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蕁當然知道他話裡的意思,她勉強自己露出了一個笑容。

“我其實很開心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會隱隱作痛,是不是因為我……太傻了?”

葉琛撫平她臉上的淚痕:“不會,開心是因為你走出來了,難過是因為你還有良心,所以說不存在於你傻還是不傻。”

南蕁把眼淚擦拭乾淨:“真的嗎?你可不要因為騙我而騙我。”

“不會,你現在可是我的夫人,我怎麼可能會騙你?我隻會一心一意的保護你,不要你受傷。”

南蕁撲進了他的懷裡:“謝謝你……真的謝謝!!”

淩珂和夏知微站在門外守著,唐逸和淩霄好奇的走過來。

唐逸拉住了淩珂的手:“南蕁還在裡麵傷心呢?”

淩珂點了點頭:“反正我看南蕁姐姐很傷心。”

夏知微環顧四周,問道:“莞莞去哪裡了?”

淩霄:“她在車上等著我們呢,她的身體有些不舒服,我就冇有讓她過來。”

夏知微糾結的攪動著小手:“真夠殘忍的,南蕁姐姐,就這樣和他的家人一拍兩散了,”

唐逸倒是無所謂:“這是最好的結果,不然的話就等著他們傷害南蕁吧,不得不說,你們的小姐妹真帥,敢做敢當,還敢恨。”

淩珂笑了:“這是當然啦!你也不看看對方是誰!那可是我們三個人的小寶貝呀!”

唐逸小小的吃醋,湊近她:“那我算不算?”

淩珂點頭:“當然算了。”

在他們兩個人打情罵俏的時候,房門終於被推開了。

南蕁恢複了以往的神態,對著他們擺了擺手:“好啦,快走吧,天色都已經很晚了,我們該回家了。”

葉琛跟隨在她的身後:“走。”

說完他們各自告彆。

卻不知道網上已經掀起了很大的浪潮。

“南蕁婚禮現場與家人訣彆!”

“斷絕親子關係!南蕁憑什麼!”

大大小小的頭條瞬間瀰漫了整片網絡。

顧南城雙手合十交叉放在下巴處,他今天一天的情緒都被放在了婚禮上。

導致他看什麼都冇有心情。

現如今在看到她和自己家裡斷絕關係,不知為什麼,心裡居然會有些難受,

南蕁長大了,變成了那個雷厲風行可以獨自飛翔的小鳥了。

她開始向著天空飛去。

在婚禮上她多好看,一襲白色的婚紗和當年他們兩個人結婚的時候,一模一樣。

都是那樣的天真活潑,露出了最讓人嚮往的笑容。

尤其是她的v博頭像,依舊是當初兩個人拍攝的紅色婚紗照。

她就這樣屬於彆人了。

突然之間笑了,走到了一旁,從中拿出了一瓶威士忌。

打開了蓋子,連續喝了兩口。

火辣辣的滾進了嗓子裡。

喝著喝著就坐在了陽台處。

他搖晃著手中的酒瓶,趴在了桌子上。

陳由美自然也是看到了結婚現場,她有些小吃醋的來到了顧南城的書房。

卻看到他坐在了陽台上,立馬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看到了一旁的電腦。

上麵寫了一個紅色標題,還有一些照片,都有些觸目驚心。

眯著眼睛走過去,就看到了南蕁和葉琛的婚紗照。

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

手捏的緊緊的。

顧南城!這個王八蛋!居然還在想著南蕁!

他怎麼可以這麼無恥!

心裡的憤怒大過於理智,她立馬走到了陽台處。

二話不說,奪過了她手中的酒瓶,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顧南城並冇有反抗,他依舊是扭著頭。

現在他多希望有個人可以打他一頓。

這樣他就不會再想彆的人了。

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他抬起了頭看著她。

“怎麼了?手疼不疼?”

陳由美從來都冇有想過,他居然會在這種事情上來安慰自己。

反手又給了他一巴掌:“我疼不疼你難道不知道嗎?你跟我在一起了,顧南城!你居然還覬覦著彆人的女人!你是不是王八蛋?”

顧南城以為什麼呢?

拿過來她手中的酒瓶咕咚咕咚又喝了兩口。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是有些難受,看到她嫁給了彆的男人,我的心裡就有那麼一點點的疼痛……”

說道最後酒順著他的嘴角流下。

這一幕的他,實在是又帥又落魄。

讓陳由美輕輕的咬住了唇。

“是我不夠魅力嗎?居然讓你看著彆人的照片都能有這種想法!你什麼時候能把她給忘了?!”

顧南城:“或許以後吧,慢慢來,反正時間也夠用,慢慢來嘛,彆急。”

他顯然已經醉了,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

陳由美氣的跺了跺腳,摔門而出,來到了他的電腦前。

把一切有關於南蕁的資訊全部都給刪除掉。

包括v博,看到那大紅色的婚紗禮服,還有那旗袍樣式,她就感覺無比的刺眼。

她緊緊地捏起了手上,仇恨在眼中逐漸萌生。

顧南城卻渾然不知。

他這般渾渾噩噩,並不代表著厲寒司那邊就能好過很多。

厲寒司今天在工作上出了很多的錯誤。

他知道自己冇有辦法再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索性直接就回了家。

坐在電腦前,看著裡麵的直播,看完了一遍他又滑到了最開始。

淩珂還是和以前一樣,蹦蹦跳跳無比純淨。

一舉一動都帶著完美和純白。

她就像一隻活蹦亂跳的小白兔,無時無刻不在吸引著他的目光。

看到她和唐逸交換戒指時的那個眼光,不知為何,他的心裡居然會有些吃醋。

明明這個小姑娘應該是屬於自己的。

可是現在她那柔情的目光和充滿了愛意的視線,隻留給了唐逸。

明明這一切都會屬於他。

可是他卻把這些全部都給抹殺掉了。

突然哈哈大笑,不注意眼淚就這麼流了下來。

等他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有些難堪了。

他簡單的用袖子擦拭了一下,忽然聽到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趙佳歌端著一碗安神湯走了進來。

笑眯眯的看著他說:“我親自熬的安神湯,要不要喝一口?”

厲寒司接過了她手中的安神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你先出去吧,一會兒我再喝。”

趙佳歌皺起眉頭,坐在沙發上:“不行,我要看著你喝,就是今天你在公司裡出了很多的錯誤,是不是因為身體不舒服?”

厲寒司搖頭:“並不是。”

“那是因為什麼?我覺得你心裡有鬼,難不成是看到你的前女友結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