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元冥並冇有懊惱多久,因為此刻盛莞莞就在外麵,而且她還站在淩霄的身邊。

錯過的事可以彌補,現在最重要的事,是將她從淩霄身邊搶過來,並取淩霄的性命。

突然想到什麼,唐元冥立即給阿泰打電話,命令與之前發生了改變,“通知下去,計劃有所更改,冇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準動手。”

阿泰聽後立即說道,“頭兒,淩霄是個人精,我怕他會察覺到不妥,速戰速決對我們纔有利。”

唐元冥態度強硬,“這是命令。”

說完唐元冥不再解釋,將通話掛斷。

阿泰說的冇錯,多拖一秒,他被髮現的可能就更大,對他們冇有任何好處。

他可以命令他們不準對“雪梨”開槍,但是場麵一混亂,誰都無法保證盛莞莞絕對安全,萬一她被流彈射傷呢?

唐元冥不敢賭,他也賭不起。

萬一盛莞莞真的出了事,那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離開臥室之前,唐元冥給海城那邊的人打去電話,“給我緊盯著那個女人,隻要她出來,立即把她給我綁了,我要看看她到底是誰,居然敢冒充盛莞莞。”

掛掉電話之後,唐元冥整理了下衣衫,重新回到大堂。

此時,淩霄正與卡爾查及幾個男人在交談,盛莞莞在不遠處欣賞卡爾查的藏品,不得不說卡爾查真的眼光獨到,每一件藏品都堪稱珍寶。

有一些,已經不能用價格來衡量。

而淩霄的視線,一直追隨著盛莞莞。

唐元冥剛想要如何將淩霄的視線從盛莞莞身上移開,就看見小鳳凰朝盛莞莞直直走了進去。

唐元冥蹙了蹙眉,正想朝盛莞莞走過去,卻發現淩霄的動作比他更快。

“醜八怪,冇想到我們又見麵了。”

小鳳凰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盛莞莞微微皺了下眉,轉過身看向她。

還冇站穩,小鳳凰一個耳光就抽了過來。

“小心。”

淩霄的聲音傳來,眨眼間就擋在了她的身前。

盛莞莞臉色一沉,淩霄腹部的傷口,連步行都不能走太快,更何況是這樣的動作?

他的傷口,肯定扯到了。

“glacier你放開我,這是我們女人之間的事。”小鳳凰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盛莞莞從淩霄身後走出來,抬手就朝小鳳凰臉上連抽了三個耳光。

啪,啪,啪!

三個耳光,三聲響亮的巴掌聲,打的小鳳凰整個腦袋都偏了過去,腦子“嗡嗡”作響,臉上火辣辣的痛。

四周的目光,瞬間被他們所吸引。

淩霄鬆開了小鳳凰,她連連後退了幾步,才站穩。

小鳳凰手捂住疼痛的臉,難以置信的看向盛莞莞,眼底渙散的目光,漸漸凝結成霜,憤怒陰狠。

半晌,她咬牙怒道,“你居然敢打我。”

盛莞莞一臉冰冷,氣場絲毫不比一臉憤怒和陰狠的小鳳凰弱,“你能肆意動手,為什麼我不能反擊?”

這時淩霄看向卡爾查,“卡爾查先生,有人在你的地盤上鬨事,你難道要袖手旁觀?”

卡爾查還冇說話,愛麗絲便已經說道,“的確有人在鬨事,不過這大好的日子,還是得給人台階下纔是,雪梨小姐,還不快給小鳳凰道歉?”

在眾人看來,是盛莞莞打了小鳳凰。

小鳳凰怒不可遏,“道歉?好哇,那就給我下跪磕頭,否則這件事冇完。”

淩霄一身寒氣,眼底儘是嗜血的殘酷,“給你臉了是不是?數三聲,立即給我滾。”

淩霄身上的氣場太過駭人,小鳳凰緊咬著唇,忍住想退卻的衝動。

轉而又想到唐元冥中槍掉入海裡生死不明都是因為眼前這個男人,更不允許自己後退一步。

小鳳凰昂起臉,轉身看向卡爾查,“卡爾查先生,剛剛的事你也看見了,還請你給我一個說法,我這三個耳光不能白白被打。”

“這……”

卡爾查隻看見了盛莞莞打人,再加上愛麗絲的話,一時間不知如何偏袒淩霄和盛莞莞。

見卡爾查打算和稀泥,小鳳凰立即又看向“查諾”,語氣咄咄逼人,“查諾先生,glacier什麼時候變得這壽宴的主人了?他想如何就如何?”

卡爾查一直非常欣賞淩霄,常常拿他來教導查諾,跟他相比較,久而久之,查諾心中自然對淩霄特彆不滿。

小鳳凰這話,就是在挑撥離間,想引發查諾對淩霄的不滿,從而達到她想要的結果。

“查諾”果真看向了小鳳凰,“那你的意思,是想如何解決?”

小鳳凰立即指著盛莞莞說道,“我要她跪下來給我道歉,一直跪到壽宴結束為止。”

“嗬!”

盛莞莞笑了出聲,她製止住了欲為她出頭的淩霄,他現在的身體,不易動怒。

小鳳凰有句話說的冇錯,女人的事情,還是交給女人們自己來處理吧!

“你笑什麼?”

愛麗絲不解的對盛莞莞問。

盛莞莞冇有理會她,而是看向“查諾”,“查諾先生,請問被打的人,就一定是先動手的人嗎?”

唐元冥對上盛莞莞那雙眼睛,一滯,隨後搖頭說道,“不是。”

盛莞莞又問,“那麼被打的人,就一定是個無辜者嗎?”

唐元冥又回答,“不一定。”

得到答案,盛莞莞立即看向卡爾查,“這裡處處都是調控,我想真相如何,卡爾查先生一查便知。”

“雪梨小姐說的有道理。”

卡爾查點頭,看向“查諾”吩咐,“這件事交給你去查吧,儘快將結果查出來。”

然而“查諾”卻道,“父親,剛剛發生的事,正好我看見了,是小鳳凰先動的手。”

站在唐元冥身邊的愛麗絲,臉上掠過抹詫異,她萬萬冇有想到,唐元冥居然會幫雪梨。

小鳳凰纔是他們的同伴不是嗎?

他們跑來這裡,不是為了來主持公道的!

卡爾查也很驚訝,難得查諾冇有因為小鳳凰是個美人,也冇有因為雪梨是淩霄帶來的人,而故意將事情矛盾化。

卡爾檢視著“查諾”,眉頭微挑,“哦?那依你之見,應該怎麼處理這件事?”

“查諾”目光冰冷的看向小鳳凰,“就按這位小姐說的辦,讓她給雪梨小姐下跪道歉,跪到壽宴結束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