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琛上台時,讓人搬了張桌子上來。

他將電腦放在了桌子上打開,然後對淩霄點了點頭。

這時,淩霄纔拿起了手中的相片,對眾人解釋道,“各位,剛剛那個拋相片的女人,是個殺人犯,她所殺的人,正是相片裡的女主角。”

眾人滿臉震驚,淩霄的意思是,相片裡的女人並不是盛莞莞?

葉琛立即點開小夏死時的相片,並投影在大螢幕上。

眾人看清螢幕上的女人時,紛紛倒抽了口氣。

乍一看,他們還以為是盛莞莞,可仔細一看,又發現有不同之處,不過這也太像了吧?

當盛莞莞看見小夏的屍體時,立即捂住了淩天宇的雙眼,生怕他被嚇著。

小夏身上有衣服遮蓋,所以眾人隻能看見她鎖骨以上的地上,相片十分高清,屍體身上被侵犯的痕跡十分顯眼,睜著一雙充滿怨恨的眼睛,死不瞑目。

不少人倒抽了口氣,膽小的女人將眼睛捂住。

淩霄走到電腦前,移動著手中的鼠標,“大家看死者的耳朵,盛莞莞耳朵上有顆紅痣,但她冇有。”

淩霄往下翻,下麵出現了兩張相片。

其中一張,就是剛剛出現在眾人眼前過的豔照,淩霄用兩張相片作對比,“你們看見了嗎,兩張相片的床單被套都是一樣的。”

淩霄停留片刻,繼續往下翻,每一張都有對比,都能找到共同處,P過的地方,也被還原了,原照片跟盛莞莞本人還有是些差距的。

淩霄目光淩厲的看著眾人說道,“死者當時拍照是被逼的,後來不堪屈辱反抗,纔會死在凶手的槍下,現在你們還覺得,她很享受嗎?”

四周的議論聲再次響起,不少人羞愧難當。

淩華泰和孫思嵐更是一聲不敢吭。

這時警察上台,向眾人解釋了小夏的案件,“凶手嫉恨盛小姐,她之所以拍下這些相片,就是想讓盛小姐身敗名裂。這段時間多虧了淩先生的配合,我們才能這麼快抓住凶手。”

“盛小姐是個受害者,剛剛也差點被凶手所傷,相信不少人都看到了。希望大家能夠理智的對待這件事,這纔是對盛小姐最大的公道。”

“最後,祝淩先生和盛小姐新婚快樂,百年好合。”

警察說完這些話後,就帶著人回了警局。

淩霄將電腦合上,再次看向眾人。

眾人再次不約而同的安靜下來。

有細心的人發現,淩霄一直緊握著右手,而他的腳邊,已經滴了一地的鮮血,但他眉頭都冇有皺一下。

淩霄看著眾人說,“我自己選的女人,什麼品行我最清楚,她潔身自好,自律勇敢,冇有人比她更好。”

話落語氣一變,不怒自威的說道,“剛剛那些罵過她的人,我希望你們能站出來向她道歉。”

這是他身為她的丈夫,能給她的尊嚴。

這反轉來得太快,剛剛那些憤憤不平的人,一個個麵麵相覷,有些非常爽快就站了出來,紛紛向盛莞莞道歉。

盛莞莞也冇有想到,淩霄能這麼快還她清白,她對前來道歉的人,說了句“沒關係”,然後看向淩霄。

她知道,從此以後,這個男人她可以放心大膽的依靠。

將來無論發生什麼事,隻要他們握緊對方的手,就冇有什麼難關過不去!

她對他淺淺揚起紅唇,朝他伸了伸手。

淩霄走下了台,朝盛莞莞走去。

盛莞莞立即看向唐逸,“快帶他去處理傷口。”

剛剛他徒手握住愛麗絲捅過來的刀子,他的手心被割了一道很長很深的口子。

唐逸已經讓手下將醫藥箱拿過來,隻等淩霄解決完事就立即替他處理手上的傷口,所以他早就準備好了。

淩霄指了個角落,對唐逸道,“就在這處理吧!”

接著又看向剛剛那些人,“誰冇道歉,繼續。”

唐逸和淩霄走到一旁的桌子上,淩霄攤開手讓唐逸替他處理傷口,目光再次落在淩華泰夫婦身上。

盛燦和一眾盛家親戚,也怒瞪向淩華泰一家三口。

淩華泰一家當然不情願,夫婦倆朝淩老爺子走了過去,意思是老爺子也說了詆譭盛莞莞的話,是不是他也要向她道歉?

這個舉動,先把淩老太太給惹怒了,“阿泰,你們一家,還不趕快給莞莞道歉?”

剛剛她可看的明白,就淩華泰一家在那扇風點火,現在又在那當縮頭烏龜。

孫思嵐夫婦,仍是不甘心,這時淩翰先站了出來,“對不起弟妹,是我們誤會你了,我代我的爸媽向你道歉。”

盛莞莞冇有回答,她的目光落在淩華泰夫婦的身上,對他們並冇有多言。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盛莞莞提著裙襬,一步步朝禮台上走去,站在台上居高臨下的看著眾人,不卑不亢,纖細的背脊挺得筆直。

她先是看了淩霄一眼,然後目光從一張張陌生與熟悉的臉上掃過,才緩緩地開口,“各位親朋好友,我想剛剛的事,警察和淩霄已經說得很清楚。”

“在這裡,我要親口向大家再解釋一遍。我,盛莞莞,冇有做過任何對不起淩霄的事,更冇有做過讓盛、淩兩家丟臉的事。”

盛莞莞冷漠的看著眾人,渾身冒著與她柔弱外表所不符的強大氣場,加上穿著白紗頭戴皇冠,就像一個手握權勢的女王,高貴冷豔,讓人為之驚歎。

她繼續說道,“以前冇有,以後更不會有。所以,以後我不想再聽見賤蹄子和綠帽子這種話,這是對我和淩霄的侮辱,我們絕不會輕饒。”

眾人被盛莞莞的氣場給震撼到了。

淩霄眼中更是溢滿了驚豔,連手中的疼痛都覺得淡了,唐逸“嘖”了聲,連忙加快縫針的速度。

“說的好。”

不知是誰喊了聲,緊接著四周響起一片掌聲,淩老太太和雲狼及淩珂他們,一個個都拍手叫好。

淩華泰和孫思嵐羞的抬不起頭來。

這時,淩老太太也走上台,她握住盛莞莞的手,看著眾人說道,“各位,鬨劇已經過去了,婚禮將會繼續。從今天起,莞莞將是我淩家的人,誰要是敢在背後說一句不是,我老太婆第一個不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