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能不急,你到是快說啊。”辛玲眸光微凜,那可是關乎她的以後。

王經理將茶杯放下,“辛玲,你看你怎麼這麼心急。”話語一頓,“我看陳總這次恐怕很難解決。”

王經理將事情講述一遍,意味不明的眸光一直看向辛玲。

辛玲顧不上那麼多,直接從辦公室離開。

王經理一臉猥瑣的笑,眸光輕晲。

……

醫院樓下,昏暗的燈光下,一輛黑色的車子,車旁負手而立的男人,兩指間夾著一顆煙,不知在想些什麼。

“陳總,還有心思來這裡?”陸新之長身玉立,走到陳風麵前。

陳風抬眸,暗沉如澤的眸子,在月光下,更加的幽深,將手裡未點燃的煙扔掉,“陸總什麼意思,彷彿對我陳氏很感興趣?”

陸新之嘴角微楊,對於一個生意人來說,多掌控一個企業,就多了一分保障。

更何況,陳氏這快肥肉,不知多少人惦記,陸新之也不例外。

“恐怕不止我一人對陳氏感興趣,那就看陳總能不能掌握住一切。”陸新之毫不避諱,直接說明自己的意思。

“我拭目以待。”陳風說完,伸手去拉車門。

“陳總不上去嗎?”陸新之聲音帶著愉悅,彷彿有種勝利的激奮。

陳風動作一頓,暗沉的眸光凜了凜,打開了車門,車子很快消失在原地,夜色如舊。

陸新之看了一眼樓上的方向,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最後有些不捨的開車離開。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病房,任芷萱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時間起床。

洗漱後,將一切都收拾妥當,準備出院。

她住了幾天的院,現在已經恢複的差不多,隻是額頭上的傷疤越來越難看,醫生的說法是,過些日子會漸漸好轉。

又給任芷萱開了兩盒藥膏,叮囑回去後,一定要按時塗抹,以免傷口會惡化感染。

辦好出院手續,任芷萱剛進入病房,就見到陸新之的身影。

“怎麼不等我來,這樣跑來跑去身體會吃不消。”陸新之看了一眼任芷萱手裡的出院手續,開口。

任芷萱目光閃躲了一下,“不是告訴你不用過來嗎,公司那麼多事,不必這樣麻煩,我一個人可以。”

陸新之眸光黯然,他隻是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她反駁這麼多,看來在她的心裡,自己永遠都走不到她的內心。

“我來都來了,你想讓我開車離開,然後你一個人打車回去?”陸新之問。

任芷萱詫異一愣,最後什麼都冇說,陸新之拎著僅有的一包物品,兩人前後出了醫院。

車子停到任芷萱的住處,陸新之轉眸,看著任芷萱,“用我送你上去嗎?”

說完,心裡期盼著。

“不用了,謝謝你。”任芷萱說完,直接推門下車。

陸新之眸光暗沉,視線凝著女人的身影訊息,才啟車離開。

中午的陽光充斥著房間,讓原本靜謐的空間,多了幾分柔和,任芷萱將東西放下,坐在沙發上。

如秋水般的眸子,此時暗淡無光,長睫在眼底投下暗影,落寞的身影讓人有種悲慼的感覺。

頭痛的感覺越來越嚴重,任芷萱擰眉起身,從包裡拿出一個藥膏,站在穿衣鏡前塗抹。

痛感漸漸消失,任芷萱擰著的眉頭也舒緩開。

一下午時間很快過去,任芷萱不知何時在沙發上睡了過去,一陣敲門聲響起,她被驚醒。

客廳裡暗了下來,視線變的模糊不清,任芷萱起身,將燈打開,走到門口打開門。

“我就知道你冇吃東西,這是給你準備的。”陸新之手裡拎著打包餐盒,看了一眼任芷萱朦朧的模樣,直接進來。

任芷萱回神,將門關好,也回了客廳裡。

“去拿餐具來。”陸新之說,彎腰將食物放在茶幾上。

任芷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轉身進了廚房,將餐具拿出來,陸新之接過,將打包來的吃食都放在盤子裡。

動作行雲流水,一切都很自然。

“過來吃飯吧。”陸新之將筷子遞過來,他已經率先坐在沙發上。

任芷萱剛剛睡醒,紅潤的臉頰相比之前的蒼白,此時更加讓人移不開眼。

任芷萱攏了攏額前的碎髮,坐在一旁。

兩人已經不是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飯,比第一次在醫院裡自然很多,很快,晚飯結束。

任芷萱起身,就被陸新之阻攔,“還是我來,你歇著。”

陸新之端著餐盤,不顧裡邊的殘羹剩飯,直接轉身,但轉身腳步就停下來。

眉頭微挑,“廚房在哪?”

任芷萱有些哭笑不得,眉眼間揚起一絲淺笑,用手指了一個方向,“那邊。”

女人淺淡的笑,在暮色暈染下,更加的柔和,明亮的眼眸泛起絲絲漣漪。

陸新之微頓的腳步彷彿被訂住一般,絲毫挪不開,有些恍惚。

手裡的餐盤傾斜,裡邊的油漬流出來,滴答滴答落在地板上,任芷萱觸及到他的目光,急忙移開。

“這幾天謝謝你的照顧。”說完這句話,就轉身。

陸新之原本溫潤的臉,此時染上一層淡淡的憂傷,目光斂了斂,感覺到手裡的盤子不穩,他動了動,大步走向廚房的方向。

一切都收拾妥當,陸新之站在沙發前,薄唇緊抿,拿起茶幾上的車鑰匙,“你早點休息,我先走了。”

任芷萱不敢看他炙熱的雙眸,“好。”

陸新之離開,任芷萱的手機就響起來,她疑惑的將電話拿起,電話是公司同事打來的。

“小徐,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任芷萱先開口。

“萱萱,你還不知道吧,公司出大事了。”小徐聲音帶著急切,直接穿透電話傳過來。

任芷萱眉頭微擰,“怎麼了?”

她住院這幾天,一直很少關注公司的事,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那邊將事情通通說了一遍,任芷萱皺著的眉頭緊緊的擰在一起,“事情已經確定了嗎?”

三天的時間,陳風去哪弄一大筆錢,況且因為她的原因,得罪對方公司,現在合作已經取消。

“恩恩,公司都傳遍了。”小徐回覆。

掛斷電話的任芷萱,內心無法平靜,越想越擔心。

看了一眼時間,就直接撥通了陳風的電話。

任芷萱心跳加速,她有些後悔,自己是以什麼身份打的電話,朋友,還是同事?

思及至此,任芷萱果斷的掛斷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