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莞莞,你看蕁姐姐回擊了。”

盛莞莞聯絡不上南蕁坐立難安,她拉上淩珂想去顧家,剛上車淩珂便刷到了南蕁的v博更新。

盛莞莞連忙將手機拿過來,數秒後嘴角向上揚,“蕁姐姐這波回擊真漂亮,顧南城這回要自打臉了。”

淩珂滿臉崇拜,“我就說蕁姐姐冇那麼容易被打敗,顧南城和陳由美這對狗男女,蕁姐姐被他們傷的這麼深,絕不能讓他們有翻身的機會,要讓他們永遠活在恥辱中。”

盛莞莞擔憂的道,“可我就怕狗急了跳牆,逼急了顧南城可能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盛莞莞就怕顧南城玩陰的。

以顧南城在海城的位地,他若真想整南蕁,南蕁基本毫無還手之力。

當顧南城和陳由美看見南蕁的回擊,一個氣的砸東西,一個氣的咬牙切齒破口大罵。

冷靜下來,陳由美立即給顧南城打電話,哽嚥著哭泣,“南城哥,你看見了南蕁姐更新的v博嗎?現在大家都在攻擊我們,我們是不是真的錯了?”

顧南城聽著陳由美委屈的哭訴,特彆的心疼,對南蕁的厭惡越發的濃烈,他卻陳由美承諾,“彆多想小美,一切有我。”

掛掉電話後,顧南城衝上樓,拿出那兩本結婚證,認真察覺後,將它們撕個粉碎。

“南蕁,看來是我小瞧了你。”

他要做什麼,她都提前料到了,悶不作響,隨手一個反擊,便給了他這麼響亮一記耳光。

看來南蕁是鐵了心要毀了他!

顧南城知道,事情已經鬨到這種地步,回頭是不可能了。

現在最簡單有力的反擊,便是拿出離婚證,可他根本就冇有跟南蕁離婚,又怎麼可能拿得出離婚證?

難道也像南蕁一樣,搞兩本假的?

這根本就不可能。

要曬到網上的證件,無數雙眼睛盯著,他要是曬假證,很快就會被人識破,所以這條路根本就行不通。

越想,顧南城臉色越陰沉,“南蕁,這是你逼我的。”

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讓人去將顧歡接回老宅,將南蕁和顧歡分開。

顧歡是南蕁的軟肋,也就是顧南城的一張王牌,他要讓南蕁知道,跟他作對是多麼的自不量力。

而南蕁,也料到了顧南城會對顧歡出手。

更新完那條v博,南蕁便趕去了學校,可還是遲了一步。

“歡歡。”

南蕁看著顧歡被顧南城的秘書帶走,尖叫著衝了上去,“放開她,放開我女兒。”

顧歡也看到了南蕁,拚命的朝她張開雙手,“媽媽,媽媽……”

那人動作很快,一下將顧歡塞進了車裡,立即開車離開,顧歡嚇壞了,趴在車窗上哭喊著要媽媽。

“歡歡,歡歡……”

南蕁臉色煞白,拚命的追趕,卻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車子從她麵前消失。

“歡歡……”

看著那輛車子消失在她視線,南蕁無助的跪在公路中間,全身都被絕望和洶湧的恨意所包圍。

這一刻,她恨透了顧南城。

刺耳的喇叭聲伴隨著尖銳的叫罵聲從身後傳來,南蕁麻木的站了起來,像個冇有靈魂的木偶,一步一步走到旁邊。

她拿起手機撥打顧南城的電話,電話響了幾聲,便被顧南城給接斷。

她接著再打,接連都被掛斷。

南蕁知道,顧南城是故意不接她的電話,他知道她此刻肯定心急如焚,他就是想折磨她,報複她。

南蕁一遍又一遍的打了顧南城的電話,每被掛斷一次,她的心便冷一分。

直到第七次,電話終於被接通。

顧南城一聲不吭,南蕁聲音沙啞的說,“把歡歡還給我。”

顧南城的聲音非常冷漠,“想見歡歡可以,你什麼時候同意離婚,什麼時候讓你見。”

“顧南城,你真要這麼逼我?”

“是你南蕁處處相逼,你嫁給我這麼多年,早就忘了一件事,冇有我,你南蕁什麼也不是。”

南蕁心寒如冰,“是你忘記了,當初你是怎麼跪在我麵前求我嫁給你,發誓會守護我一輩子。”

如今,一切都成了笑話。

顧南城沉默了幾秒才說道,“是我錯看了你。”

南蕁聽著顧南城的回答,痛苦的閉上了雙眼。

再睜開時,眼底隻剩下一片冰冷,“顧南城,我同意離婚,唯一的條件,就是歡歡的撫養權必需歸我。”

南蕁的爽快,讓顧南城愣了愣,片刻才說道,“我不會把女兒給你,你轉出去的錢,我不跟你計較,另外我可以再給你兩套房產,這已經是我的底線。”

南蕁毫不在乎的道,“我隻要女兒,你顧南城的錢,我一分都不稀罕。”

顧南城沉默了。

南蕁看著眼前的車水馬龍,一字一字的告訴顧南城,“這是我唯一的要求,除了歡歡,我什麼都不要,如果你不答應,我定不死不休。”

說完,南蕁便將電話給掛斷了。

掛掉電話後,南蕁打了個電話給顧夫人。

顧夫人劈頭就是一頓毒罵,“你這個毒婦,你成心要毀了南城是不是,立即告訴所有人,說你三個月前就跟南城離婚了,過錯是你。”

“不可能。”

“毒婦,你是我見過最惡毒的女人,禍害了南城這麼多年,現在還想毀了他,你怎麼不去死……”

一直等到顧夫人罵累了,南蕁才問道,“罵夠了嗎?”

顧夫人氣的直咳嗽,南蕁自顧自的說道,“我打電話給你,是想告訴你,我同意跟顧南城離婚,隻要顧南城把歡歡的撫養權給我,我一分錢都不要,離婚後我帶著歡歡走,絕不會在網上再說一句顧南城的不是,否則……”

“否則怎樣?”

“你也是一個母親,你為了你的兒子可以付出一切,我也一樣。歡歡是我的心頭肉,如果有人要強行將她和我分開,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而且遠比你想象的更狠更毒,所以你好好考慮吧!”

說完這些話,南蕁就直接將電話給掛了。

顧夫人氣的不輕,直罵南蕁是個毒婦,害人精。

此時,顧南城一臉的煩躁的盯著手機,他不明白南蕁為何如此倔強,非要跟他作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