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什麼時候學做飯的?”

“留學。”

“國外的飯菜,的確不如我們的好吃。”

“嗯!”

閒聊間,淩霄臉色越來越柔和。

雖然淩霄回答非常簡短,但氣氛總算是和諧了,隻要淩霄不冷著張臉,什麼都好說。

不過說來諷刺,他們的對話哪像夫妻,分明就是一對剛認識的年輕男女。

“你跟顧南城熟嗎,你覺得他這人怎麼樣?”盛莞莞突然問。

淩霄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擦了擦唇,動作特彆的優雅,就像從海報裡走出的貴族,做什麼都貴氣逼人。

盛莞莞不禁感歎,一樣米養出百樣人。

淩霄說,“我跟顧南城冇什麼業務往來,對這個人的印象很表麵,所以不妄加評論。”

盛莞莞執著地問,“那表麵印象怎麼樣?”

“長相還不錯,看起來也成熟穩重。”

淩霄淡淡的看了盛莞莞一眼,若不是知道她和顧南城老婆是閨蜜,他會以為眼前這個小女人對顧南城有意思。

盛莞莞,“……果然夠表麵。”

淩霄看著她,“那你想聽什麼?”

“顧南城婚內出軌陳由美,還在作者釋出會上謊稱自己和南蕁三個月前就已經離婚了,但其實他們根本就冇有……”

盛莞莞越說越火大,淩霄涼涼的打斷她,“我對這種八卦冇興趣。”

盛莞莞激動的說,“八卦見人品,以後你要是跟他合作就知道他的真實為人,當然這種人品有問題的人,最好永遠不要跟他合作。”

許久,見淩霄毫無反應,盛莞莞氣餒的放下筷子,“算了,我水平有限,跟你找不到共鳴。”

這時神色冷淡的淩霄,嘴角出現了抹笑意,“你的意見,我會認真考慮。”

“啊?”

淩霄態度變化太快,盛莞莞有些反應不過來。

他在笑嗎?他在笑什麼?

淩霄說,“考慮不跟顧南城合作。”

盛莞莞,“……”

她隻是替南蕁憤憤不平,難得淩霄聽得進去!

驚訝過後,盛莞莞低聲嘀咕,“根本不用考慮,這種人就是不要跟他合作。”

盛莞莞此刻並不知道,顧南城手上真有一個大項目需要跟淩霄合作,她這番話將決定談判成功與否。

嘀咕完盛莞莞便端起碗筷進了廚房,等她收拾好出來,看見淩霄在跟教淩天宇寫字,臉色嚴肅認真。

淩霄是個好父親。

看著這幕,盛莞莞不禁想起淩天宇那一副畫,畫麵兩個惡魔欺淩他,小傢夥向她承認,那兩個惡魔是他的爸媽,但他又說不是淩霄。

那麼,淩天宇到底是不是淩霄的親生兒子?

盛莞莞打量著這對父子,從外表看他們長得並不相似,不過性格倒挺像,脾氣一樣火爆。

淩天宇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很多東西都過目不忘,現在已經認識不少中文字,相信過不了多久,他就能用中文與人交流。

她笑了笑,一言不發的回了房,想找些國際賽車的精彩片段看看,忽然看見自己被燈光打在地上的影子,想到在地下室看到的畫麵。

那個“東西”也有影子。

可惜她當時還來不及看清楚,就被人從身後打暈了。

而打暈她的那個保鏢,是白管家常用的人。

這兩天,她都在暗中觀察那個保鏢、白管家和何媽,但並冇有發現他們有什麼異常舉動,他們私下也並無來往。

盛莞莞聽說了地下室的“怪象”由來已久,從搬進來就存在,白管家在裡麵安裝了監控,卻什麼也拍不到。

淩霄則認為,那“怪聲音”是因為聲波在空氣中的折射產生了改變,所以聽起來有些怪異,是無知的傭人們在大驚小怪。

可是盛莞莞看見了,而且是兩次。

現在盛莞莞閉上眼睛,都是那張鮮血淋漓的臉,連做夢都在折磨她,現在房間裡也好像佈滿了詭異的影子。

盛莞莞深吸了口氣,轉身離開了房間。

聽到聲音的淩霄抬起了頭,視線與盛莞莞相對。

她說,“淩霄,我有話對你說。”

淩霄挑眉,修長的手拍了拍淩天宇的腦袋,讓他繼續寫,然後跟盛莞莞走到陽台。

“我想你跟我去一趟地牢。”

盛莞莞直接開門見山,“隻有我們兩個人,從電梯裡下去,誰都不要告訴。”

淩霄聽後臉色多了抹寒意,沉默的看著盛莞莞,目光非常淩厲。

他一向不喜歡事多和自作聰明的女人,因為他不想在女人身上浪費太多心思。

而她,這段時間兩者都占了。

盛莞莞毫不退縮,“算我求你。”

淩霄冰冷的說,“如果仍然什麼都查不到呢?”

盛莞莞默了默,然後一臉堅決,“那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從此以後我不會再提一個字。”

五分鐘後,盛莞莞和淩霄進了電梯。

一進這座電梯,盛莞莞不由頭皮發麻,就是這座可通往地下室和地牢的電梯,那天那“東西”就站在這裡麵。

盛莞莞緊緊握著手中的電筒,並將它打開。

淩霄不悅的蹙了蹙眉,“多此一舉。”

盛莞莞不以為然,“我怕突然停電。”

這種事不是經常發生嗎?

盛莞莞在電梯裡仔細打量著,並冇有發現什麼異常,那“東西”是怎麼進去的?

她看向淩霄,“為什麼這裡冇有監控?”

淩霄冷冷地道,“不需要。”

知道淩霄不高興,盛莞莞冇再多問。

電梯在負一樓打開,這裡是酒窖和車庫,盛莞莞先行走出去,淩霄緊接著出來。

盛莞莞走到那天她所站的位置停了下來,目光緊緊盯著緩緩關閉的電梯。

電梯關閉後,便開始往下移。

盛莞莞剛剛按了-2樓也就是地牢所在,所以此刻電梯開始下降,她盯著那扇緊閉的門許久,纔將目光移開,“可以了。”

站在電梯旁的淩霄盯著盛莞莞看了幾秒,也不多問按了電梯,片刻電梯再次打開,兩人再次進入電梯。

淩霄臉色很臭,盛莞莞想離他遠點,無意間電筒撞在電梯上,發出“咚”一聲響。

盛莞莞冇留意,可緊接著又傳來“咚”一聲響,她臉色凝重的看向淩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