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暖忙前忙後,做了一桌子菜,都是淩如雪喜歡吃的,她確實也吃了不少。

摸著吃飽的肚子,依然平坦,但她的目光卻溫柔似水,嘴角也揚起了一絲弧度。

莊暖看著她的舉動,有些詫異的看著她,“你這是,你不會懷孕了吧?”

陳清歡臉上的幸福之色,跟眼裡難以掩飾母愛的光,足以說明瞭一切。

陳清歡抬頭,嘴角的笑收斂一些,變的有些苦澀,“恩,已經一個月了。”

莊暖更加錯愕,“那你這是?”

之前的事,她多少知道一些,因為淩少宸車禍,陳清歡已經回去照顧他。

現在懷了孩子,應該是高興的事,可她卻越看越覺得不對勁,陳清歡眼裡的苦澀,燈光下,更加的一覽無遺。

陳清歡纖細的手落在小腹上,眼神憂鬱,“他不相信孩子是他的。”

淩少宸雖然冇說,但種種表現已經說明,這個孩子對他來說,是一種負擔,更不願相信是他的。

陳清歡內心痛苦不已,想到跟陸錦在一起過,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免得讓孩子跟著她,遭受這樣的苦楚。

現在孩子還小,等到出生,麵對淩少宸的冷酷無情,幼小的心靈會受到傷害。

陳清歡此刻也不知該怎麼辦,這個孩子到底該不該要。

暫時冇想明白,來莊暖這裡,給自己一些時間好好的考慮一下。

“什麼?”莊暖錯愕的出聲,一雙眸子微瞪。

淩少宸英俊帥氣的男人,竟然是這樣的人,竟然懷疑自己的女朋友出軌?

“就是你聽到的這樣。”陳清歡目光憂鬱,將事情告訴了莊暖。

眸光微斂,長睫擋住眼裡的情緒,但周身卻散發著鬱悶之色,目光看向小腹處。

莊暖微張著嘴巴,一時不知該怎麼說話。

陳清歡眸光微抬,“你是不是也以為,我跟那個人發生過什麼??”

不是她埋怨莊暖,這樣的事說出來,恐怕冇人會相信她是清白的。

莊暖堅定的搖頭,“我不是那個意思,隻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更不知道該怎麼讓淩少宸相信?”

窗外的陽光落下,夜幕降臨。

陳清歡看著昏暗的天空,眼神依然茫然無助,“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那夜,她真的不知道,兩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亦是,什麼都冇發生?

淩少宸踏著夜色,渾身透著冰冷的氣息,開門進了彆墅。

冷清的彆墅,更加襯托男人陰沉的俊臉,昏暗的燈光下,幽深的眸子彷彿一汪深潭。

“少爺,你回來了。”林伯進了客廳,看著神色暗沉的人。

淩少宸抬眸,漆黑的眸子幽深,挺括的西裝包裹著全身,不凡的外表,此時卻透著冷清。

“恩。”

說完,就邁步上樓。

林伯看著離開的人影,嘴巴張了張,歎息一聲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漫長的一夜過去,淩少宸站在穿衣鏡前,修長的手指微動,打好領帶轉身。

一身灰色的西裝,襯托的男人俊美的麵容,讓冷清的臉色柔和了幾分。

淩少宸進入公司,就引來不少人的側目,這樣英俊多金的男人,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

可他周身矜貴高冷的氣質,連眼角餘光都冇施捨給她們,就直接進入轉身電梯。

下電梯,張助理就等在外邊,邊走邊彙報一天的行程。

淩少宸俊臉陰沉,推門進入辦公室,張助理緊隨其後,繼續彙報著。

“明天陸氏集團老太太的大壽,請柬已經送了過來。”

陸氏集團,淩少宸腳步微頓,陸新之?

“我知道了。”

“那給少夫人準備禮服嗎?”這樣的場合,恐怕要帶女伴。

不然,就光那些盯著淩少宸的目光,也讓人討厭。

淩少宸走到辦公桌前,眸光微動了一下,“我自己去辦,你先出去吧。”

張助理離開,淩少宸坐下,目光幽深凝重。

從昨天陳清歡離開,他就知道,也派人查了她的位置,是上次的民宿。

那裡環境不錯,讓她出去散散心也不錯。

淩如雪忙了一上午,揉了揉酸澀的脖頸,手機鈴聲就響起來,她看向桌上的手機。

電話是宮楠打來的,她嘴角微勾了一下,將電話接起,“喂。”

聲音柔美,一如她的人一般,嬌美柔和。

“中午一起吃飯,我去接你。”宮楠的聲音傳過來,低醇性感。

“事情處理完了?”淩如雪整理桌上的檔案,手機夾在肩頭。

“恩,已經答應賠償了,接下來,就是住院養傷。”原本發生這樣的事,傷者的家屬非常憤怒。

對於賠償的事一口咬定不同意,不知為何,突然又答應下來。

淩如雪秀眉微擰,“真的?”

“恩,”宮楠眉眼間帶著喜色,淩如雪的關心他清晰的感受到,“放心吧,不會有彆的事。”

淩如雪無非就是怕對方受人指使,表麵答應賠償,卻背地裡做對他們不利的事。

宮楠站在淩氏門口,小王見他到來,急忙跑了過去,笑著開口,“你小子可以啊,竟然當上了經理,真是讓人羨慕啊。”

同樣身為保安,宮楠腰身一變,成了傅氏總裁的親人,還當上了經理,風光無限。

反觀自己,依然還是小保安。

“機會來了,你也可以。”宮楠回覆,視線看向淩氏門口,一道纖細的身影出現,如一隻輕盈的蝴蝶,來到了他身邊。

宮楠眉眼柔和,“想吃什麼?”

淩如雪眉眼微彎,嘴角微揚含羞帶澀,“隨便,什麼都可以。”

宮楠看向小王,“那我們先走了。”

小王點頭,看著兩人相攜離開,俊男靚女,渾身透著高貴的氣息,另他羨慕。

宮楠將車子停下,大手拉起淩如雪的手,柔軟的觸感,另他墨眸暗了暗。

淩如雪的臉頰微紅,看了一眼拉著自己的男人,低頭跟著他進了飯店。

進入包房,宮楠點了菜,都是淩如雪喜歡吃的,倒了一杯熱茶遞到女人麵前。

“謝謝。”清麗的女聲,在房間裡格外的悅耳。

宮楠目光幽深,大手直接握住淩如雪的手,淩如雪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抬眸看過去。

“考慮好我的問題了嗎?”宮楠幽深的眸子,深情的凝視著她。

“什麼?”淩如雪一時愣怔,眸光詫異。

宮楠嘴角勾起好看弧度,大手抬起摸了摸女人的發頂,“傻瓜,這麼快就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