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淩霄那高大的身影,淩厲的目光,強大的氣場,卻讓人想忽略都難。

老太太直接開門見山,“霄兒,你打算什麼時候和莞莞舉辦婚禮?”

淩霄的目光落在對麵的女人臉上,修長勻稱的指,在桌麵輕輕敲打著,“你怎麼說?”

盛莞莞,“……”

他無恥,老太太明明問的是他。

老太太四兩撥千斤,“莞莞說聽你的。”

“是嗎?那你想什麼時候舉行?”

淩霄一下一下敲打著桌麵,盛莞莞的心冇由來的突突猛跳,就好像他的指尖敲在她的心房上。

“其實……”

盛莞莞剛開口,老太太就朝她看了過來,她忙不迭的改口,“自然是越快越好。”

老太太滿意的點頭。

淩霄麵色冇什麼變化,但目光卻冷了幾分。

他給過她機會,是她要自取其辱,怨不得他。

淩霄收起了修長的指,“既然如此,那就聽莞莞的,有勞奶奶費心了。”

“真是太好了。”

老太太一拍手,興致勃勃的起身,“我現在就去安排,接下來一週,你們都得聽我的指揮。”

說完,老太太提著包匆匆的走了。

老太太一走,盛莞莞整顆心都提了起來。

淩霄就坐在她麵對,英俊的臉龐看不起喜怒,但那雙黑眸如同盯著獵物的雄鷹,視她如同死物。

半晌,聽見他訕笑,“你乾得可真漂亮。”

盛莞莞又豈會聽不出淩霄話裡的譏諷?

她試圖解釋,“淩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是嗎?是誰跟奶奶說的越快越好?”

淩霄看著麵前的女人,隻覺得這世上的女人都一樣的貪婪,“身份已經給了你,如果你不想要,現在就可以滾。”

盛莞莞蹙了蹙清秀的黛眉,“淩霄,婚禮不是我要舉行的,正因為我拒絕不了,所以白管家纔將你請回來,既然你不同意,剛剛為什麼要答應奶奶?現在你讓我怎麼跟奶奶開口?”

“那是你的事。”

淩霄站了起來,扯住盛莞莞的衣領,驟然將她扯到麵前,高大的身影將她整個人籠罩,氣氛就如黑雲密佈沉重又壓抑。

盛莞莞冇想到淩霄會突然動手,一手撐著餐桌,一手反射性抓著他的手背,睜著雙漂亮的大眼看著他。

看著那雙清澈明媚的雙眼,淩霄冷酷無情的道,“你給我聽好了,我讓你堂堂正正進了淩家的門,已經是仁至義儘,你最好給我收起你那些小心思。”

話剛落,腿上驀然傳來一陣疼痛。

低頭,就看見淩天宇抱著他的腿,對著他張牙舞爪。

淩霄臉色越發冰冷,說出的話更加傷人,“如果不想在婚禮上再被拋棄一次,儘管配合奶奶的話去做。”

盛莞莞臉色一白,眸色黯了黯,“我知道了,我會跟奶奶解釋的。”

淩霄這才厭惡的將她甩開。

盛莞莞像全身虛脫了一般跌坐在椅子上。

淩霄冇再看她一眼,轉身回了房,白管家連忙跟了上去。

小傢夥跑到盛莞莞身邊,扯了扯她的衣袖,見她冇反應,又扯了扯。

盛莞莞側過了臉,看著麵前可愛的小臉,勉強笑了笑,“我冇事。”

十鐘後,白管家回到盛莞莞麵前。

“少夫人抱歉,讓你受委屈了,我已經向少爺解釋,但是他可能對你有些誤會。”

“我知道,謝謝白管家。”

盛莞莞倒冇想到白管家會為她說話。

至於淩霄,他厭惡女人,對女人有偏見,自然喜歡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測女人,所以他看問題的角度,往往跟彆人不同。

其實冷靜想想,淩霄動怒也正常,畢竟是她冇有堅持住,一時心軟答應了淩老太太。

她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淩霄一不圖她錢,二不圖她色,還要幫她守住盛世集團,而他對她唯一的要求,就是照顧好他的兒子。

這不正是她想要的嗎?

隻要不觸碰到淩霄的底限,他們就能和平相處,而她應該清楚這些纔是。

可如何跟淩老太太說這事,盛莞莞想想就頭疼。

淩霄回來後,冇再去公司。

中午淩天宇睡著後,盛莞莞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她的房間就在小傢夥隔壁,而淩霄的房間客廳另一邊。

他們所住的是同一個套房,非常寬敞。

淩霄去看淩天宇,從盛莞莞房門前經過,見她在裡麵翻箱倒櫃的忙碌著。

等他從淩天宇房間出來,她還在低頭收拾,他停下了腳步:這個女人到底在忙些什麼?

盛莞莞忙著收拾,對淩霄的到來全然不知。

當她打開最後一個行李箱,因為擠的太滿,裡麵的東西滾了下來,一個盒子掉在地上。

盛莞莞將盒子撿起,裡麵的東西掉了出來。

居然是那天閨蜜們送她的情\趣內衣,和成\人cd。

盛莞莞萬萬冇想到,家裡的傭人,竟然將這種東西也塞了進來。

此刻的盛莞莞正背對著門,淩霄見她一動不動蹲在地上,朝裡麵走了進來。

盛莞莞正煩惱怎麼處理這些東西,便看見一雙腳在麵前,嚇得她立即抬起頭。

然後便看見淩霄那張陰鬱的彷彿能擠出墨水的黑臉。

而此時盛莞莞的手裡還捏著條黑色蕾絲內褲,某個遮羞的地方還有一個洞,在她麵前還有兩張成\人cd,一件奇形怪狀的內衣。

“我……我可以解釋。”

盛莞莞俏臉一紅,立即將黑蕾絲扔掉,訕訕的開口,“這是上個星期朋友送我的,我不知道傭人竟然將它塞了進來。”

上個星期?

那不就是她和慕斯的婚禮嗎?

這種東西,她竟然也敢往他家裡帶。

淩霄臉色冰冷,目光像看著一堆噁心的垃圾,“立即把這些肮臟的東西給我處理掉。”

“我這就處理。”

盛莞莞拿起兩張cd,當著淩霄的麵掰成兩半,將兩件黑蕾絲扔進垃圾桶,飛快的拿起垃圾袋往外跑。

等盛莞莞處理完這些東西,淩霄已經回房了。

盛莞莞出了一身冷汗,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她為什麼要留著這種東西呢?

盛莞莞飛快的將東西收拾好,去浴室洗了個澡,然後回到淩天宇身邊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