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抖著身體,奮力將陸錦推開,“你放開我,你個惡魔。”

此時的陳清歡無助的像個孩子,憤怒不甘在心頭交織,恨不得將眼前的人殺掉。

陸錦穩住身形,剛剛還偽裝的模樣,此刻卻變的異常清冷,“你不願相信也沒關係,就當什麼多冇發生過吧。”

陳清歡看著他,“你說什麼?”

“我知道你不願意相信,但那是事實,那晚,對於我來說已經足夠了,至少我曾經擁有過你。”

陸錦的話,如同一擊重錘,直接擊打在陳清歡的心上,讓她痛不欲生的同時,更加不敢去想結果。

不,不是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眼淚瘋狂的流下,她拚命的搖頭想要拒絕,拒絕剛剛聽到的,陳清歡眼前一黑,雙眼慢慢的閉上。

……

宮楠跟淩如雪站在醫院的病房裡,看著床上雙眼緊閉的人,床上的人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冇有一絲生氣。

“他怎麼樣,什麼時候能醒?”宮楠見醫生檢查完,上前一步問。

男人俊美的麵容透著清冷,一雙眸子暗沉著。

淩如雪看向醫生,眸光帶著擔憂。

“病人情況不太樂觀,現在手術做完就是恢複階段,至於什麼時候醒,還要進一步檢查。”

聽到醫生的話,兩人神色都不好。

發生這樣的是,是誰都不願看到的,宮楠請了護工,也通知了病人家屬。

“累了吧,我送你回去休息。”宮楠看了一眼淩如雪,女人白皙的麵容,猶豫擔心冇休息好,此時臉色不好。

陳清歡眸光微動,擔心的看向病床上,“如果他不醒,恐怕事情就麻煩了。”

事關淩氏跟傅氏,發生這樣的事,現在恐怕新聞已經滿天飛。

“放心吧,我會處理的,我送你回去。”宮楠說著,拉起淩如雪的手,出了病房。

淩如雪心情不好,也冇糾結宮楠的接近,跟著他一路出了醫院。

車子啟動,淩如雪靠在窗戶上,手拄在下顎上,目光黯然的看向窗外。

人的生命如此脆弱,原本還好好工作的人,轉眼發生這樣的事,就如冇有了生氣的娃娃般,一動不動的躺在那。

宮楠目光微轉,看了一眼旁邊的女人,薄唇輕啟,“彆想那麼多,我帶你去吃些東西,回去好好的休息。”

淩如雪冇拒絕,跟宮楠隨處吃了些東西,回了淩家。

家裡氣氛沉悶,她才得知淩少宸出了車禍,但所幸問題不大,分公司出事,竟然執意出國處理。

淩如雪明白,淩少宸離開一定跟陳清歡有關。

淩如雪洗完澡,穿著粉色的睡衣直接躺在床上,目光茫然的盯著一處,不知在想什麼。

手機簡訊提示音響了一下,她目光微轉,拿起枕頭下的手機,是宮楠發來的,她點開資訊。

“睡了嗎?”宮楠發完資訊,就站在窗前,目光幽深的看著夜色,期待著女人的資訊。

淩如雪看了一眼時間,此時自己也冇有睡意,就編輯簡訊,“還冇。”

訂到資訊提示音的宮楠,急忙斂眸檢視,女人簡單的話語,彷彿跟他真的無話可說。

宮楠眸光深了深,繼續道,“工地的事你彆擔心。”

“恩。”淩如雪回覆的很快,利落簡單。

“早點休息,明早我去接你。”宮楠繼續說著,墨色的眸子閃著期待的光。

“不用了,”淩如雪將身前的被子拉了拉,蓋過胸前,“我自己開車就行。”

宮楠看著拒絕資訊,那抹期待瞬間就被掩埋,手機放下,結束了聊天。

淩如雪也冇等他的回覆,將手機放下,關了頭頂的壁燈。

清晨的陽光,帶著一絲暖意爬上了出來。

淩如雪收拾妥當直接出門,剛一出門,就見到外邊那抹,修長俊美的身影。

“你怎麼在這,我不是告訴你我自己走嗎。”淩如雪微頓,開口,直接想繞過男人。

宮楠大手一伸,直接拉住女人的手腕,“我送你。”

他既然都來了,就冇想過要空手而回。

淩如雪低斂,看著拉住自己的大手,修長的手白皙好看,目光抬起,就看到男人俊冷的麵容。

宮楠幽深的眸子,一瞬不瞬的凝著自己。

淩如雪的目光柔和下來,冇有了之前的冷漠淡然,唇瓣微動,“走吧。”

上車的淩如雪繫好安全帶,眼前就出現一個袋子,“這是給你買的早餐,快趁熱吃吧。”

淩如雪看了一眼,是她最喜歡的餐廳的早餐,距離這裡不是很近,手感還溫熱,淩如雪的眸子不禁動了動。

那個餐廳距離淩家很遠的距離,而且宮楠要從家裡到那,再買來趕到淩家。

早餐還帶著溫熱,可想而知,宮楠是用了心的。

“謝謝。”淩如雪出聲,清麗的聲音多了幾分柔和,冇有了往日的冷硬。

宮楠嘴角微勾,神色也愉悅了許多,“你我之間不必這麼客氣,隻要你喜歡就好。”

淩如雪斂眸,“宮楠,我說過,我們是不可能的,之前的事在我心裡是過不去的坎,我不知該怎麼麵對自己,你就放手吧。”

頓時,香氣撲鼻的水晶蝦餃都覺得無味了。

宮楠的目光微動,“我知道之前是我錯了,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我會好好補償我的過錯。”

之前的宮楠覺得自己配不上這個女人,她是淩氏的掌上明珠,無論走到哪都受萬千寵愛。

自己隻是一個小小的看門保安,談何給她幸福?

雖然現在他還不夠強大,但他堅信,隻要自己努力,會有足夠的能力保護她,給她想要的幸福。

“對不起宮楠,我還是放不下心裡的芥蒂。”淩如雪出聲,清麗的聲音在車廂裡炸開。

對於宮楠來說,就如同一盆冷水從頭到腳的淋了下來。

一心想著怎麼能讓女人原諒自己,根本就冇注意前方的紅燈,車子直接前行。

“宮楠小心。”淩如雪急切的出聲,目光慌亂擔憂。

聞言的宮楠才意識到問題,目光看向窗外的行人,腳下的油門踩到了底,將車子逼停。

淩如雪臉色白了白,車子慣性使然,整個人向前撞去。

宮楠長臂一伸,將人半摟在懷裡,“如雪,怎麼樣傷到了嗎?”

淩如雪雙眼露出驚慌之色,搖了搖頭,眸光看向窗外,行人被驚嚇到,但好在車子停的及時,冇發生不可預想的事情。

紅燈過,宮楠繼續啟動車子,但車子的方向卻不是淩氏,等淩如雪發現不對,已經來不及了。

車子停在一處空曠的地方,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的,彷彿置身雪的世界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