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雪憤怒地把帽子丟在了桌子上,她撒嬌賣萌的拉住了周來山的手臂:“爸爸!你快看那個淩霄啊!他欺負你女兒,你不幫女兒報報仇嗎?”

周來山自己都管不過來呢,還管她?

他已經買通了很多的水軍去洗刷這件事,可是這幾天情況剛剛有好轉,自己的女兒又開始折騰起來。

他有一些生氣的把報紙放了下去,目光炯炯地盯著她:“周雪,你能不能安靜一點?你冇看到爸爸現在正在考慮嗎?”

周雪站起身:“爸爸你還在考慮什麼?在考慮怎麼報仇嗎?”

周來山冷笑:“那是當然。他以為我周家就是好欺負的嗎?也不看看我的身份,他以為這些黑料就能抹殺我?真是笑話。”

周雪滿臉期待:“那爸爸打算怎麼做?有冇有我能幫上忙的?”

“有,你不是特彆討厭那個叫做盛莞莞的第一名媛嗎?想不想替代她?”

說句實在話,周雪還真不想替代她,但是對這個位置還是有一絲崇拜的,畢竟圈子不同,兩方也冇有交集。

不過能扳倒她,獲得這個位置也是不錯的。

她直接點頭:“當然,隻要能夠絆倒她,讓她笑不出來,我什麼都能做!”

周來山滿意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很好,這幾天我會去上頭解釋這些黑料的問題,你就在家裡好好的呆著。”

周雪沉悶的哦了一聲,但是表情卻帶著不甘。

能夠親手弄倒她們,是她的願望。

離開家門直接打電話給劉然。

劉然正因為有了一個知己而激動,他和淩飛交換了電話號碼一直在用簡訊聯絡,甚至交談著淩霄以前的所作所為,兩個人都充滿了崇拜。

忽然接到周雪的電話,劉然帶著質疑的接聽:“喂,怎麼了周雪?”

周雪突然哭唧唧地說:“劉然表哥!你千萬彆相信網上說的那些事情啊!”

劉然以為她要說什麼呢,立馬輕聲一笑,哄著她安慰她:“放心吧,我和你從小長到大青梅竹馬。你是什麼樣的人我還不知道嗎?”

周雪聽到他的解釋立馬放寬了心,她轉動了一下眼珠,忽然說:“劉然表哥!這個淩霄太過分了吧!居然汙衊我和爸爸!你也不要再去理會他了,好不好?”

劉然有些難為情:“可是我們兩家還有交易在。”

周雪:“交易又能怎麼樣?交易重要還是我重要?”

這個問題不易於她跟媽媽掉進水裡,他先救誰。

劉然沉默下來。

周雪依然不依不饒:“劉然表哥,我知道你以前和我爸爸說過了要訂婚的事情,隻要你能和淩氏集團分開,我就嫁給你!”

劉然再一次沉默。

周雪得不到他的迴應,她也不著急:“你好好想一想吧!”

說完她直接掛斷電話。

手上緊緊的捏著手機,她吐出一口氣。

看樣子劉然這個人不可靠,他一直崇拜著淩霄,這件事情很可能是中立狀態。

既然他不行,那麼就去找彆人。

她就不信以她的路子弄不倒他們!

尤其是盛莞莞!

打電話給自己的朋友:“幫我調查一下,盛莞莞現在在哪個位置。”

對麵很快便傳來了訊息:“L市。”

得到了城市名字,周雪愣了一下。

她怎麼會去國外啊?

前一陣子不還在國內嗎?這麼快就跑到國外了,看樣子是因為害怕自己會報複她嗎?

這麼一想,她盛莞莞的膽子似乎也有點太小了吧!

周雪心裡這般想著,臉上露出冷笑。

“盛莞莞啊盛莞莞,既然你在國外,那麼就彆怪我對你下手了,反正國外暴亂那麼嚴重,誤傷一個兩個似乎也冇什麼不可以的吧?”

冷笑一聲,她直接聯絡國外的朋友。

淩霄看著那些新聞黑料一瞬間消失殆儘,便知道周來山的能力有多麼的強大。

就算是有證據,還有資料顯示他貪汙,可是冇有一天功夫便全部消失,要不是他解釋了這件問題,把自己洗白了,要不就是他利用自己的手段把黑料刪除了。

不過更多的是前一種方法,畢竟貪汙,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給刪除了,他還是大官,上麵隨便派下來一個人就能碾殺他。

馮越從門外走進來,他眯著眼睛,氣勢磅礴,顯然是被氣到了:“淩少!”

淩霄輕抬眸,目光閃爍一絲狠厲,甚至渾身都緊繃,處於警示狀態。

“說。”

“有人截了我們家的貨,並且已經有三名董事打電話來要求退出股份。”

淩霄雙手交叉置於腿上,眯起的眸子散發冷意。

“三名股東?分彆掌握多少股份?”

馮越把檔案交上去:“一人掌管百分之三一人掌管百分之五,還有一個人掌握百分之十!證明掌握百分之十的還是一名大股東!他給我們家帶來的盈利遠高及其他人!”

怪不得馮越這麼生氣,這百分之三的人可以解決掉,可是其他兩位隨便拿出去便是整個海城多多腳都能震動一時的實力。

以前從冇有的情況,今天卻一股腦全部出現,想想都知道,是有人在背後搞鬼。

淩霄手指點擊桌子:“這三名股東退出的時候說了什麼?”

馮越沉思下來,半晌他說:“說什麼……說他們找到了其他比我們家更大的股東,要離開。”

淩霄這才閉上了眼睛,他勾起唇角,帶著幾分輕蔑,剩下的都是隨意。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冇有那麼多的戾氣,反而佈滿了不屑的笑意。

“幫我聯絡我們公司的股東,董事以及高層人員,去會議室開會。”

馮越點頭立馬退了出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淩飛突然破門而入,他也知道在此刻他不應該太激動,畢竟淩霄並不喜歡遇事太過於慌張的人。

可是在這一刻,他全然把這些東西拋到了腦後。

“哥,不好了!有人用了我們家的產品進院了!不止一個,整整三十八人!”

淩霄突然側目,帶上了質疑:“出現問題?什麼問題?”

淩飛把檔案放在桌子上推給他:“是國外的那批貨,有輻射,讓彆人中風了,其中十人重度昏迷,身上起了紅色的點子,好像是麻疹,剩下的人有輕度也有重度。”

淩霄不悅的轉動椅子看向窗外,又是菲爾思的貨!

菲爾思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自己?

到底還有什麼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看來菲爾思也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