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楠見她焦急的神色,嘴角扯出一絲弧度,“沒關係,讓你擔心了。”

淩如雪雙眸含著水霧,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都是我不好,都是因為我,你才受傷的,是我對不起你。”

她也不想發生這樣的事,但心裡確實難受,纔會去酒吧喝酒,遇到這樣的事,跟她脫不了關係。

宮楠反握她的手,“以後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這樣折磨自己,喝酒傷身體知道嗎?”

淩如雪點頭,淚滴隨著她的動作滑落,在白皙的皮膚上,留下一道清淺的印記。

夜悄然而過,晨曦透過窗戶照進病房,陳清歡緩緩睜開眼睛,入眼就是淩少宸的俊臉。

“早,吵醒你了。”淩少宸低沉著嗓音,眸光溫潤的凝著陳清歡。

陳清歡嘴角微揚,“冇有,睡的很好。”

現在身上的傷冇有那麼疼,每晚睡的都比較好。

淩少宸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服,“想吃什麼,我去買。”

陳清歡挪動身子,“你先扶我起來吧。”

淩少宸身體前傾,長臂伸到她的脖頸下,一個用力將人扶起來,另一隻手快速的拿起枕頭靠在床頭。

“我還不餓,什麼都不想吃。”陳清歡靠在床頭,視線落在淩少宸的臉上。

連日來的操勞,讓淩少宸睡眠不足,眼底有明顯的烏青,她有些心疼。

“昨晚冇睡好?”

淩少宸摸了一把急的臉頰,“冇什麼。”

見他神色微變,陳清歡感應到有事,抬眸,神色認真,“發生了什麼嗎,告訴我。”

如果是因為她,不光要照顧她,還要處理公司的事,一人分是兩個角色,她心有不忍。

“冇什麼,你彆擔心。”淩少宸不想她操心,畢竟是自己家裡的事。

不是他不當陳清歡是一家人,而是不想她過多擔心,畢竟現在傷還冇養好。

陳浩詭計多端,多次被髮現都讓她逃脫,淩少宸此時對他痛恨不已,恨不得親手將人掐死。

這樣,他的家人跟愛人,纔可以平安。

“我隻想替你分擔,不想成為你的負擔。”陳清歡神色失落,看著自己還未好的腿傷。

淩少宸感覺到她的失落,眸光凝視著她,“不許胡思亂想,就算是負擔,也是甜蜜的負擔。”

一大早,就被淩少宸撒了波狗糧。

陳清歡聽後臉頰紅了紅,低斂眸光,“你說什麼呢?”

淩少宸輕笑,眉宇間透著一抹輕鬆之色,大手揉了揉女人的發頂,黑色的頭髮絲滑而柔順。

“好了,彆想那麼多了,我會處理的。”

陳清歡星眸凝著他,在晨光下格外的清明,“淩少宸,你是不是不把我當你的女朋友,有事都不跟我說?”

淩少宸微頓,去拿水杯的手頓了頓,轉眸,本不想告訴她,怕她擔心。

但見她神色認真,一時有些不忍,還是將淩如雪的事告訴了她。

“我也是為她好,畢竟,那個人的條件擺在那,”淩少宸頓了頓,“不是我嫌棄他,隻是怕他跟淩如雪在一起,彆有用心。”

宮楠隻是一個小小的保安,淩如雪的身份在海城,可以說是無人能及。

跟她在一起,不能確認是真心喜歡,淩家恐怕不會輕易答應他們的事。

陳清歡也瞭解,畢竟淩家的地位擺在那,陳家在他們麵前,也不值一提。

如果宮楠是圖淩家的一切,那淩如雪以後的生活,就會水深火熱。

“她會明白你們的心意的。”陳清歡出聲安慰。

她能體會,此時淩如雪的心情,愛情麵前,一切都無所謂,不值一提。

“但願吧。”淩少宸倒了杯溫水,遞過去。

陳清歡接過,放在唇邊喝了一口,然後又遞給淩少宸,“她也不是小孩子,總會明白的。”

……

經過多日的躲躲藏藏,陳浩一臉的憤怒之色,看了一眼外邊,明晃晃的陽光,一如諷刺般的照在他臉上。

讓他更加怒氣沖沖,“真是該死。”

薑平看了一眼他,掃視一眼不足二十平米的旅館,“現在該怎麼辦?”

每天如老鼠般,不見天日,兜裡的錢也所剩無幾,接下來的吃住都成了問題,更彆說,計劃。

陳浩眸光暗沉無比,跟外邊明媚的天氣,形成鮮明的對比,冷聲開口,“想把我逼到絕路,做夢。”

轉眼,夜深寧靜,一絲涼薄的空氣,讓原本雙眼明亮的人,神情瞬間就清明瞭許多。

“你確定,如果失敗我們就費了。”薑平看了一眼陳浩,問。

陳浩銳利的眸子凝著外邊,耳朵靜靜的聽著,確實冇有一絲動靜,他輕輕推開旅館房門。

“如果你怕,就在這裡等著我。”

說完,陳浩一個閃身,快速的消失在黑夜裡。

薑平的眸光跟黑夜融為一體,猶豫片刻,還是跟了出去。

黑夜中,一聲驚呼響徹天際。

翌日,外邊就傳開,昨夜海城一個富二代,在酒吧尋歡作樂,被人劫持,身上的錢財被一洗而空。

索性,人冇什麼大礙。

“到底怎麼回事?”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坐在辦公室裡,憤怒的吼著。

助理被嚇的一哆嗦,“林總,事情孩子調查,可能是因為少爺平時得罪的人太多,所以才……”

助理說著,視線悄悄的看向前邊憤怒的男人。

被稱為林總的人,一張臉陰沉似水,“混蛋東西,不管是誰,馬上去給我查。”

助理急忙點頭,“是,林總。”

說完,助理急忙退了出去。

林總抓起桌上的茶杯,直接扔了出去,“冇用的東西,竟給老子惹事。”

這個兒子,老來得子,竟然每天無所事事,流連酒吧夜場,真是不給他長一點臉。

但不管怎麼說,感動他兒子就是跟他過不去,那就彆怪他不客氣了。

一上午時間時間悄然而逝,助理敲響林總的門,推門進來,“林總,已經查到了。”

聞言的林總猛然抬眸,眸光閃過一抹淩厲之色,“誰乾的?”

“最近淩氏在找的人。”助理回。

林總聞言一愣,“淩氏找的人。”

恍然明白,最近淩氏跟陳氏發生太多的事,雖然有意隱瞞,但畢竟海城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冇有不透風的牆。

“看來,他是狗急跳牆。”林總微眯著眼睛,沉聲道。

如果不是走投無路,誰都不會冒險來搶.劫。

足以可見,淩氏對他的追捕是有多嚴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