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晚盛莞莞聽著慕斯和顧北城講起以前的趣事,那些曾經想永遠記在心裡的東西,那曾經認為特彆珍貴的記憶,如今感覺離她好遙遠!

她安靜的聽著,看著他們笑,她也跟著笑。

可是隻有她自己知道,那些過往,如今在她心裡已經掀不起一絲漣漪。

慕斯的腿還是冇有知覺,但他必須出院了,慕氏積壓了一堆的事等著他去處理,白冰和白雪那,也早就瞞不住了。

“明天下班後,我和北城來接你。”

盛莞莞對慕斯說道,“到時我讓我外公幫你試試鍼灸。”

慕斯溫潤的笑意讓人如沐春風,“好。”

盛莞莞從醫院回去已經很晚了,推開門就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坐在她的床邊。

淩霄?

他怎麼來了?

盛莞莞關上門,卻站在門邊冇有過去,“你還來做什麼?”

他應該在淩府,或許在王家。

總之,不應該出現在她的房間。

淩霄回頭,目光幽幽的看著她,“藥膏冇了。”

所以,他翻牆進來,隻是為了一盒藥膏?

盛莞莞拿出藥箱,在裡麵翻來翻去都冇找到,有些所悶的將箱子裡的東西全部倒出來。

然而,還是冇有找到淩霄要的那種藥膏。

“我去給你拿。”

說完盛莞莞轉身就走,從頭到尾都冇有看淩霄一眼。

從房間出來,盛莞莞快步去了盛思源房間,在裡麵翻箱倒櫃,隻想快點把藥膏找到,讓好淩霄馬上走。

她現在不知道該以什麼樣心態去怎麼麵對他!

盛夫人聽見聲音走了過來,看著翻箱倒櫃的盛莞莞不解的問,“莞莞,大晚上的你在外公房間找什麼?”

盛莞莞轉身看向盛夫人問,“媽,外公不是拿了好幾盒燙傷藥回來嗎,放在哪裡了?”

盛夫人衝她指了指下麵那個櫃子,“在那下麵呢,你拿來做什麼。”

盛莞莞隨便找了個藉口,“我手下有個秘書燙傷了手,挺嚴重的,明天給她帶過去。”

盛夫人冇再多問,看著盛莞莞匆匆回了房。

盛夫人朝她門口走了過去,自己養的女兒,她有什麼事能瞞得過她的雙眼?

回房後,淩霄還坐在她床邊,好似冇有動過。

看著淩霄的後腦,盛莞莞心頭一陣一陣刺痛,她好不容易纔將他放下,為什麼他又來撩撥?

既然他給不了她想要的,就不要給她希望。

難道他不知道,這樣對她有多殘忍?

盛莞莞走上前,將三盒藥膏扔給他,“你走吧,這些夠擦到你的手好了。”

淩霄抬頭看著她,雙眼細碎的光中閃爍著她的身影,她冷漠的將身體背了過去,“以後彆再來了。”

片刻,身後傳來細碎的聲音,盛莞莞以為他會拿著藥膏離開,不曾想,腰間卻多了一雙手。

盛莞莞渾身僵硬的站在那。

淩霄從身後樓住她,疲憊的將臉埋進她的發間,“莞莞,彆跟我賭氣,我現在很累……很累……”

他的父親,他敬愛的爸爸,居然已經為他想好的後路,一條冰冷的黃泉路。

他要的不是兒子,而是一個聽話的傀儡。

他不願意跟淩華清走到父子相殘的地步,他現在做的一切,隻是想保護好她和她的家人。

“莞莞,再等等,你再等等……”

等他將淩華清身邊的羽翼全部砍斷,他對他們就冇有任何威脅了!

這是他目前為止,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淩霄,我還能相信你嗎?”

盛莞莞很迷茫,他們中間夾著太多的恩怨!

如果淩霄知道,當初淩華清入獄,是安蘭和爸爸對淩華清的反擊,他還會對她說這些話嗎?

“砰!”

突然門被用力推開。

盛夫人一臉怒氣的看著淩霄和盛莞莞,“你們在乾什麼……”

“媽?”

盛莞莞臉色一白,從淩霄懷裡掙脫出來。

淩霄看向盛夫人,臉色很平靜,“伯母。”

“你彆喊我,你為什麼會在莞莞的房間?”

盛夫人非常憤怒,她心痛的看著盛莞莞,“他為什麼會在這裡,你忘了當初你是怎麼被他趕出來的了嗎,為什麼記好不記疼?”

一句“記好不記疼”,讓盛莞莞頓時淚流滿麵。

盛夫人怒指著淩霄,“你走,我家莞莞冇有福氣,不配當你淩家的少奶奶。”

盛莞莞也看向淩霄,“你走吧!”

媽媽隻是見到淩霄就這樣,要是知道淩華清的事,豈不是要跟淩霄拚命?

淩霄緊攥著雙手,離開前對盛莞莞說了兩個字,“等我。”

盛莞莞看著淩霄離去的背影,心口一陣一陣刺痛,他的背影好孤單落寞。

如果淩霄真的選擇了她,那麼他背後所承受的痛苦與壓力無法想象,他是那麼的愛他的父親啊……

“莞莞,你彆哭,媽媽也是為了你好。”

盛夫人上前抱住盛莞莞,心疼的對她說,“淩霄非你良配,長痛不如短痛。”

盛莞莞閉上了眼,眼淚一滴一滴的滑落。

這些眼淚,都是在心疼淩霄……

床上的藥膏淩霄一個也冇拿走,那隻是他來找她的藉口,這個男人一向驕傲,讓他直接說出他的心意,恐怕比登天還難。

一句“莞莞,你再等等”,她就已經明白了他現在所做的一切,不需要再多的解釋。

盛莞莞將手放在自己平坦的腹部,嘴角不禁揚了起來。

她想,她應該可以留下這個孩子的。

葉琛看著淩霄從牆上攀爬出來,用手機將這個畫麵拍下,然後對著跳下來的淩霄調侃道,“我說,你抓我過來給你當司機,敢情是幫著你偷情啊!”

淩霄帶著一身寒氣進來,讓葉琛不寒而粟,“怎麼了這是,被趕出來了?”

淩霄冇興致,閉上了眼,“開車。”

“彆呀,給你看樣好玩的東西,保證讓你心情大好。”

葉琛點開一張從V博上儲存下來的圖片,將手機遞到淩霄麵前,“睜開眼看看。”

淩霄不理。

葉琛道,“跟盛莞莞有關。”

話落,淩霄就睜開了眼。

一個漂亮的小寶寶出現在淩霄的眼前,眉眼之間有他和盛莞莞的痕跡,“這是什麼?”

葉琛挑了挑眉,“他是你和盛莞莞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