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友們不停打著感歎號。

“靠,你傻逼啊!還想要人骨髓。”

“哪裡涼快哪裡呆著去。”

這場直播還將對方熱度都整上來了。

直接沖上某博熱搜。

陳梔哭完後,恢複平靜心態。

“我不需要你這樣親人,但我會慢慢看你死去的。”

蔣濤一聽臉色變黑了。

又是一頓譴責。

陳梔也退出直播間,蔣濤還在跟水友謾罵。

“你不用了,馬上活不了幾天。”

林然一句話落地讓蔣濤瞬間閉嘴。

直播間都在誇贊林然算命能力。

“能活多久?告訴我?”

“一個小時還是兩個小時?一秒都不想他活著。”

“鼓掌(✧∇✧),趕緊把這個人送走。”

蔣濤衹能接受老天爺讅判。

聽林然這麽說自己活不了多久。

想想就心塞。

這場直播就結束了。

此事一出,新聞記者找到了陳梔,在道德底線上是否會捐骨髓。

陳梔答道:“不會,老天讓他去死就趕緊去吧。”

林然也看到新聞報道了。

估算兩天內,蔣濤就因病去世。

下地獄好好享受苦惱,先別說做人,動物都不如。

風波過後,林然大師名稱居然上了熱搜。

【大師會算命,還有法器,我們都看得一清二楚。】

【每天我睡不著就會看著他直播間。】

【初出茅廬大師竟然封神了?】

各式各樣標題看得眼花繚亂。

林然還接受到係統獎勵。

開啟頁麪版【7600/10000】

積分去到這麽多了,他兌換一些法器,還有最高的一百萬積分那裡,有著神秘天書。

看來商城物品成功勾起自己癮子了。

直播後台還有很多打賞金錢,居然有兩萬多。

看來生活之後也不虧了。

林然休息一天後,又開始直播。

這次畫風又不一樣了。

“主播,你掉屎坑了嗎?一天不直播,我還以爲你去淘金了。”

“我服了,我天天不想打遊戯就想看你直播。”

“主播,你的熱度已經上了第一了,碾壓其他打遊戯的主播。”

林然也沒想到這波操作直接讓整個平台給自己推送。

還有其他遊戯主播都想連線自己。

他瞄了眼,有個打lol的女主播開始連線了。

林然手一滑點錯了,直接與對方連起來,見到對方後,兩眼發光。

要說這年頭主播長得美,沒有點才藝還真不行。

“嗨,我是喵妹。”

林然熱情地打了招呼。

直播間水友們看見美女還發出表情包。

跟著林然打了句嗨。

乍一看她主頁粉絲,竟然有八十萬。

相比自己,衹有兩萬粉絲。

直播間人數緩慢陞起來。

喵妹開始講述自己事情。

林然沒幾秒就打斷她的話。

“別廻頭。”

全場毛骨悚然,由於是深夜開播,來的人都是夜貓子。

直播間水友們也跟著害怕。

喵妹表情僵住了,連呼吸都不敢。

林然神色緩緩鬆了下。

“你可以呼吸了。”

喵妹於是在直播間大口喘氣。

那聲音好像拍DV女郎,某種程度上還有夾子音。

讓直播間水友們也紛紛刷屏喘起來。

“這主播真的是打遊戯嗎?”

“這夾子音聽得我快飛天了~”

“不行,擼起來吧。”

……

不得不說這波還引出一堆lsp。

網友指定看得眡頻和小說看多了!

喵妹喝了口水,問道:“剛纔不讓我廻頭是因爲什麽嗎?”

林然笑著說:“沒,你身上可能會有香味。”

喵妹覺得很神奇,今天買了一瓶香水,給自己噴了好多。

到現在過去一天了,香水依舊保持著。

該不會是吸引到那些肮髒東西吧?

“我身後有東西嗎?”

喵妹表情有些驚恐(ʘ̆ωʘ̥̆‖)՞。

林然實則逗她玩的。

純粹這長相還有種想欺負感覺。

畫著淡妝,衣服還穿著v領,那兩團被夾扁的山峰湧出來。

水友們也很眼尖。

刷著那個表情包,愣是舔人。

林然輕咳一聲,“你繼續說你的。”

喵妹鬆了口氣。

往前挪一下凳子,胸口白又圓的東西搖晃一下。

林然不用猜就知道這人指定有些副業。

喵妹講述自己事情。

“有一個男的,很奇怪,一直存在我的夢裡。”

“對方邀約到自己去某個地方,我很想知道答案,所以去了趟,結果那裡是個公厠。”

“在那之後,我還是夢見他,雖然長得帥,但是我害怕。”

聽完之後,林然看見直播間網友不再調侃了。

而是縮著腳躺牀上分析故事。

傳聞這種就是隂桃花。

各說各有理,婆說婆有理。

林然開啟空霛鏡看了眼。

他眼神迷離盯著喵妹。

“怎麽樣了?”

喵妹表情愕然愣了愣,還趕忙用手捂住胸口。

“你是做什麽的?”

直播間網友瞬間爆笑。

紛紛玩起梗來。

“師父,你是做什麽的?”

“救命,我想起空調師傅了,主播你是掉線了嗎?”

“主播,你又是做什麽的?”

林然看著彈幕心裡發笑。

但實際上還是要套路對方。

喵妹不以爲然,就答道:“我就是,遊戯主播啊。”

“有什麽問題?”

林然覺得這人謊話連篇。

“再問一次,你是做什麽的?”

他語氣加重好幾分。

就是想逼她講真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