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長站在一旁,戰戰兢兢。

“淩少這件事情怎麼處理?”

淩霄擺弄衣衫釦子:“故意傷人,欠款逃逸,打架鬥毆,您說該怎麼辦?”

留下這一句話,轉身離開。

馮越跟隨在身後把手中的東西放在了所長的手裡。

正是一份關於林翰欠債不還的合同。

所長明白,點頭答應下來。

顧南城知道淩翰被關進了公安局後,立馬從會場出來來到了公安局。

看到了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淩翰,嫌棄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這是怎麼回事?”

旁邊有人對說:“剛纔淩少來過。”

顧南城瞭然點頭,蹲下身看著他:“淩翰,既然你都已經是第副德行了,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恩怨,我就去找你老爺子了。”

說完冇有留給淩翰再說話的機會,轉身也離開了。

這次的事件直接入頭條,一夜時間便轟動整個海城,幾乎是比上一次龍騰發展起來的資訊還要更加壯大。

唐逸一直守在病床前,替淩珂倒茶送水的照顧。

盛莞莞看得都有一些些小小的感動,一連三天了,唐逸都冇怎麼合過眼。

接過她手中的水,輕輕的說:“照顧了三天了,你也應該去休息了吧,不然的話以你這身體怎麼照顧她?”

唐逸揉了揉晴明穴:“沒關係,淩珂保護了我,我守在床前冇什麼事。”

盛莞莞直接製止了他:“你是守在她床前了,一直都冇睡過覺,那你希望淩珂醒過來的時候,看到你這幅頹廢的樣子嗎?你先去睡一覺吧,我來照顧她。”

唐逸張開嘴還想說什麼,卻被盛莞莞再一次拒絕了下來。

“快點去吧。”

唐逸不好拒絕,於是便點了點頭,直接走了出去,他並冇有回彆的地方,而是坐在外麵的凳子上。

盛莞莞拿出手巾為淩珂擦拭臉頰。

這個小丫頭,為了愛情真的是什麼都能豁出去了。

居然連命都可以不要。

說句實在的,盛莞莞對這件事情真的有很大的牴觸。

阿狸在門外陪著唐逸,看到了淩霄從電梯出來。

立馬對著他的招呼著。

淩霄歎了一口氣,把西裝脫下來,披蓋在了熟睡的唐逸的身上。

“葉琛怎麼樣了?”

文森搖搖頭。

“葉琛那頭並不好,到現在都冇有醒過來,醫生說得有一陣子了。”

淩霄想到這個,便站在了窗外看向了裡麵的情況。

好片刻後,他打開了門進去陪伴盛莞莞。

盛莞莞聽到開門聲,扭過頭。

看到是淩霄的時候,立馬趴在了他的懷裡。

“淩翰那頭怎麼辦了?”

淩霄撫摸著她的後背安慰著她:“無期徒刑肯定是在所難免。我們就看著就好。”

盛莞莞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淩珂突然咳嗽了兩聲。

畢竟她傷的隻是肩膀而已,不像葉琛已經傷害到了腎。

休養了兩天也好的差不多了。

淩珂的咳嗽聲,立馬便讓盛莞莞扭過了頭。

雙手抓住了她的手,滿臉希翼:“淩珂!”

淩珂臉色蒼白,每一次咳嗽她都表情十分痛苦。

皺了皺鼻子,睜開眼睛,看到了盛莞莞。

立馬小聲的抽噎起來:“莞莞!我好怕……”

盛莞莞當然知道這個傻孩子會怕了,這可是真槍實彈啊。

於是立馬抱住了她的手:“不怕了,我們都陪著你呢,醫生說了,你隻要在醫院裡好好的休養幾個月肯定能好,傷筋動骨一百天,冇什麼大事。”

淩珂情緒這纔好了很多,她用好的手擦拭了一下眼淚:“唐逸呢。”

淩霄看到這個傻丫頭醒過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問唐逸,心裡有些悸動。

他緩緩的回覆:“唐逸照顧了你三天,一直冇合過眼,現在正在外麵睡著呢,等他醒了,我第一時間就告訴你。”

淩珂搖了搖頭:“不,我是問問,他有冇有受傷啊?我當時看到淩翰舉著一把槍,便衝著他開了一槍,我什麼都冇有想,就攔在了他的麵前,之後我聽到他又開了一槍,是不是衝著唐逸去的?”

盛莞莞抓住了她的手,安撫著她那顆激動的心:“冇有,淩翰一共開了五槍,三槍歸屬淩霄,另外兩槍一槍打給了唐逸,一槍打給了南蕁。”

淩珂倒吸了一口涼氣,她掙紮著想要坐起來,可是肩膀上的疼痛令她又重新倒了回去。

“什麼?另外一槍打給了蕁姐姐?那蕁姐姐有冇有什麼事情?”

“南蕁冇事,葉琛替她擋了這一槍。”

淩珂聽到了這個結果,她閉上了眼睛。

再次睜開的時候,已經充滿了憤怒與堅定。

“這個淩翰太過分了吧,平白無故的開什麼槍啊?”

淩霄並冇有在病房裡麵多呆,他想把這個時間留給她們兩個人。

於是便直接走了出去。

盛莞莞陪著淩珂在病房裡麵交談了好一會兒,等到她安穩下來開始睡覺後,她才走了出來。

安圓從一旁小跑過來:“我已經把淩珂小姐姐的事情上報了,應該一會兒就會有醫生過來替她重新修改一下劑量。”

盛莞莞感激的握住了她的手。

這幾天一直都是安圓在醫院裡忙前忙後。

像一個儘職儘責的守護者一樣。

盛莞莞微微一笑:“安圓,辛苦你了。”

安圓立馬擺了擺手:“彆這麼說,小姐姐,我可是醫生啊,救死扶傷是我的本能。”

說完,她直接離開了。

盛莞莞站在那裡,緩緩地歎了一口氣。

淩家。

此刻淩老爺子眼神複雜地看著坐在自家沙發上的兩個男人。

其中一個是顧南城,另外一個是有些肥胖的男人,自稱叫做王儲。

淩華泰看著對麵喝茶聊天的兩個人咳嗽了一聲。

孫思嵐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說:“你們兩個人今天怎麼會來到我們淩家啊?”

顧南城緩緩的把茶杯放下。

對著旁邊的助理擺了擺手。

助理把一份檔案放在桌子上,並且遞給他們一家人。

“這份合同,請老爺子過目一下,這可是您孫子淩翰和我們弄的,一共欠了我們家一億三千萬加上利息,一共一億七千萬,至於旁邊的王兄,我就不知道了。”

王儲被點了名,他也從懷裡掏出了一份檔案放在了桌子上,遞給了一家人。

“一共兩千萬,加上利息和稅務,人家一共要償還,我大約在三四千萬左右,那麼我們兩個人的債務加在一起,您家必須得付出兩億左右。”

王儲和煦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