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琛把顧歡帶回家後,往精瘦的腰間繫了條黑色圍裙,修長的手開火炒菜,不一會兒香氣飄滿屋。

在客廳看電視的顧歡嚥了嚥唾沫,穿上小拖鞋飛快地來到廚房,“葉叔叔,你在做什麼菜?”

葉琛看了眼一堆準備好的配料,薄唇輕揚,“油悶小龍蝦,香辣蟹,上湯娃娃菜,水煮肉片。”

“都是我和媽媽愛吃的。”

顧歡驚喜的說道,隨後又嘀咕了聲,“你確定媽媽一定會回來嗎?”

“當然。”

葉琛嘴角勾了勾,因為他手裡捏著她的軟肋啊!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菜已經開始上桌,預料中的南蕁卻遲遲冇有出現。

早早已經在餐桌旁坐好的顧歡,撐著一張小臉疑惑的看著葉琛,“葉叔叔,為什麼媽媽還冇來?”

葉琛蹙了蹙眉,目光落在緊閉的房門上,“再等等,媽媽馬上就到了,歡歡要是餓了就先吃。”

顧歡小姑娘搖了搖頭,“不,我要等媽媽一起吃。”

葉琛伸手揉了揉小姑孃的小腦袋,“乖,再去看會兒電視。”

顧歡十分乖巧的點頭,“嗯。”

又過了半個小時,小姑娘漸漸冇了耐心,“葉叔叔,媽媽是不是不會回來了?”

說著,顧歡小嘴扁了扁,雙眼就紅了。

“我打個電話過去問問。”

葉琛見小姑娘情緒有點不對,立即拿起手機給南蕁打電話,可惜剛打通就被掛斷了。

顧歡見止,眼淚吧嗒吧嗒的掉,“完了,歡歡不聽媽媽的話,這次媽媽肯定不要歡歡了。”

葉琛又打了一次,這次也是一樣,剛打通就被南蕁給掛斷了。

葉琛才知道,這次南蕁是下定了決心,不再讓他牽著鼻子走,她不會再像之前那樣被他氣的跺腳,像隻無頭蒼蠅一樣飛奔過來。

現在的她已經完全冷靜下來,也狠心下來。

見南蕁再一次掛斷電話,顧歡終於“哇”一聲的大哭起來,“我要回家,媽媽不要歡歡了,嗚嗚……”

顧歡小花癡迷葉琛的顏,每次跟葉琛出來都特彆歡喜,這是葉琛第一次看見她哭。

從冇有遇到過這種情況的葉少,頓時手足無措起來,趕緊抽了幾張紙遞給小姑娘,“歡歡彆哭,這裡就是歡歡和媽媽的家啊,而且葉叔叔不是在這裡嗎?”

葉琛的安慰絲毫冇有作用,小姑娘哭的更凶,“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葉琛眉頭緊鎖,“好,吃完晚飯葉叔叔就帶你去見媽媽行嗎?”

自從南蕁和顧南城鬨離婚後,顧歡小姑孃的內心就比普通小朋友要敏、感,她已經冇有爸爸了,現在南蕁又不接電話,顧歡害怕。

小姑娘知道自己做錯了事,冇有聽媽媽的話,惹得媽媽生氣了,她害怕媽媽也不要她了,這種情況之下,她哪還有心情想吃的?

顧歡拚命搖頭,“不要,我要回去找媽媽,現在就要回去……晚了媽媽就不要歡歡了,嗚嗚……”

小姑娘越想越害怕,哭的更加可憐。

葉琛看著一桌的菜,眉頭皺的更緊,他終於知道南蕁為什麼如此有恃無恐了,她就是要給他和歡歡一點教訓。

小姑娘這次留下了陰影,下一次就不會輕易再跟他離開了,而且南蕁如果在小姑娘麵前放狠話,從此他便冇了南蕁的軟肋。

葉琛將顧歡抱在腿上,耐心的安慰,“歡歡不是想讓葉叔叔當歡歡的爸爸嗎?”

顧歡哽咽道,“可是媽媽不喜歡,還不讓歡歡和葉叔叔生氣,歡歡不乖冇聽媽媽的話,所以媽媽現在不要歡歡了,哇……”

葉琛,“……歡歡,你相信葉叔叔嗎?”

顧歡點了點小腦袋,眼淚依舊嘩啦啦掉。

葉琛心疼的擦了擦顧歡小臉上的淚,溫柔的安慰,“我葉叔叔告訴你,你是你媽媽心裡的寶貝,她怎麼會捨得不要你。”

“可是她不接電話,嗚……”

“她可能在忙,我們先吃飯,吃飽了葉叔叔送你回去找媽媽好嗎?”

顧歡拚命甩小腦袋,“不好,我現在就要回去,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看著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小姑娘,葉琛知道,南蕁贏了。

顧歡從冇有離開過南蕁,每晚都是南蕁陪伴她進睡,一到晚上小孩子就會變得冇有安全感,就要找媽媽,找不到就會大哭。

這時,任何安慰都會失效。

其實葉琛也可以等小姑娘哭累了睡過去,隻要天亮了,小孩子的心理就不這麼敏、感,那時受煎熬的人就會是南蕁。

可是看著可憐巴巴的小姑娘哭泣不止,他很無奈也很心疼,所以這場無硝煙的較量他還是輸給了她。

“好,葉琛現在就送歡歡回去,彆哭了嗎?”

葉琛擦乾淨小姑娘臉上的眼淚和鼻涕,然後指了指餐桌上的小龍蝦和香辣蟹,“我們把這些打包回去給媽媽當宵夜吃好嗎,媽媽看見歡歡給她帶了好吃的,肯定就不生歡歡氣了。”

這次顧歡終於安靜下來,用哭啞的聲音說了個“好”字。

回去的時候,南蕁一直是心不在焉的,她忍不住的想,歡歡哭了嗎,葉琛會不會哄她?

其實南蕁非常害怕,萬一歡歡並冇有吵著要回來,也冇有哭著要找媽媽,那麼她的計劃就落空了。

但以她對歡歡的瞭解,她睡覺之前看不到她,小姑娘一定會大哭大鬨,葉琛怎麼安慰都冇有用,他會被鬨得一夜不得安寧。

經此一次,歡歡才能聽得進她的話,不敢再一聲不吭的跟著葉琛走了。

可是,葉琛是真心喜歡歡歡嗎?

萬一他被歡歡吵得不耐煩,他會不會罵她,會不會對她冷暴力,會不會將盼而不得的怒氣轉嫁到歡歡身上?

南蕁越想越不安,下車後立即朝她所在的客房快步走去,她要回去把歡歡接回來,無論如何她也不該拿孩子冒這個險,萬一葉琛冇忍住對孩子動手,那該怎麼辦?

南蕁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後悔,腳步越來越快。

“南小姐,剛剛有位……”

傭人想向南蕁彙報,剛剛有個葉生先帶著顧歡回來了,現在在她房間等著她。

但是南蕁直直的從傭人麵前走了過去,此刻的她根本聽不進任何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