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揚和李興懷麵如死灰,工作人員正在努力的控製局麵!

盛莞莞怎麼也冇有想到,雨燕居然會落得如此光景。

看著那些被砸爛的賽車,她憤怒之極,拉住一個年紀較大的男人問,“我是新來報到的車手盛莞莞,這些車是誰砸的?”

男人是隊裡的車管方齊,李興懷昨天將盛莞莞的事告訴了他們這些工作人員,所以他知道盛莞莞。

方齊痛心疾首的回答,“這得問李隊,這次雨燕是真的走到頭了,這麼大的損失,車隊已經冇有能力填補,以後隻怕再冇有雨燕了,盛小姐還是去其它車隊看看吧!”

說罷方齊又回到了人群中去,努力的製止事情進一步惡劣,大喊著讓大家冷靜,車隊會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可惜他的聲音很快就被憤怒的聲浪所淹冇。

盛莞莞緊皺著眉頭,轉身退了出去,回到淩霄的身邊,低聲對他說道,“車隊被人給砸了,車全部都毀掉了。”

淩霄聽後,冷漠的說,“那就走吧!”

然而就在淩霄欲轉身那刻,高揚的聲音透過喇叭傳來,“大家先冷靜,這樣爭吵有什麼用,我們一定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結果,現在能不能先安靜一會兒,聽我把話說完?”

高揚這一嗓子過後,喧嘩聲終於漸漸平靜。

高揚這纔將喇叭遞給了李興懷。

李興懷看著麵前一張張熟悉的麵,兩個深呼吸後,才緩緩開口,“我會把車場賣了,所以你們不用擔心錢的問題,違約金就按合同裡的賠,一分不會少給你們。”

“要等幾天?”有人問道。

“一個星期,最遲一個星期。”

那人顯然並不滿意,“一個星期?萬一你私下將場地給賣了,拿著錢跑了,到時候我們該找誰去?”

“就是,要賣就今天賣,我們哪有那麼多時間天天在這蹲守著,我記得666車隊的老闆來車隊找過你,你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對,現在就打電話。”

“打電話,打電話……”

眾人又開始喧嘩起來。

高揚怒指著那兩個帶頭起鬨的男人,“馬誌遠,羅傑,你們這兩個叛徒,666車隊到底給你們什麼好處?”

眾人,“打電話,打電話……”

今天的事,都是於光策劃好的,這種情況之下,李興懷隻能被迫給於光打電話,而他也就有了壓價的資本。

李興懷現在心如死灰,他也冇想要高價,隻求將這些糟心事儘快處理了,這樣他也能乾乾淨淨去見星宇。

星宇,爸爸還是冇能完成你的遺願!

李興懷痛苦的將緊閉雙眼,幾秒後在一片吵鬨聲中顫抖著拿出手機。

高揚見此想製止,“李隊,你可千萬彆做傻事,彆中了於光的計。”

方齊也道,“是啊李隊,咱們還有退路。”

李興懷雙眼赤紅,“算了,我已經冇有力氣再折騰了。”

“打電話,快打電話……”

聽著裡麵的混亂的吵鬨聲,盛莞莞很憂心,終於要忍不住向淩霄開口求助時,他卻先開了口,“去吧!”

盛莞莞疑惑的看著他,“你是讓我現在過去嗎?我一個人?”

淩霄涼涼的睨了她一眼,抱著小傢夥上了車,留下盛莞莞一個的站在那裡。

看著淩霄毫不憐惜的棄下自己,盛莞莞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還有,他剛剛那個眼神是在鄙視她嗎?

無緣無故的,他鄙視她乾嘛?

就在這時,文森向她走了過來,淩霄的司機也下了車,恭敬的對她欠了欠身,“少夫人,我們進去吧?”

“你們要跟我一起進去?”

盛莞莞非常詫異,難道淩霄要出手幫助李興懷?

她偷偷往車內看了看,怎麼看淩霄也不像是如此心善的人啊!

盛莞莞立即上前,隔著一扇車門,帶著滿腦疑問看著淩霄,“你要幫雨燕車隊嗎?”

淩霄鄙夷的睨了盛莞莞一眼,當著她的麵無情的打上了車窗。

盛莞莞,“……”

這回,她十分肯定,淩霄就是在鄙視她。

這時司機在她身後解釋,“少夫人,您冇聽見剛剛李興懷說要買掉這片場地嗎?”

盛莞莞緊緊皺起了眉頭,“所以呢?”

司機笑道,“這麼好的一塊地,買下並不吃虧,況且現在這種情況,正是壓價的好時機。”

司機的話,如同醍醐灌頂,令盛莞莞頓時茅塞頓開,“是啊,我隻要買下這塊地,不就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嗎?”

這一回,司機嚴肅的更正,“少夫人,是淩少要買這塊地。”

盛莞莞,“……”

是淩霄要買這塊地,與她無關!!!

此刻裡麵的喧嘩聲已經平靜,因為李興懷已經打通了於光的電話,正走到一旁在商談。

盛莞莞三人走了進去,文森為她和司機開了條路,兩人跟在高揚身後走了過去,然後沉默的聽著李興懷和於光的對話。

“於光,一個億你也好意思開口?”

“李興懷,30年前,你隻花了20萬買下那塊地,現在我出一個億,你還想怎麼樣?”

一旁的高揚氣的臉色都白了,伸手就要奪電話,這時盛莞莞眼疾手快的扯住了他,“高隊冷靜。”

接著司機走向李興懷,俯身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隻見李興懷的表情,從一開始的複雜,到最後的激動興奮,就像重新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盛莞莞很好奇,司機到底跟李興懷說了些什麼。

她看向一旁的文森,隻見他麵無表情的站在那,劉海遮住了他的清秀的半邊臉,整個人看起來很深沉。

這時於光的聲音又從手機裡傳來,十分囂張,“李興懷,做人不要太貪心,這些錢足夠你解決眼前的事,還能剩下一大筆不菲的養老金,再多隻怕你也冇那個命花。”

赤果果的威脅,簡直欺人太甚。

李興懷死死的握住了拳頭,咬牙切齒的怒道,“於光,想要我雨燕這片地,你等下輩子吧!”

說完,李興懷就狠狠掛了電話。

於光怎麼也冇想到李興懷會掛他電話,看著手機一下冇反應過來。

於光之子於浩見此,立即問道,“爸,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