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午時間很快過去,陳清歡得知了主任的處理結果,手微頓了一下。

雖然冇有報.警,但對麗娜來說,這樣的結果也很難接受吧。

醫院開除了麗娜,以後永不錄用。

陳清歡收拾好東西,直接下班,夕陽西下,微涼的風吹過,將一天的煩惱都吹掉,頭腦瞬間清明瞭許多。

女人嘴角微揚,直接邁步下了台階。

“對不起啊小姐,我不是故意的。”一道歉意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陳清歡低斂眸光,粘稠的咖啡液灑在胳膊上,將白色的襯衫衣袖,瞬間染成了褐色。

她秀眉微擰,看來今天她跟咖啡有仇。

白天麗娜想用熱咖啡將她毀容,現在一個陌生人的出現,竟然灑了自己一身的咖啡液。

濃鬱的咖啡香,瞬間蔓延在鼻息間。

見男人一臉的歉意,而且真誠的道歉,陳清歡也不好說什麼,抿唇勾了勾嘴角,“沒關係。”

男人急忙從口袋裡拿出手帕,直接去擦拭陳清歡的衣袖,“真的抱歉小姐,我急著給我妹妹送咖啡,根本就冇看前邊,所以才發生這樣的事,對不起。”

陳清歡接過她手裡的手帕,不喜歡他這樣的觸碰,閃躲了一下,“真的沒關係,我自己來吧。”

見到陳清歡的閃躲,男人溫潤一笑,“小姐,我冇彆的意思,隻是為剛纔的行為抱歉,你彆介意。”

被戳破心思,陳清歡有些尷尬,“我冇事。”

待陳清歡將衣袖擦乾,將手帕遞給來,男人接過,纔開口,“這樣吧小姐,你身上的衣服多少錢,我賠償給你吧。”

陳清歡搖頭,“算了,也不是什麼好衣服,冇必要賠償。”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我妹妹還在等著我。”男人說著,拿出自己的名片,遞過去。

“如果小姐想好了,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

陳清歡覺得有些好笑,“隻是一件衣服,冇必要這麼麻煩,你彆放在心上。”

“那好,我就先走了。”男人說完,將名片放在女人手裡,轉身離開。

陳清歡詫異不已,莫名其妙的看向離開的人,再看向手裡的名片,無奈的搖搖頭,順手將名片放在包裡。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陳清歡回到彆墅,彆墅裡燈火通明,她快步走進去,就見淩少宸坐在沙發上,雙手間放著電腦,他正認真的看著螢幕。

聽見開門聲,淩少宸抬眸,見女人進來,眸光柔和下來,“回來了。”

視線觸及到她襯衫衣袖上,明顯的汙漬,“怎麼弄的?”

陳清歡視線看過去,淡然一笑,“冇事,不小心碰到的,你先忙我,去換件衣服。”

淩少宸點頭,“去吧。”

女人轉身,上了樓梯。

很快,她從樓梯下來,淩少宸將電腦合上,拍了拍身旁的位置,陳清歡示意,直接坐了過去。

男人長臂一伸,輕攬女人肩頭,將她攬進懷裡,“累了吧?”

鼻息間是彼此熟悉的氣息,陳清歡聞著淡雅的味道,一顆心都安定了許多。

貪婪的深吸口氣,微眯著眼眸點了點頭。

肩頭的大手,輕輕揉捏著,“這樣可舒服一些?”

“恩。”陳清歡輕嗯,“謝謝你淩少宸。”

“我說過了,我想要的不是口頭上的道謝。”淩少宸微微附身,斂眸看著懷裡的女人。

陳清歡聞言身體微顫了一下,不敢睜眼,卻清晰的感覺到,男人灼灼的目光。

她不敢抬眼,怕自己跌入男人溫柔的視線裡,深陷其中。

下一秒,唇瓣傳來絲絲涼意,她睜眼,目光直接撞進男人溫柔的目光中。

心跳加速,雙手下意識的攀上男人的脖頸。

夜晚微涼的空氣,很快就被屋裡的熱度掩蓋。

王姨從廚房出來,正好看到客廳裡隻有的一幕,她老臉一紅,急忙退回了廚房。

一吻結束,兩人都有些氣喘籲籲,淩少宸目光暗沉的凝著女人,“清歡,可以嗎?”

陳清歡眼神迷離,當聽到男人低醇暗啞的聲音,一顆心都酥起來,但理智還是將她拉回來。

目光清明瞭許多,抬眸看向淩少宸。

“對不起少宸,我,我還冇做好準備。”

聽到她的回答,男人臉色一暗,他以為兩人經曆了這麼多,感情也到了一定程度。

就算是發生什麼,那也是順理成章。

但冇想到,她還是冇對自己敞開心扉,看來,是自己做的還不夠好,不夠讓她放下一切,放心的跟自己在一起。

“好,我等你。”聲音低沉暗啞,壓抑著某種情緒。

陳清歡有些愧疚,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總之,就是不能安心的接受,兩人正在的在一起。

“對不起。”

淩少宸大手揉了揉她的發頂,“傻瓜,這有什麼對不起的,我會等到你毫無保留的接受我。”

“謝謝你少宸。”陳清歡上前摟住男人,頭貼在他的胸前。

強有力的心跳,彰顯著他剛纔的緊張。

夜悄然而過,兩人各自收拾好,吃過早餐各自上班。

淩少宸有會議,所以冇送陳清歡,她自己開車上班,地下車庫裡,清脆的高跟鞋聲音迴盪,女人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

馬尾高高的束起,整個人看起來青春活力。

電梯門打開,裡邊站著的人下意識的往裡挪了挪,陳清歡低著頭直接進去。

電梯門合上,金屬電梯壁清晰的映出麵容,男人眼角含笑,“小姐,這麼巧?”

陳清歡轉頭,看到後邊的人也有些詫異,竟然是昨天潑自己身上咖啡的男人。

嘴角微勾,“是好巧。”

“小姐,你是,醫生還是看病人的?”男人的語氣難掩喜色,推了推眼睛看著陳清歡。

溫文儒雅,氣質絕佳。

陳清歡如實回答,“我是這家醫院的護士,來上班。”

“小姐,我的名片你看過了嗎,我叫陸錦。”陸錦自顧的說著,視線依然看著陳清歡。

一口一個小姐,陳清歡聽著著實不舒服,而且對方已經主動介紹了自己,她也該懂禮儀。

“我叫陳清歡。”

“陳小姐,很高興認識你。”陸錦伸出手,嘴角微揚著。

陳清歡頓了頓,隨即伸出手,兩人的手握在一起。

下電梯,陸錦看著陳清歡,“我妹妹在住院,不知又是可否麻煩你?”

作為護士,這都是她的工作,陳清歡點頭,“有事儘管開口。”

“那謝謝你了陳小姐。”陳清歡淡然淺笑,轉身離開。

陸錦看著她離開的方向,眸子一點點的暗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