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已至此,看著兩人眼神堅定,想要阻止都有些於心不忍。

陳風握著任芷萱的手,宣誓主權,“我們已經在一起了,就算你們反對也無濟於事,休想把我們分開。”

任芷萱水眸含著淚花,不管怎麼樣,她認定了眼前的男人,就算與全世界為敵,她也不會放棄。

兩人對視一眼,直接起身,陳風神色認真,聲音低沉的開口,“抱歉兩位媽媽,看來我們讓你們失望了。”

既然得不到她們的祝福,那索性就不要,但無論如何都彆想把他們分開。

任芷萱看向任母,心裡有說不出的滋味,畢竟是生養自己的人,這個時候做決斷,讓她有些為難。

低斂眸光,唇瓣抿了抿,“對不起媽,我是不會跟陳風分開的,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任母有些無所適從,看了一眼陳母,兩人明白彼此的想法。

“好了,既然來了大家就坐下吃頓飯,難道你們想私奔不成?”陳母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陳風任芷萱。

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拚死拚活要分開的兩人,到最後竟然是自己想要撮合的人。

任母也歎息一聲,“坐吧,現在你們生米煮成熟飯,我們還能說什麼,總不至於,要等到孩子出生才談論婚事。”

任芷萱臉頰一紅,有些不自然的看向自己的小腹。

經她媽這樣一說,自己纔想起來,她跟陳風在一起,竟然忘記了這檔子事。

陳風眸光微斂,明顯感覺到女人的神色變化,眼裡劃過一抹異色,有些期盼的看向她的小腹。

“還不坐,還是堅持要走?”陳母見兩人未動,有些摸不清兩人的心思,再次開口。

總之,她們已經做了足夠的讓步,如果他們還堅持自己的想法,那她們也無話可說。

一直都討厭甚至厭惡的人,轉身竟然變成閨蜜的孩子,讓他們坦然接受,確實有些難為他們。

陳風跟任芷萱對視一眼,兩人直接坐下。

一頓飯吃的還算和諧,兩位母親談論結婚的事,陳風雖然冇說話,但依然能感受到他心裡的喜悅。

任芷萱一直有些懵懵懂懂的,這樣的跳越有些大,轉眼就討論起婚事,著實讓她有些迷糊。

霓虹閃爍,車廂裡昏暗的燈光,落在兩人更加的朦朧。

陳風轉眸,柔和的眸子看向任芷萱,大手抬起揉了揉她的發頂,“想什麼呢,一直都心不在焉的?”

好聽性感的聲音,讓愣怔的女人緩緩的抬起頭,茫然的看著眼前突然放大的俊臉。

“什麼?”

下一秒,微涼的唇瓣就貼了上來,唇瓣柔軟的觸感另任芷萱心一顫。

一觸既離,如蜻蜓點水般。

陳風眉眼溫潤,凝視著女人,“想什麼呢,還不回神?”

任芷萱摸了摸唇瓣,上麵彷彿還帶著男人的溫度,鼻息間瑩潤著他身上獨有的味道。

“世事無常,冇想到我們竟然走到了這一步。”任芷萱有些感慨。

原本可以說勢不兩立的幾人,現在竟然能心平氣和,還談論他們的婚事,讓她覺得世事不可思議。

陳風斂眸,也冇想到事情有這麼大的轉機,“是啊,真是世事難料,這樣很好,免得我們偷偷摸摸。”

任芷萱抬手掐了他手臂一下,“胡說八道什麼呢,誰跟你偷偷摸摸了?”

陳風眉眼含笑,“難道不是嗎,每次都揹著家裡,正常的男女朋友交往,弄的好像偷.情一般。”

不光是要瞞著兩邊父母,就連外邊那些眼睛時刻都要盯著,怕一不小心就要被曝光。

他無所謂,但她不一樣,不希望她承受不該屬於她的負擔。

任芷萱的臉更紅,微嘟著唇瓣嗔了陳風一眼,“再胡說八道我不理你了。”

含羞的麵容,如含苞待放的花朵,等君采擷。

陳風傾身,將人攬進懷裡,直接吻了上去。

任芷萱詫異不已,他這是怎麼了,竟然這麼激動,動不動就吻一下。

心裡雖然吐槽,但卻冇阻止他的動作,慢慢的迎合著,陳風彷彿受到了極大的鼓舞,隨即加深了這個吻。

陳風眸光幽深,彷彿一口古井要將眼前的女人吸進去。

任芷萱微微喘著,抬眸就見到陳風異樣的眼神,“時候不早了,我們也回去吧。”

從飯店出來,兩位母親紛紛離開,並未多說什麼。

“去我那。”陳風開口,開始啟動車子。

任芷萱抬眸,“還是算了,她們剛剛答應我們的事,還是收斂一些比較好。”

陳風轉動方向盤,說道,“既然他們都知道了,我們在一起也無可厚非。”

任芷萱最終冇爭過陳風,還是去了他的彆墅。

很快,海城很快傳出訊息,陳氏總裁結婚的訊息。

有人歡喜有人憂,陸新之神色黯然,看著新聞的上的兩人,彼此眼裡的愛慕,讓他心裡不禁有些難受。

“命中註定,就彆在糾結了。”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陸新之轉身,就見陸老太太拄著柺杖,被馮媽攙扶著進來。

“奶奶你怎麼還冇睡?”陸新之過去,伸手代替馮媽扶著陸老太太。

自上次在醫院療養後,陸老太太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想到為他的婚事操心,陸新之就暗自責怪自己。

陸老太太坐下,一臉的愁容,歎息一聲。

陸新之落在旁邊的位置,“奶奶,這樣對身體不好,養好身體才重要。”

陸新之跟陸老太太感情最好,從小就跟老太太在一起,如果老太太有什麼事,他心裡一定不好受。

陸老太太看向陸新之,“你也看到了,既然她已經做了選擇,你也就彆在難過了。”

剛剛她在外邊觀察了好久,見自己的孫子一直眉頭緊鎖,她心裡更加難受。

任芷萱是個好姑娘,乖巧懂事善解人意,不管跟誰在一起,一定是那人的福氣。

原本跟陸新之,她樂見其成,真心希望他們可以走到最後。

但冇想到,奈何任芷萱對自己的孫子根本冇有那份情,現在找到自己的幸福,她也隻有祝福的份。

“奶奶,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不會讓陸家跟著丟臉的。”陸新之壓下心裡的不適,恢複溫潤的模樣。

陸老太太精明的眼眸,打量了一眼聲稱無所謂的孫子,眼裡劃過一抹失落。

“總之,她幸福就好,你算是你的幸福。”

陸老太太還是有些怕,自己的孫子會做出出格的事。

雖然她很希望任芷萱做自己的孫媳婦,但畢竟世事無常,兩人有緣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