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絲小說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154章

傅景梟翻身直接將阮清顏壓在身下。

女孩此刻還在睡夢中,她嫣紅的唇瓣微微張著,貓似的眼眸半眯儘顯慵懶與嫵媚,她伸手捏住男人的衣角,“唔……”

“顏顏。”男人的眸色逐漸變得深邃。

微涼的指尖輕輕撫過她的五官,順著眉眼鼻梁再向下,最終落在那嫣紅的唇瓣上……

微張的小嘴還隱隱傾吐著酒氣。

梅子味兒的酒氣,清甜且伴隨著她身上本就有的馨香,惹得人有些意亂情迷。

“老……老公……”她小聲嚶嚀著。

大抵是因為喝醉了酒有些燥熱,此時又被傅景梟壓著,她不安分地扭動著嬌軀……

卻更加惹起了傅景梟的體內的慾火!

他倏地伸手挑起女孩的下頜,指腹緩緩摩挲著她的肌膚,“我是不是說過……不允許你偷偷在外麵跟彆人喝酒的,嗯?”

“嚶……”阮清顏輕輕地咬了下唇瓣。

她抬起迷濛的眼眸望著男人,浮著水霧的眼眸更是靈動,可偏偏伴著醉意於隱形之中又極為勾人,“兔……兔兔錯惹。”

但傅景梟隻是嗓音低沉地輕笑了聲。

“嗬……兔兔?”

他的笑聲極為動聽,磁性的嗓音伴著胸腔的共鳴緩緩響起,縈繞在阮清顏的耳畔。

傅景梟俯身將薄唇貼在她的耳邊,啟唇時不經意間傾吐出熱氣,“兔兔做錯了事就該被大灰狼懲罰,懲罰的方式是……”

“吃掉。”他的嗓音低沉而又蠱惑。

那魅惑人心的聲線讓阮清顏的嬌軀輕輕地顫了下,她纖長的睫毛似蝴蝶翅膀般撲閃,天真無邪地抬起眼眸望著男人。

女孩為難地輕咬唇瓣,“可是……大灰狼吃兔兔,兔兔會很痛痛的。”

“不痛。”傅景梟不著痕跡地勾唇,“大灰狼輕點,兔兔不會痛,會很快樂。”

“唔?”阮清顏俏皮地輕歪了下腦袋。

她茫然地輕眨著美眸,腦補出被大灰狼拆吞入腹的場景,嚇得小腳輕輕縮了下。

被吃掉當然會痛啊怎麼會快樂呢!

阮清顏白嫩的臉蛋鼓起,扯住傅景梟的領帶抗議道,“不可以!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吃兔……唔……”

可就在她的話音尚未徹底落下時。

傅景梟卻倏地傾身,直接霸道地攫取了她的唇瓣,然後便深深地吻了上去。

“唔……”阮清顏被迫承接著這個吻。

她本就因喝醉而眸光迷離,傅景梟的吻又極有技巧性,很快便將她吻得七葷八素,整具身體都軟成春水般灘了下來……

軟萌的兔兔耳朵還戴在她的腦袋上。

阮清顏一隻手輕輕搭在腦袋旁,指尖不由得捏住她的兔耳朵,小腰扭了扭。

“彆動。”耳畔隱隱傳來男人的低喘。

小白兔怯生生地不敢動了,但卻倏然察覺到腰間一涼,傅景梟的大掌撩開她的睡衣,緩緩地滑了進去……

“哢嚓——”但這時門鎖聲卻倏然響起!

傅景梟的身體驀然一頓,隨後察覺到臥室門處傳來的微光,他狹長的眼眸微眯。

眸底的欲色幾乎瞬間便消失得一乾二淨。

“顏顏寶貝?”黎落的聲音響起。

傅景梟墨色的瞳仁深邃了幾分,他立刻從阮清顏身上翻下來,側臥在她的身邊屏住了呼吸,餘光瞥向那為關嚴的窗戶……

那窗戶上顯然有被人撬過鎖的痕跡。

他冇有想到……黎落會突然闖進來。

傅景梟此時想躲卻已經來不及了,黎落輕手輕腳地走進臥室,“寶貝睡了嗎?”

“唔……”阮清顏輕輕地嚶嚀了聲。

她唇瓣微張著正準備迴應,但還未等她發出多餘的音節,小嘴卻倏然被男人堵上!

傅景梟大掌扣住她的後腦摁進自己懷裡。

他低首覆上了女孩的唇瓣,修長白皙的手指緩緩穿入她的發間,“乖……”

“彆出聲。”他用低喘的氣聲輕哄著她。

阮清顏隻是茫然地輕眨著眼眸,她隻當大灰狼在跟她玩什麼遊戲,伸出手指抵在自己的唇邊,作勢道,“噓……”

聽到臥室又出現了外來的闖入者。

為避免阻礙兩人做蛇蛇不該看到的事,銀雪早就溜到了其他的地方躲著。

“嘶~”它探出一顆蛇頭東張西望著。

黎落疑惑地走進臥室,她注意到窗戶虛掩著,“奇怪……我明明記得關窗了呀,是誰又把窗戶給打開了?”

她自言自語著便向窗邊走了過去。

傅景梟將阮清顏扣在懷裡,即便黎落冇有開燈,但趁著微弱的月光仔細地觀察……也能輕易察覺到床上有兩處拱起的身影!

黎落逐漸逼近了那張床……

男人屏住呼吸,阮清顏撒著嬌枕在他的胸口處,能聽到那強有力的心跳聲。

“得給寶貝女兒把窗關……啊!”

可就在黎落即將路過床邊去關窗時,未說出口的話卻倏然變成一道尖叫聲!

她正準備去關窗,一條銀色的蛇卻突然朝她爬了過來,直接張開血盆大口露出了毒牙。

“吼!”它作勢便要朝黎落咬過去。

女人驚慌失措地愣在原地,“啊——嗚嚶嚶嚶!有蛇!老公救命哇有蛇!”

黎落嚇得轉身就往臥室外麵跑。

她嚶嚶嚶地哭著找老公求助,銀雪見將外來入侵者趕跑,它立刻便將小尖牙收了起來,吐著蛇信子扭著蛇身重新躲起。

“哪裡有蛇?”蘇天麟匆匆趕上了樓。

走廊裡傳來黎落的哭泣聲,“嚶……顏顏寶貝臥室裡有蛇!嚶嚶嚶……”

“什麼?”蘇天麟的麵色陡然間變了下。

他立刻箭步流星地趕進阮清顏房間,黎落本生怕吵醒她纔不敢開燈,可如今生怕蛇傷害到女兒,他們立刻將臥室的燈打開!

粉嫩溫馨的女孩子臥室裡乾乾淨淨。

冇有任何人來過的痕跡,也並未見到有什麼蛇,隻是阮清顏在被窩裡睡得香甜。

“哪裡有蛇?”蘇天麟壓低嗓音問道。

黎落垂下眼眸抹著眼淚,壓抑著哭腔生怕吵醒閨女,“嚶……我剛剛真的看到有蛇。”

於是蘇天麟將臥室仔細地檢查了一遍。

並未看到任何蛇的蹤跡,他將妻子摟進自己懷裡,“乖,彆哭,這裡冇有蛇。”

“嚶……有……”黎落仍在仙女落淚。

蘇天麟手忙腳亂地幫她擦著眼淚,然後將臥室的燈關掉,“乖啊,你先去睡覺……臥室我已經檢查過了的確冇有蛇。”

“嚶……”黎落抽噎著輕輕點了下頭。

她轉身正準備離開臥室,卻倏然想起什麼事似的抬眸望向窗戶,眼神倏然一頓,“奇怪啊……這窗戶不是開著的嗎?”

蘇天麟也隨著妻子的視線望了過去。

女兒臥室的窗戶嚴嚴實實地關著,窗簾也被拉好,跟阮清顏剛睡下時的情景一模一樣。

柔軟的公主床上隻有她一個人。

“唔……”女孩在睡夢裡甜美地吧唧著嘴。

大灰狼的嘴巴好好恰,還想恰,但是大灰狼不見了,說好的要吃掉小兔兔捏……

大狼蹄子說話不算話!

(╬▔皿▔)

蘇天麟壓低嗓音道,“窗戶是關著的,女兒睡下前不是幫她把窗戶關好了嗎?”

“不對啊……”黎落眼睫上掛著一滴淚珠。

她疑惑地小聲嘟囔道,“我剛剛進來時,明明看到窗戶是開著的……”

所以她纔想去把窗戶關上來著。

“你記錯了。”蘇天麟摟著她的肩膀離開臥室,輕輕地關上了臥室的房間門。

黎落離開的時候還在頗感疑惑地嘟囔。

夫妻倆的聲音漸行漸遠,窗戶緊閉冇有風吹進來,但窗簾卻輕輕地晃動了下……

一道頎長的身影立於窗簾的後麵。

確認蘇天麟和黎落已經離開,傅景梟重新爬回阮清顏的床,察覺到熱源並嗅到熟悉的氣息,小姑娘立刻蹭進他的懷抱裡。

“大灰狼狼回來惹……”她揪住他的衣角。

見狀,傅景梟緋唇輕輕地勾了下,他大掌撫著女孩的腦袋道,“嗯,回來了。”

他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地離開呢。

倒是剛剛嚇跑黎落的那條蛇,他以前冇見過那條蛇,不知道是哪裡來的……

不過看起來似乎是他們的友軍。

“大灰狼狼~”阮清顏仰起臉蛋望著他。

她小腳輕輕地蹭著男人,嫣紅的小嘴一張一合,“你快點……快點吃掉兔兔。”

女孩的嗓音又嬌又軟,帶著撒嬌的意味。

一雙本就魅惑無邊的桃花眸半眯著,醉意染紅了她的眼角,還有幾分被傅景梟吻出來的欲,就這般媚眼如絲地看著他……

她隻覺得大灰狼的嘴巴很好吃。

想要多吃兩口。

卻並不知道自己這番話意味著什麼。

“嗯?”傅景梟的眼尾輕輕撩起,他眼眸裡逐漸聚攏起令人捉摸不透地深意……

手臂摟在她的腰間倏然用力一收!

他低首輕抵著她的額頭,“吃掉你?”

“唔……吃掉兔兔。”阮清顏迷濛的應著。

傅景梟的喉嚨溢位低沉而又歡愉的笑聲,他指尖輕輕描摹著她的臉蛋,“不是我主動想做呢……是顏顏主動邀請的。”

小姑娘撅了撅唇瓣並冇有迴應他。

但下一秒,她卻倏地覺得身體一涼,緊接著便是衣衫掉落到地上的聲音。

“唔……”唇瓣倏地被男人覆了上來。

唇齒廝磨間,阮清顏隻朦朧的聽到男人黯啞的嗓音,伴著低喘而又蠱惑的意味,“乖寶貝……忍著點,彆出聲。”

深邃幽藍的夜空,月越來越明。

一顆流星倏然劃破那神秘的夜幕蒼穹,明明該轟轟烈烈,卻又寂靜無聲。

……

翌日清晨。

阮清顏從睡夢中迷糊著醒來,她隻覺得腰痠疼得要命,就連腿也不知怎麼有些發軟,她揉著腰窩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粉嫩的公主房裝潢!

陌生的環境令她瞬間清醒,她當即掀開被子翻身坐起,轉眸打量著周圍。

眸光便落在牆壁上懸掛著的全家福上。

“呼……”她緩緩地鬆了口氣。

原來隻是在蘇家,應該是蘇氏家族在南城的住處,不知怎麼就被接過來了。

阮清顏伸手輕輕揉了下蓬鬆的頭髮,鼻息間隱約嗅到熟悉的味道,“奇怪……”

她下意識地伸手摸了下身旁的位置。

半溫半涼,床單有些許褶皺,大概是她昨晚翻來覆去睡覺時弄得吧。

也不可能有彆人在她的床邊睡過。

可總覺得好像聞到了傅景梟的味道,這腰腿的痠痛感也是來得莫名其妙……

阮清顏起身走進臥室洗了個清爽的澡。

也不知道蘇家到底是什麼品位,居然給她換了這麼個幼稚到爆炸的睡衣!

她輕撇唇瓣,從衣帽間裡挑了套符合自己氣質的禦姐款黑色吊帶連衣裙,尚未過膝的裙襬露出修長筆直的雙腿,外披一件黑色短款西裝外套,整個人看起來又冷又欲。

阮清顏換好衣服後便下樓,隱約聽到餐廳裡的歡聲笑語,“二哥你這腿……噗哈哈哈我還以為是爺爺瘸著下樓了呢!”

“你這渾小子說誰瘸?我年輕著呢,腿腳比這傢夥好!到底誰瘸了你說清楚!”

蘇氏家族雖然是豪門上流的名門望族。

但卻冇有過多拘謹的規矩,更冇有勾心鬥角,家庭環境很是溫馨,用餐這種日常小事嬉笑也是常事,並冇有食不言的要求。

“顏顏寶貝起啦?”黎落溫柔地望向她。

阮清顏輕抿著唇瓣應了聲,她坐到餐桌前麵,蘇天麟立刻讓傭人將給小姐準備的早餐送來,“不知道你喜歡吃西式還是中式,就兩樣各準備了一份,你自己挑。”

某個莫得感情的直男非常耿直地道。

黎落斜眸睨了他一眼,“蘇天麟,我覺得你還是閉嘴的時候比較可愛。”

這傢夥明明早晨起來就特意囑咐傭人,說千萬要給女兒準備得豐盛些,萬一品類少了她都不喜歡吃,豐盛些還能喜歡什麼吃什麼……

結果到他嘴裡就變成了莫得感情。

阮清顏輕彎了下唇瓣,“我都可以,那就吃西餐吧,我挺喜歡吃溏心蛋的。”

她非常坦然地跟家人分享著自己的喜好。

因為知道家人想要瞭解她,而互相瞭解、彼此關心,也正是家庭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蘇氏家族的人立刻默默記下這個喜好!

但一道突兀的聲音卻倏然響起,“妹妹,你脖子上這個紅印印是什麼?”

蘇南野眯了眯眼眸湊近去看。

蘇氏家族的人齊刷刷向她投去眸光,便見阮清顏白皙的脖頸上赫然有個紅印!

“什麼?”阮清顏茫然地輕眨眼眸。

她拿出手機調到前置攝像頭,微微仰起臉蛋照著那個印記,眼瞳倏然一縮。

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