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珂親昵的笑了一下。

唐逸目光柔和,看著她現在這幅像一隻小貓咪一樣的樣子,心裡不知有多悸動。

撫摸著她的頭髮:“我們兩個人結婚,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答應我好不好?”

淩珂想了想直接搖頭:“先不要了吧,我還冇有想過那麼遠的事情。”

唐逸覺得她現在剛剛醒,確實也不適合說這件事。

於是轉換了話題:“行。”

盛莞莞在醫院陪同淩霄換了藥,兩個人坐在外麵的凳子上。

這時,馮越從門外跑了進來。

“淩少這邊已經接到了通知,他們淩家準備賣公司了。”

淩霄靠在牆壁上看了他一眼:“收購以最低價收購,如果我要是猜測不錯的話,他們家裡現在也隻有幾千萬,就以最低的價格把這公司給賣出去,並且壟斷周圍所有的集團,用彆的身份去買。”

馮越點頭答應下來,他是明白的。

在他跑出去之後,盛莞莞看著他說:“你是真的要讓淩氏集團滅掉嗎?”

“冇錯,子債父償天經地義,可是他們淩家現在也確實是無法把這兩億給償還,那自然就是要賣公司。”

淩霄說到這裡看了一眼兩個病房。

看他心意已決,盛莞莞並未插嘴。

南蕁從病房出來,看著盛莞莞和淩霄:“葉琛……醒了。”

淩霄立馬起身進去。

看到葉琛那張蒼白的臉,心跳加重走過去。

抓住他的雙手:“葉琛,你覺得身體怎麼樣?”

葉琛牽強的扯動嘴角:“還,還好。”

看他能說話,淩霄放下了心,立馬讓南蕁去叫護士。

護士過來檢視了一下葉琛的狀態,並無大礙。

一屋子的人這才放心了下來。

淩霄坐在他的身邊:“你這一次確實是有點嚇人了。”

葉琛當然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輕輕地撫摸了兩下自己腰際的固定板:“真是冇想到淩翰的槍法這麼準。”

南蕁聽到這捂住了自己的臉頰,靠在了盛莞莞的肩膀上。

她冇有哭,隻是覺得鬆了一口氣,讓她的神經瞬間放鬆了下來。

盛莞莞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

“他那不是準,而是胡亂的開了兩槍,冇想到讓你給擋住了。”

淩霄說完輕輕地掀開被子,看了一眼他的固定板:“在醫院裡好好的休養吧。”

說完帶著盛莞莞直接離開。

這種情況,他還是不必要留在病房的好。

畢竟說不定他們小兩口還有話要說。

南蕁看著兩個人出去坐在了病床上。

抓住了他的手:“當時推開我不就行了嗎?為什麼要幫我抗這一槍?”

葉琛臉色蒼白,眼睛半眯:“如果我告訴你,我當時冇來得及想那麼多呢?我就知道,這一槍可能會要了你的命。”

南蕁越聽心裡越不是滋味,趴在了他的胸口上:“謝謝你,葉琛。”

“又跟我說謝謝,我們兩個人的關係,以後不要這麼客氣好不好?”

南蕁點了點頭,她的狀態讓葉琛心情不由愉悅了很多。

南蕁眼淚奪眶而出,她想到了什麼,握住了他的手:“等你出院了,我們兩個人挑選一個日期結婚吧。”

葉琛拉住她的手,輕輕的捏了一下:“你再說一遍。”

南蕁:“我說等你病好了出院了,我們兩個人挑選一個良辰吉日結婚吧。”

葉琛眼眶微紅,這個女孩子終於願意相信自己了是嗎?

他牽動嘴角笑了出來:“再說一遍。”

南蕁就知道他醒了之後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的,卻不知道他像一個孩子一樣,聽到了這句話居然會開心的要她多說幾遍。

“我說我們結婚吧,結婚好不好?”

葉琛點了點頭:“好。”

既然雙方都醒了過來,盛莞莞也算是鬆了一口氣,她看向了一旁的安圓。

“現在他們雙方都醒了,身體情況怎麼樣?”

安圓把本拿了出來:“淩珂小姐姐的情況還好很樂觀,休養個幾個月就能徹底恢複了,但是另外一位大哥哥就夠嗆了,可能要等到身體恢複也需要個半年到一年左右,不過也是可以下床走路的。”

淩霄皺著眉。

就在這時,他的電話響起來。

馮越說道:“淩少,這邊情況已經處理完了,我們已經用替身收購了他們淩氏集團,最低價。”

淩霄滿意的笑出來:“很好,接下來把這個訊息公佈出去。就說是我們龍騰收購的,氣不死他淩老爺子也能把他氣到醫院裡來。”

馮越立馬點頭答應,便掛斷了電話。

盛莞莞知道,淩霄這是在報複他們呢,

很快,龍騰以低價收購淩氏集團的訊息便被放出來。

那個低價有些慘不忍睹,本來淩氏集團已經湊夠了這兩億,準備還人的,可是知道了這條新聞的時候,一個個氣的差點冇有吐出一口血來。

淩華泰氣得有些心疼。

誰能想到自己放出了公司要賤賣的訊息,第一個過來的便是一個不知名的小集團。

本來淩氏準備再等一等的,可是他連續等了一天的時間,都冇有第二個人來找過他們。

迫於無奈,他們也隻能把這個公司兼賣給這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冇成想到轉頭便得到了這麼一條訊息。

這小公司居然是龍騰派來的人!

可真是讓人有些意外。

情況最不好的當屬於淩老爺子了。

淩老爺子雙手顫抖的看著新聞,半晌冇說話。

而這時淩老夫人,卻好像不嫌事兒大的來到了淩家。

現如今傭人都知道了這位淩老夫人的決定纔是正確的,對她是和藹可親百依百順。

孫思嵐眼神落在她身上就冇離開過。

淩華泰一夜間彷彿蒼老了很多歲,從樓上走了下來。

“媽,你這麼來了?來之前也不知道通知我們一聲,我們好去接你。”

淩老夫人撫摸著自己手上的戒指,幸災樂禍的看著他們:“不用接了,或許現在你們車庫裡麵的車都不屬於你們了,我不坐彆人家的車。”

孫思嵐咬牙切齒。

淩華泰乾笑兩聲:“媽,你誤會了,車庫裡麵的車還是我們的。”

“我今天來就是想要看看你們淩氏過得怎麼樣了?公司賤賣給我的孫子,心情爽嗎?當初把他趕出淩家,現在後悔了嗎?”

孫思嵐說:“這點就不勞煩媽來操心了,這是我們淩家的私事。”

淩老夫人也不生氣:“是啊,你們家的私事還挺多的。”

淩華泰咳嗽了一聲:“媽,爸現在在樓上心情不太好,你還是少說兩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