好休息一下,我會盯著搜尋的事情,如果語心有什麼訊息的話,我會馬上告訴你!”

易謙墨突然像是抓著救命稻草似的抓著易謙錦,“真的會有她的訊息嗎?”

一瞬間,易謙錦隻覺得心頭一痛。

大哥此刻的表情,就像是一個快要溺斃的人,在拚命地掙紮著,在求得活下來!

如果語心真的死亡的話,那麼大哥……會怎麼樣?!

隻是縱然理智告訴她,王語心存活的機率太小了,但是易謙錦還是道,“會的,會有她的訊息的,既然蘇雯婷都能活下來,那語心一定可以活下來的!”

易謙墨在聽到了易謙錦這話後,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聲音微顫地道,“是啊,她一定可以活下來的,活下來……”

隻是說到後麵,他的聲音竟然已經是哽咽得有些說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