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句夫人叫的還真是諷刺的很。

陳由美卻彷彿冇有聽到其中的內涵,直接說:“我讓你和楚河在一起,你幫我做一件事,我送你們兩個人去國外。”

劉天沉默,其實是在心裡暗自討論這件事情的成敗還有後果。

不過能和自己喜歡的男人在一起,倒是也應了她的願。

她直接說:“你想讓我做什麼?”

陳由美一看有希望,立馬湊近她,在她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劉天瞬間掙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她:“這怎麼可能呢?”

陳由美:“這怎麼不可能?我隻問你,你同不同意?”

劉天依舊搖頭,可是陳永美卻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自己好好想想清楚,以後你想要的未來是什麼,不然的話我不介意,現在就讓你死在這裡,一把火把這裡燒了,你還是一個孤兒,你覺得誰會認識你?”

這句話還真威脅到劉天了,她立馬嚥了一口口水,此生是死已經在她的心裡做出了一個決斷。

“我乾!”

陳由美滿意的笑了,語重心長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這纔是一個理智的人嗎,鬆開她。”

有人走到她的身後,拿出小刀割開了繩子。

盛莞莞這些日子都冇離開過醫院,一來她要保護好孩子,二來這裡也是真安全。

今天上午南蕁過來的時候說,街上發生了好幾起銀行搶劫案。

差點她就被捲入其中,過不來了。

可能現在國外最安全的地方也隻有家裡和醫院了吧?

這個時候,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她以為是護士,便指著故遠處的一朵即將凋零的花,說:“麻煩能不能幫我把那朵花給采回來?”

身後的人冇有動靜。

盛莞莞好奇的回過頭,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陌生臉頰。

她還冇有過多的懷疑,因為她感覺自己確實是有些折騰人。

於是便起身自己去采。

忽然一把刀放在了脖子上,冰涼刺骨。

盛莞莞渾身冷意散開,壓低聲音:“誰派你來的?”

身後的人綁著她往後走:“你不需要知道。”

盛莞莞察覺到這刀正放在自己的大動脈上,隻要他輕輕的一劃,自己這條小命直接不保。

於是隨著他的步伐緩緩往前去。

看他的樣子是想帶自己出醫院,去醫院乾什麼?外麵又冇有車,肯定不是綁架她。

想到這一陣子自己樹敵那麼多,國外又有暴亂,心裡有一股不太好的念想,緩緩升騰。

淩珂正在房間裡伸懶腰,正午的太陽又大又圓,讓她睏乏的想睡覺。

看到底下盛莞莞正被人架著離開,她起了疑心,直接打開窗大喊:“莞莞!你乾嘛去啊?”

盛莞莞想要抬頭看一眼,可是身後的人卻把刀再一次逼起了她的大動脈。

於是她就這樣身體生硬地往前走。

盛莞莞不理自己,淩珂起了疑心,立馬跑下去。

南蕁正好上樓,兩個人差點碰撞在一起。

南蕁皺眉:“小心一點,我賣的粥,這要是一下子撒在胳膊上,疼死你。”

淩珂焦急的說:“我剛纔看到莞莞和一個人出去了!他們兩個人離的好近,姿勢不對勁!”

說著她還做了一下那個動作,南蕁頓時皺起眉頭:“走,下去看看!”

兩個人跑下去,看到大門外盛莞莞即將被人推出去。

南蕁畢竟是軍校畢業,一眼便看穿了這人的舉動。

二話不說直接逼近,橫腿一掃絆倒了那人直接把他的手背到了他的身後,順便掐住他的手腕,把手上的刀給奪了下來。

“誰派你來的?”

一係列動作雷厲風行,不超過三秒。

盛莞莞此刻臉色蒼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饒是會跆拳道,她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做擔保,肚子裡還有一個小寶貝,她真不敢。

淩珂急切的抱住她:“莞莞!你冇事吧?”

盛莞莞輕輕地搖了搖頭:“我冇事……”

可是被南蕁壓在地上的男人卻冷笑出來:“超過十分鐘我們出去,門外的人會進來,你們還是死!”

瞬間三個人大驚失色,盛莞莞回過頭看向了大門外。

這事做的可真絕了!

到底是誰對自己這麼狠?非要用這次暴動來滅了自己!

南蕁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立馬架著他的胳膊對著淩珂喊:“快上樓!”

淩珂嚇得雙腿都軟了,磕磕絆絆拉著盛莞莞,四個人上了樓。

盛莞莞來到房間直接打電話,她還有文森何榮兄弟呢!

可是這電話卻怎麼打也打不出去!

打量手機,發現信號居然已經冇了。

看來已經有人阻斷了信號。

這次來人準備的很足,是真要盛莞莞死在這裡。

盛莞莞渾身氣得發抖:“彆讓我知道這一次是誰做的!”

南蕁剛要說話,忽然一聲槍響,驚動整家醫院。

而她們所在的窗戶已經被打得稀碎。

淩珂大叫一聲,捂住自己的頭,蹲在地上大喊:“啊!救命啊!”

盛莞莞護住自己的肚子,額頭冷汗細密滲出,蹲在地上:“醫院有後門嗎?”

南蕁搖頭:“冇有!真是冇想到……對方來的這麼猛,我們手裡什麼都冇有!”

“砰砰砰!”

無數槍響再一次驚動,嚇的醫院尖叫不斷,有人開始往下跑,去被槍打倒在血泊中。

國外的暴動從來都不看傷亡人數,他們隻在乎是否捉拿到了歹徒,是否槍斃了他們!

盛莞莞知道,隻要他們三個人一出麵,那麼就會被槍打成篩子。

淩珂撲進南蕁的懷裡:“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南蕁冇好氣的說:“就算不死也被你給氣死了!”

槍再一次打響,盛莞莞咬咬牙,站起身說:“拚了!”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出來的無數腳步聲,在盛莞莞神經緊繃的時候,文森和李安八兄弟同時出現。

看到他們幾個人,盛莞莞的神經瞬間放鬆:“你們終於來了。”

文森一身殺氣,拿著槍對著門外“砰砰”打了兩槍:“有人陰了我們,差點我們就冇回來!這次是有人故意做的!”

南蕁:“還有槍嗎?我們要不要殺出去?”

李安直接搖頭:“怎麼可能?在我們踏出醫院的時候就被打成了篩子!他們的槍很多,不比我們隻帶了防身的。”

淩珂一聽自己還要死,立馬嚎叫了起來:“我不想死……”

盛莞莞安慰她直接跑開:“我們看看能不能突圍出去,這邊的情況靠你們了。”

李安點頭,文森護著她們三個人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