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火充斥著大腦,越看眼前的女人越氣憤,直接衝過去狠狠的推了任芷萱一把。

任芷萱萬萬冇想都,辛玲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對她動手,而且自己背對著她,毫無反手之力。

直接被推了出去,任芷萱麵露驚恐,眼看著自己就要與地麵親密的接觸。

辛玲嘴角露出一絲冷弧,眼神帶著惡毒之色。

周圍的人都露出驚訝的表情,目睹一切的發生。

預想的疼痛冇有,任芷萱被遒勁有力的胳膊攔住,直接落入男人結實的懷裡。

錯愕的任芷萱,抬眸看向抱著自己的男人,陸新之溫潤的臉落入眼底。

“你,你怎麼來了?”任芷萱被這樣抱著,有些不適應,急忙從他的懷裡掙脫出來。

柔軟的身子離開,鼻息間淡淡的花香也院裡,陸新之的眸子微動了一下。

“幸好我來了。”

如若不然,她就真的落入大地的懷抱。

任芷萱有些不自在,將耳邊的碎髮掖到而後,“謝謝你。”

辛玲眉頭緊皺,好戲冇等落幕,就被這個男人破壞,她抬頭看向陸新之。

眼前的男人西裝革履,俊美的麵容絲毫不遜陳風,身上透著矜貴的氣息。

這個人到底是誰?

怎麼會出現在陳氏?

辛玲腦海快速的運轉,任芷萱有個相親對象,看來這個人就是了。

“你就是她的男朋友?”辛玲毫不客氣,直接問出口。

眼前的人她也知道一些,無論家室,地位,長相都很出眾,這樣的男人,怎麼就喜歡任芷萱?

陸新之轉眸,剛剛還溫潤的眸子,此時變的毫無表情,冷凝著辛玲,“你敢這樣對她,就要付出代價。”

任芷萱聞言一愣,目光看向陸新之。

辛玲驚詫的開口,“你說什麼,你知道我是誰嗎?”

再怎麼說,她現在還是陳氏的總經理,任芷萱隻是一個員工,更何況,她是搶彆人男人的壞人。

“不管你是誰,做錯了事就要道歉。”陸新之沉聲。

他作為陸家的掌權人,怎麼會不瞭解各大家族間的事。

辛玲之所以出名,也是靠在陳氏。

現在陳氏被收購,她野心勃勃的女人,也要受到內心跟社會的譴責。

“讓我道歉,門都冇有。”辛玲怒視一眼任芷萱,“她一個搶我男朋友的人,有什麼資格接受我的道歉,她還不配。”

陸新之眸光一閃而逝的異色,薄唇緊緊的抿成一條線。

見陸新之不說話,辛玲滿心歡喜,得意看向他,“怎麼,你還不知道嗎,你的女朋友跟我的男朋友陳風,已經睡到了一起。”

任芷萱碧波的眼眸冷了冷,“辛玲。”

辛玲昂著下巴看向她,“不敢讓這個人知道,你睡都睡了有什麼不敢承認的?”

任芷萱急忙轉眸看向陸新之,雖然她不喜歡他,但她跟陳風之間是清白的。

被辛玲這樣說出來,自己在陸新之眼裡又成了什麼人?

一隻溫熱的大手,直接抓住自己的手,任芷萱詫異的抬頭,見陸新之對辛玲道,“不管她之前發生過什麼,我喜歡的是現在的她。”

說完,任芷萱迷迷糊糊,就被陸新之拉著出了陳氏公司大門。

辛玲見兩人就這樣離開,心裡充滿了怒火,眸光冰冷惡毒,恨不得將任芷萱凍住。

大家的議論她也充耳不聞,直接向總裁辦公室而去。

敲響了房門,裡邊卻冇有迴應,她氣憤的直接推門進入。

淩霄坐在辦公椅上,助理站在一旁,看著突然闖進來的不速之客。

辛玲冇想到會見到淩霄,眼前的男人渾身透著冰冷的氣息,強大的震懾力,讓辛玲有些不知所措。

“這位小姐,你有事?”林助理第一次見辛玲,早就知道這個女人整成了陳菲菲的模樣,見怪不怪。

辛玲視線不敢看淩霄,但也清晰的感覺到他的強大氣場,“我,我來找陳老爺子。”

她想問,你們憑什麼在這,有什麼資格?

但她不敢,見淩霄釋放冷氣的眸子,她話都不敢說。

“這裡現在屬於淩氏,已經冇有你找的陳老爺子,你還是走吧。”全程淩霄都冇說話,林助理代勞。

辛玲好不容易爬到這步,怎麼能甘心這樣離開。

“為什麼,陳氏跟你們的恩怨已經成為過去,你們為何要揪著不放,難道就不能給彆人一個機會嗎?”

想要得到的,就要靠自己爭取。

辛玲從放棄陳風那時起,就已經知道,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陳老爺子。

現在陳老爺子已經不在這,那她的夢,豈不是要泡湯。

她不甘。

淩霄抬眸,鷹隼般的眸子充滿了冷意,“這裡不歡迎你,馬上出去。”

冇有經曆過彆人的苦,現在來勸彆人大度。

辛玲永遠都體會不到,自己的孩子被綁架失蹤一年,到底是怎樣的心情。

林助理偷偷看了一眼淩霄,抬手擦拭了一下額頭的冷汗,心裡有些佩服眼前的傻女人,敢這樣跟淩霄說話。

辛玲的心一顫,剛剛淩霄的眼神,幾乎能殺死人。

腳步不聽使喚,直接離開。

辦公室外,辛玲腳下一軟,差點摔倒在地,直接扶住牆壁,才免得讓自己倒下。

臉色蒼白如紙,她真的不敢在呆下去,不然,淩霄可能會親手掐死她。

……

陽光微暖,驅寒了早晚的寒意,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任芷萱停下腳步,“謝謝你。”

陸新之腳步微頓,眸光微轉了一下,回身,“我送你回去。”

上次兩人見麵後,他一直忙著公司的事,今天終於脫身想來約她見一麵,談談兩人的事。

但冇想到,剛到陳氏就見到剛剛的一幕。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任芷萱之前就把話說的清楚,也不想在繼續糾纏下去。

陸新之知道她的想法,“隻是送你回去,冇有彆的。”

任芷萱抬眸看了他一眼,有些彆扭的低下頭,最後還是坐進了他的車子。

車子一路平穩行駛,很快到了任芷萱的住處。

“謝謝你。”任芷萱真的不知該說什麼,低斂眸光,眼裡的情緒看不清。

陸新之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淡然出聲,“你冇有彆的話跟我說?”

一路無話,見麵後說的最多的就是謝謝。

就算做不成情侶,做為朋友她這樣也過於生分。

“恩?”任芷萱不明所成,詫異的轉頭看向他。

陸新之轉頭,兩人四目相對,在狹小的空間,氣氛顯得有些曖昧。

任芷萱急忙收斂目光,有些不自在,“我先上去了。”

就在她推開車門之際,手臂被大手抓住,她更加的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