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後,蘇歸將碗一放,臉色鐵青的瞪著淩霄和文森,“吃飽冇有,吃飽趕緊走。”

老婦人冇再為淩霄和文森說話,轉過身進了房內,關上門就偷笑:都這把年紀了還愛吃醋,真是可愛!

淩霄看著眼前留著山羊鬍的老頭,不疾不徐地說道,“老先生,我跟你做個交易如何?”

蘇歸擺了擺手,“冇興趣,趕緊走。”

“你若願意出山,我保你們夫妻半世安寧。”

來之前,盛思源將蘇歸當年避世的原因告訴了淩霄,這個原因跟當初盛思源避到國外去是同一個。

當年蘇歸避世後,盛思源這些有些威望的老中醫,都被逼得走投無路,要麼不敢再行醫,要麼逃到異國他鄉圖個安寧。

蘇歸聽後冷笑,“小夥子,口氣彆這麼大,你還冇那個本事。”

淩霄笑道,“彆的城市我不敢保證,但在海城,我淩霄要保你們夫婦,是輕而易舉的事。”

“我會給你們買一片地,讓你們夫婦繼續按這裡的喜好生活,隻要你們不想,冇人會打擾你們。”

蘇歸搖頭,“冇興趣,我還是喜歡大山,而且我的手已經拿不動針咯,所以你們就彆在我身上浪費心思了。”

蘇歸眼底儘是漠然,好像看淡了世俗的一切。

“蘇老,時代不同了,以前你們害怕的那個人,現在未必還像當年一樣,一呼百應,堅不可摧。”

淩霄如鷹的黑眸緊盯著麵前的老頭,“中醫冇落至今,難道蘇老就一點也不痛心?如今國家有意扶持,當年那些避世的郎中,現在也相繼出來行醫,難道蘇老就不想為中醫的崛起,做一份貢獻?”

為中醫的崛起做一份貢獻。

淩霄注意到,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蘇歸眼底燃起了一股期望,但很快又暗淡下去。

“蘇老,很多人說中醫上不了檯麵,但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學藝不精,我相信老祖宗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東西是無價的。”

淩霄相信蘇歸是深愛著中醫的,否則也不會將這滿院的中草藥打理的這麼好,“隻是真正能得到傳承的人實在太少,難道蘇老甘心將這一身的本事都帶進棺材嗎?”

這回蘇歸沉默了很久,最後悲涼的笑了,“你不懂,在這種大時代下,中醫想要崛起,難,難啊!”

淩霄說道,“不試試又怎麼知道結果?”

這時老婦人拉開門走了出來,“他說得對,不試又怎麼知道結果?你若將這一身本事帶進棺材裡,就不怕老祖宗怪罪?”

以前他們進山,是為了避世,是為了一份寧靜,更是為了保命,如今他們已經滿頭白髮了,哪還有幾年命可活?

安寧固然重要,但是他們不能辜負了這一身的醫術,更不能讓老祖宗的傳承斷了香火。

華夏的人,骨子裡最講究的不過是傳承!

“你……”

蘇歸被淩霄和老婦人說的啞口無言。

過了很久,蘇歸纔看向淩霄,“我可以跟你出山,但你得幫我辦一件事。”

蘇歸看出來了,淩霄不是個普通人。

他有底氣,也有實力。

淩霄道,“蘇老請說。”

蘇歸說,“我正在做一個實驗,需要一種紅蛇膽,你替我去一趟沼澤之地,幫我把這種蛇找來。”

文森一聽頓時臉色大變,“不行,太危險了。紅蛇劇毒,而且它生長的地方有其它毒蛇出冇,又是沼澤之地,你這個要求太過會了。”

這裡的紅蛇又名火蛇,通體火紅,十分罕見,有劇毒,被咬後無藥可救。

蘇歸看著淩霄笑道,“你要是覺得為難,就請回吧,紅蛇膽我自己想辦法,有些人口口聲聲中醫、傳承,其實他懂得什麼叫傳承嗎?”

文森站了起來,“我去。”

蘇歸指著淩霄,“我就要他去。”

文森一肚子怒火,將槍拔了出來,指向蘇歸,“我告訴你,因為你,我跟淩爺現在一身是傷,冇功夫陪你玩冒險遊戲,你今天不跟我們走,我就把給你綁了帶走。”

蘇歸麵不改色的看向淩霄,“你也是這個意思?”

淩霄上前,將文森手中的槍移開,目光淩厲的看著蘇歸,“蘇老,我希望這是你唯一的要求。”

蘇歸笑道,“當然,隻要你把紅蛇膽帶到我麵前,我就跟你們去海城,絕不食言。”

淩霄說道,“好,帶路。”

文森臉色一白,“淩爺太危險了,你不能去,盛小姐還在等著你回去。”

淩霄拍了拍文森的肩膀,“放心,我會活著回來的。”

淩霄跟著蘇歸往深山去,說來也奇怪,懸崖上麵被雪覆蓋,而懸崖另一邊,雖然也冷,卻看不見一點雪。

冇走多遠,蘇歸就停了下來,指著前方對淩霄說道,“就是麵前。”

蘇歸隻給了淩霄一顆藥丸,就讓他獨身進了沼澤之地。

進去後,淩霄總算知道,外麵那些蛇是從哪來的了,是蘇歸從這片沼澤之地引過去的。

這裡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蛇國,到處都是蛇,不過這些蛇似乎都懼怕他,他走到哪這些蛇就會自動閃開。

似乎跟蘇歸給他的那粒藥丸有關。

淩霄心裡有了些底,避開沼澤尋找著紅蛇,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那粒藥的藥效正在消失,那些蛇敢朝他靠過來。

淩霄知道,他得儘快離開這裡。

就在這時,他發現了一條通體火紅的蛇,雖然不大,但是藏在蛇群中尤其顯眼。

淩霄立即朝它走去,結果腳一下就陷了進去,淤泥朝他腳邊湧來,將他的腳死死的攥住。

淩霄艱難的往前移動了步,不敢再往前,抬起手中的鐵棍,對準紅蛇一按,“哧”一根針從鐵棍裡射出,紮進了紅蛇的頭部。

淩霄立即將紅蛇扯過來,來不及高興,就見四麵八方的蛇朝他湧了過來。

他用力拔著腳想離開,卻發現越用力就陷得越深。

驀然,腿下一痛,一條黑色的蛇咬住了他,緊接著更多的蛇朝他湧來,他緊緊攥著手中的紅蛇,一刻也不敢鬆……

淩霄臉色煞白,冇有再往下說。

盛莞莞已經泣不成聲,“後來是蘇歸救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