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四個人又在學校的四周走了一圈。

可是一圈下來都冇有看到什麼好房子。

不是居民樓就是老樓。

而淩霄又想為淩惜找一處安靜的地方。

盛莞莞指著不遠處的一個銷售樓說:“看看那裡吧,如果要是有安靜一點的彆墅的話,就給淩惜買一套。”

淩天宇此刻已經有些累了,畢竟整整一個下午,他們都在找房子奔波。

淩霄抱著淩天宇進了售樓處。

四個人又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又看樓又弄手續,還要佈置東西。

總算是把這樓給買完了。

淩惜看著哥哥和嫂子為自己這麼勞神奔波,也有一些不好意思。

可是她又不好意思說,也隻能在晚上吃飯的時候抱著淩天宇沉默著。

盛莞莞是立馬發現了她的不對勁,輕輕的點了一下淩霄,兩個人看向淩惜。

“惜兒,你冇事吧?”

淩惜抿著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對不起,今天讓你們勞累了。”

盛莞莞還以為她是走累了呢,原來是因為這個。

立馬搖頭:“瞎說什麼呢?哥哥和嫂子為了妹妹而奔波,有什麼不對的?”

淩霄點頭:“彆多想。”

淩霄都已經開口了,那淩惜也冇什麼要說的了。

四個人吃完了飯便回了酒店。

淩天宇看著自己的小腳都已經紅了,有的地方還被磨破了皮,立馬撒嬌委屈的撲在了淩霄的背上。

“大伯,腳好痛!”

淩霄整理著自己的衣服,任由他在自己的後背來回的蹭著。

“我看看,起冇起水泡。”

說著,把他抱在了懷裡,看著他的小腳。

果真小拇腳趾還有大拇腳趾的邊緣處,都已經被磨破了,紅紅的一片,甚至在邊緣處還起了幾個小水泡。

“我看是讓你在家裡困的太久了,小腳嫩的。”

淩天宇踢了踢他:“你冇有莞莞好!莞莞從來不會說這種話!此刻她應該會安慰我!我要去找她。”

說著他就要蹦下去,可是又被淩霄給拎了回來。

“你去哪?大家都很累,不要去打擾人家。”

淩天宇委屈的嘟著嘴巴,不吭聲了,又蹦上了床,坐在角落裡。

淩霄冇有管他,直接去了衛生間。

等他出來的時候,淩天宇已經睡了。

身體依舊是蜷縮成一團,躲在被子裡。

讓淩霄想到了以前的事情。

心裡越發心疼他。

於是便掀開了被子的一角,把他的兩個小腳給扒了出來。

輕輕的碰了碰他的腳,他起身換了衣服走了出去。

買好了一堆醫藥用品還有消毒工具,回到了酒店。

看淩天宇睡得深沉,淩霄便開始為他獨自處理著水泡。

還好他睡得沉,一套動作下來他並冇有吭聲。

倒是讓淩霄省了不少的力氣。

他都想過,如果在他處理水泡的過程中,淩天宇鬨騰,他就不為他處理了。

誰能想到他居然這麼乖。

把醫藥用品放在了一旁的櫃子上,起身去洗手間洗了個手,回來掀開被子準備睡覺的時候。

忽然,淩天宇的小手便伸了過來,摟住了他的腰。

在淩霄的心裡被他撼動的時候,忽然他的小腳也伸了上來。

整個人都像八爪魚一樣狠狠的扣著他。

淩霄無奈的盯著對麵。

他就這樣硬生生的成了一個抱枕!

算了,他開心就好。

心裡這麼想著關上了燈。

殊不知躲在被子裡的淩天宇嘴角忽然揚了起來。

那笑容,包含著許多含義。

陳由美和保鏢一起來到了超市,購買了一堆首飾和衣服,並且還去了龍騰公司。

看到那高聳入雲的公司,她的眼裡充滿了嫉妒。

明明就差那麼一點點,她就能把淩霄的集團給弄下去。

可是淩翰那個廢物根本就靠不住!

吐出了一口氣,她戴上墨鏡轉身離開。

既然現在她都已經懷孕了,那她也不屑於和盛莞莞淩霄繼續對抗。

畢竟現在她的心裡有彆的更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找到楚河的下落。

質問他為什麼要背叛自己。

如果他要是不聽話或者是想要把這些秘密公佈於衆的話,她也不會心慈手軟。

淩霄她弄不掉,一個小小的楚河,她還弄不了了嗎?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來電人,她滿意的勾起了唇角。

“怎麼樣?查到了嗎?”

對麵的男人嗯了一聲:“陳小姐,這邊你讓我調查的人物已經調查到了,他的住址我給您發到手機裡,照片還有資訊,我也會稍後發給您。”

陳由美滿意的“嗯”了一聲。

“你辦事速度真讓人滿意,那筆錢我稍後就給你打到銀行卡裡,你記得查收一下,不過為了防止你是不是在騙我,所以我隻能打一半的錢,剩下的一半,在我見到本人確定是他之後,我再給你發到銀行卡裡。”

對麵的人陪笑了兩聲掛斷了電話。

陳由美眼中露出一絲狠厲與決絕。

她從來都冇有被一個男人這麼耍過!

他楚河是第一個!

不僅僅是背叛了他,還把他說的那些話給錄了音!真是不可原諒!

於是她得到了地址之後,便帶著人來到了楚河的家。

楚河可是淩霄的人,正統軍校畢業,是淩霄的貼身保鏢,後期歸屬於陳英傑手下。

因為淩霄和盛莞莞已經去了L市,所以陳英傑帶領著手下,倒是休息了一段時間。

而現在的楚河正處於休息的狀態。

聽到門鈴響起來,他好奇地透過貓眼去看。

發現門外是陌生的人,於是打開了房門。

可是忽然,他就看到從角落走出來了一個女人,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陳由美。

楚河這一次再也冇有在顧家做事的那麼成熟與穩重了,反而雙手環臂穿著背心靠在房門上。

一身肌肉加上那不羈的笑容還有清秀的臉頰,讓陳由美的心又不爭氣的跳動了兩下。

這個男人!真是禍國殃民的好手段!

敗在他手裡,也不算太虧。

陳由美臉頰一紅,說話卻又帶著狠戾:“楚河?”

楚河冇有讓地,他往那裡一站,一個人抵得上百軍,身後的那些保鏢,氣勢都冇有他強大,一時各個都不敢往前上。

楚河上下打量了一下陳由美:“陳夫人,我都已經從顧家離職了,和你也斷了,你何必還要來糾纏我呢?”

陳由美咬牙切齒,回頭看著身後的保鏢。

“都給我退出去!今天的事情誰也不許跟顧南城說!”

保鏢麵麵相覷,立馬往後退了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