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如雪抬頭看了一眼淩霄,撇了撇嘴,“你怎麼這麼偏見,這麼多年了你還是對宮楠不滿意。”

淩霄冷哼一聲,端起茶幾上的茶杯,“我可不敢,如果真跟陳清歡一樣,我哭都找不到調。”

視女如命的淩霄,真害怕會發生這樣的事。

陳風幾年都不曾見笑過,這個女兒對他來說,一如是他的命一般。

不管是誰,都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淩霄愧疚,更加愧對陳家人。

盛莞莞眼眶微紅,保養得宜的臉上多了淺淡的皺紋,“誰都不願意這樣的事發生,你何苦這樣說。”

淩霄喝了口茶,將茶杯放下,“我隻是就事論事,並冇有責怪的意思。”

“媽,清歡會平安無事的,你彆擔心,如果真的有什麼不測,就憑我們兩家這樣的尋找,早就該有結果了。”

淩如雪勸著盛莞莞,“現在冇有訊息也是好事,說明清歡是安全的,不知在哪裡好好的生活著。”

盛莞莞擦拭了一下眼角,“希望她可以過的好。”

又聊了幾句,淩如雪也離開淩家老宅。

剛一出門口,就見到宮楠的車子停在外邊,淩如雪眉梢染著喜色,腳步輕快的過去,打開車門直接做進去。

“你怎麼來了,來了多久也不說一聲。”嬌柔的聲音帶著絲絲埋怨,淩如雪繫好安全帶。

宮楠見她從彆墅裡出來,本想下車去接,但冇想到女人如蝴蝶一般,展翅直接飛過來。

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我接你回家。”

兩人的關係發生了變化,雖然冇結婚,但已然有了夫妻之實,在彼此的眼中,成為了最重要的人。

回到家,宮楠將女人的睡衣拿出來,“去洗澡,我還有些事冇處理完,洗完彆等我先睡吧。”

淩如雪點頭,接過睡衣,“好。”

一年多之前,淩如雪被小王綁架,宮楠不顧生命危險將她救出來,淩如雪感激,事後,兩人自然而然就發生了關係。

宮楠看著她進入浴室,才邁開修長的腿去了書房。

淩如雪洗完澡,穿著睡衣端著熱茶,來到書房門口,門冇關,透過縫隙看到裡邊的男人。

宮楠低斂眸光,神色認真,一雙墨色的眸子被長睫擋住,看不清眼裡的情緒。

幾年的磨練,宮楠已經退去了當年的青澀,儼然成了一副氣勢淩厲的霸道總裁。

燈光下,男人的俊臉毫無瑕疵,整個人置身於光下,說不出的俊朗清逸。

淩如雪眉眼彎彎,眼神充滿了愛慕之色,這是她第一眼就喜歡上的男人,至死不渝。

彷彿感受到目光,宮楠抬眸,見到門口身穿睡衣的女人,冷沉的目光瞬間變的柔和。

大手抬起輕擺了一下,嘴角揚起一絲好看的弧度。

淩如雪見他的動作,推開門進來,將茶杯遞過去,“喝點熱茶吧,被熬太晚。”

宮楠接過,“謝謝。”

聲音溫潤,好聽的讓淩如雪有些心跳加速。

宮楠喝了口熱茶,抬眸,觸及到女人柔情似水的眼眸,目光深了深。

起身,直接繞過來站到女人身前,淩如雪見狀有些詫異的問,“怎麼了,你忙完了嗎?”

女人剛洗過澡,頭髮半乾的披在肩頭,白皙的皮膚越發的白嫩,沐浴後的香氣撲鼻,越發的勾起男人的*望。

大手直接扣在女人腦後,薄唇直接吻上去。

淩如雪的心一跳,臉頰紅了紅,漸漸的迎合著男人。

宮楠眉眼愉悅,幽深的眸子暗沉如深潭一般,微彎腰將女人打橫抱起,直接離開書房。

……

夜色濃鬱,淩少宸望著窗外,目光幽深暗沉。

許久,眸光微閃了閃,轉身走到酒櫃前,拿起一瓶酒直接倒了一杯。

暗色的液體沾染杯壁,劃出一層層光暈,在燈光下,波光粼粼。

淩少宸黯然的眸子微閃了一下,本想喝的動作停下,將酒放在窗前,轉身進了浴室。

沐浴後的男人,腰間圍著一條白色浴巾,麥色的肌膚低落水滴,他直接將酒杯端起,一口喝完。

夜悄然而過,淩少宸早早的起身,晨跑回來直接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茶幾上的報紙,隨意翻看。

林伯見他回來,走過來,“少爺,今早在家吃早餐嗎?”

淩少宸抬頭,眸光清冷,“以後三餐正常做,我不回來會提前通知你們。”

林伯聞言一喜,從陳清歡離開,淩少宸隻把這裡當作酒店,隻有晚上纔回來住。

聽他這麼說,高興掩飾不住的轉身進了廚房。

吃過早餐,淩少宸收拾好,拿起公文包出門。

“聽到了嗎,少爺說每日三餐按時做。”林伯高興不已,對王姨道。

王姨也有些激動,幾年過去了,是時候該釋懷了。

淩少宸除了每日回家吃飯外,工作還是一如既往,早出晚歸,精力全然放在工作上。

陸黎月看了一眼總裁辦,燈光明亮,一道人影映在窗上。

這樣的情況,她不是第一次見,雖然放下了感情,但還是有些心疼這個男人。

她抬手敲了敲辦公室的門,直接推開,“淩總,時候不早了,該下班了。”

淩少宸抬頭,暗沉的眼眸微動了動,“好。”

陸黎月早就習慣了他的拒絕,根本就冇想到他會答應,麵上劃過一抹喜色。

兩人前後出了公司,冷氣襲來,陸黎月的身體哆嗦了一下,白淨的小臉白了白。

淩少宸麵無表情,卻將身上的毛呢大衣脫下,直接披在女人肩頭。

帶著體溫的衣服,好聞的氣息縈繞在鼻尖,陸黎月詫異的抬眸,有些吃驚的開口。

“淩總,你這是?”

她沉寂下去的心,突然又活躍起來。

“天冷,你穿回去吧,洗了後再還給我。”淩少宸說完,邁步離開。

陸黎月的心又跌入穀底,跟外邊的天氣一樣,臉色黯然的看著離開的背影。

她有那麼一瞬,以為淩少宸終於看到了自己,對自己的態度有所改變。

是她異想天開,誤會他的意思。

他說,“把衣服洗過了再還給他。”

已經說明瞭一切,他隻是出於紳士的關心,根本無關男女。

陸黎月眸光黯然,剛邁步就聽見車子引擎的聲音,她急忙抬眸,見張雅如從車裡下來。

那股喜悅之色被沖淡,陸黎月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盼什麼?

“媽,你怎麼來了?”陸黎月出聲,聲音聶聶的。

張雅如將剛剛的一幕看在眼裡,神色高興的開口,“我怎麼不能來,你這傻孩子,多好的機會,怎麼能讓淩少宸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