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知微本就喝了酒,整個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瞬間倒在了男人的懷裡,感受到了他溫熱的體溫,下意識的用雙手環住了她的脖子。

男人的眸子沉了沉,一把攬住她的腰肢,看向了那幾個小嘍囉。

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再晚一會兒過來的話會得到什麼結果?

夏知微會不會被人玷汙?她會不會被這幫人給拉走?

想到那些常年與情況,沈君時整張臉都黑沉了下來,他緊緊的捏著手掌,因為大力導致骨關節都發白。

隨後對著身後的幾個保鏢說:“把他們幾個人給我打一頓趕出去,以後成為這裡的黑名單,在這裡的每一家酒館都不允許讓他們進來。”

身後的幾個小弟立馬點頭便衝了過去,把他們幾個小嘍囉架了起來,便拖著出去了。

全場隻剩下了那幾個小嘍囉的求救聲:“不要啊!”

聽著他們的嘶吼聲,每一個人心裡都逐漸升騰起一股冷意,毛骨悚然,讓她們的毛孔都擴張了起來。

沈君時抱著懷裡的姑娘,看向了身後的好夥伴:“我去去就回來,你留在這裡。”

小弟點頭,目送著他離開。

不過心裡卻充滿了茫然,自家老大什麼時候對女人這麼感興趣了?以前碰到這種情況的時候,也隻是讓自己的小弟去教訓那幫小嘍囉一頓而已,可是今天卻主動抱著一個女孩離開了?

自家老大不是禁慾的嗎?怎麼會突然就?抱一個女孩了?

心裡的質疑讓他整個人都看起來呆呆傻傻的,索性歎了一口氣,他直接回過了頭,對著片場裡的眾人說:“小插曲,你們繼續玩。”

說完場地才重新出現了音樂。

夏知微什麼都不知道,但是也知道自己是被人抱著的,他的身上很冰涼,讓她如同身處火爐般的身體得到了救贖。

立馬身體軟塌塌地在男人的懷裡蹭了蹭,像一隻小貓咪一般的柔順,她可憐兮兮的呼喚著:“肖奕,是你嗎?”

男人的腳步微微一頓,不過很快便恢複了正常的速度,她舔了舔嘴唇,立馬帶著她坐上了車子。

他們兩個人認識這麼多年了,自然知道夏家在哪裡,於是便開著車子朝著市區行去。

後座上的夏知微已經睡了,可是在即將轉彎就到達夏家的時候,車子停了下來。

沈君時回過了頭看著後車座上沉睡著的女孩,還真的是很可愛,她那紅潤的臉蛋,非常的睫毛與那嘟起來的嘴巴,五一不在吸引沈君時的心。

一時之間有些不忍直視她,她身上好聞的氣息在車廂裡瀰漫,甚至還有一股酒氣,沈君時一想到這個女孩為了一個男人,居然喝了這麼多的酒,他的心裡就有一種挫敗感。

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方向盤上,他眼中露出了一抹狠厲。

就在這個時候,他再一次聽到了夏知微的聲音:“肖奕!我們分手吧……嗚嗚嗚……”

說道最後她居然哭了起來,明明她喝醉了根本就冇有意識,居然還能哭出來!

可見她心裡的幽怨與痛苦到底有多大,哭聲斷斷續續,最後又沉睡了下去,忽然她感覺到有股冰涼靠近她,便立馬抓住了那冰涼的東西窩在了懷裡。

這個舉動瞬間讓沈君時的臉紅了起來。

這個角度他似乎還能碰到某一處的柔軟!

瞬間的感覺刺激的他有些血脈擴張,鼻血差點冇有衝出來。

立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閉上了眼睛,扭過了頭,緩緩的釋放著自己心裡的壓抑。

不知過了多久,沈君時終於安放好了自己的心情,他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輕輕的拍了拍夏知微的手臂。

見她依舊睡得很沉,隻能無奈的打橫抱住她,從車子裡走了出來,輕輕的敲了敲夏家的門。

等到傭人出來的時候,他才帶有一絲歉意的說:“你好,我是微微的朋友,她好像喝多了,我把她送回來了。”

傭人一看,差點冇有嚇個半死,夏知微可是夏家的千金啊,這麼大的身份,萬一要是出個什麼事情的話,難保家裡的夫人和老爺會這麼責罵他們!

或許整個城鎮的天都快變了。

於是立馬嚇得精神抖擻,便抱過了夏知微:“謝謝你,你先進來吧,和我們家老爺和夫人說一下。不然的話……我們還真是有口說不清。”

沈君時想了想覺得也好,畢竟自己也是真的想和夏家的當事人見見麵,去討論一下關於夏知微的事情。

於是便直接在玄關換好了鞋走了進去。

而夏爸和夏媽正坐在大廳的沙發裡看著電視,聽到了動靜都回過了頭,好奇的看著過去。

當看到自己的女兒被兩個傭人抱著走進來的時候,瞬間都站起了身。

夏媽媽走了過去:“這,這是怎麼回事?”

用人們也很著急,皺著眉頭對著身後的男孩說:“我們也不知道啊,小姐好像喝多了,不過是這位小少爺給送回來的。”

夏爸看過去,當看到是沈君時的時候,忽然臉色一沉:“怎麼是你?”

夏媽媽眼神在兩個人的中間來回徘徊,最終什麼都不瞭解,立馬帶著傭人把夏知微給帶上了樓。

這種情況還是讓他們兩個男人自己聊吧。

不然的話她能做什麼?她隻不過是一個弱女子而已,什麼都不懂。

沈君時微微的鞠了一個躬:“夏伯父。”

“不用叫我夏伯父了,怎麼會是你把我女兒給送回來的?你是不是對她做了些什麼?”

也不怪夏爸這麼問,畢竟他和沈君時的父親也確實是冇有什麼好關係,連帶著看他的兒子都不順眼,甚至小的時候他們兩個人還在一個學校,還不知情的互相以學長學妹的身份稱呼。

看到這一幕不知道氣的夏爸有多麼的糾結。

自己的女兒怎麼就能和對家的兒子做了朋友呢?萬一要是在互相愛慕上怎麼辦?就在他沉思熟慮猶豫的時候,卻忽然傳來自己的女兒已經和肖奕成了男女朋友。

得到這個結果,夏爸還是鬆了一口氣的,自己的女兒跟誰都可以,就是不能跟這個男人在一起。

因為他爸爸就不是一個什麼好人!放高利貸的能是什麼好人?無所謂就是人渣!是不能再渣的渣了!

本來沈家的名聲在這裡就不太好聽,瞎叭叭也著實是很討厭沈君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