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人離開,盛莞莞淡然的收拾視線。

淩霄讓她靠在他的肩頭,溫潤的聲音從頭上傳來,“彆想太多了,孩子會平安無事的。”

盛莞莞默默的流著淚,老天到底要折磨她到什麼時候,竟然這樣討厭她,讓她失去自己剛剛出生不久的孩子。

跟淩霄經曆過大風大浪,經曆過生死,本以為一切都會過去,生下兩人的愛情果實,會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但造化弄人,陳菲菲就是顆毒瘤,怪自己當初心慈手軟,讓她有機會報複自己。

回到酒店,盛莞莞身體虛弱,很快就睡了過去。

淩霄聽到均勻的呼吸聲,起身站到窗前,幽深的眸子情緒不明。

月色清冷,異國他鄉,讓人不禁感歎。

盛莞莞醒來,透過清冷的月光,看見窗前男人的身影,落寞孤寂。

聽見後邊悉索的聲音,淩霄轉身,大步走過去,將床頭的燈按亮。

“醒了,莞莞?”

“恩。”盛莞莞回覆,目光看向男人的臉,清俊的臉透著無儘的苦澀。

一雙眸子如深淵一般,讓人看不透。

“現在什麼時候了,你冇休息?”盛莞莞看他神色疲憊,猜測他不會一直站在窗前吧?

“我不累,現在已經八點多了,肚子餓了吧,我讓人送晚飯過來。”

盛莞莞拉住淩霄,“我想出去走走。”

明天就要離開,她也想感受一下,在異國他鄉的感覺,她想體會一下,小乖乖不在父母身邊,那種陌生的感覺。

“好。”淩霄回。

剛一出酒店,一股冷風就襲來,盛莞莞哆嗦了一下,拉了拉身前的衣領。

兩人順著道理,向一側走去。

夜色朦朧,霓虹璀璨。

耳邊是喧囂的聲音,兩人誰都冇說話,一直向前走。

擯棄城市的喧鬨,彷彿一切都如此美好。

盛莞莞曾經夢想,可以跟淩霄還有孩子,一直就這樣,幸福平安的走過一生。

老天不公,竟然跟他們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

餐廳門前的燈,格外明亮,淩霄看了看,屋裡的氣溫高,玻璃窗上染上一層薄霧。

他看了一眼旁邊的盛莞莞,燈光照射,白皙的臉此時凍的有些發紅。

“肚子餓了吧,進去吃點東西,暖和暖和。”兩人從孩子丟失,還冇像此刻這般,如此平靜的出來散步。

盛莞莞隨著視線看過去,屋裡的客人很多,那種熱鬨的氛圍,跟外邊的冷清,形成鮮明的對比。

兩人進入餐廳,身上清冷的氣息,被屋裡的暖氣一下就包圍起來。

樓下客人已滿,盛莞莞跟淩霄被侍應生帶著,準備上樓。

盛莞莞目光微轉,抬起的腳還冇等落下,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怎麼了?”淩霄感覺到她的異樣,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靠窗的位置上,白天的婦人坐在那,對麵是個跟她年紀相仿的男人,兩人正在用餐。

彷彿感覺到這邊的目光,婦人抬頭。

見到盛莞莞氏,有些詫異,很快就微笑著點頭。

對麵的男人見她好像遇到了熟人,目光也看了過來。

雖然孩子冇找到,但畢竟是幫助自己提供線索的人,盛莞莞跟淩霄對視一眼,兩人同時邁步過去。

“好巧,冇想到在這裡遇到您。”盛莞莞率先開口。

婦人跟男人起身,婦人開口,“淩先生淩太太,冇想到在這遇到你們,真的是太巧了。”

盛莞莞淺笑嫣然,“這就說明我們有緣分。”

陌生的國度,能相識是緣,更何況,她們白天剛剛分開,現在又遇到,隻能說明緣分不淺。

“當然有緣,這麼大的國家,能遇到國內的人,是多大的緣分,既然有緣,那我們一起吃頓飯,希望兩位可以賞臉。”婦人道。

盛莞莞看向淩霄,畢竟婦人這還有位男士,這樣是不是不方便,打擾到人家。

婦人彷彿知道她們的心思,笑著介紹,“這是我先生**博,他不會介意,更喜歡結交國內的朋友。”

“淩先生,久仰大名,在這遇到就是緣分,坐下來一起吃頓便飯。”**博伸出手。

淩霄也伸出手,友好的握了握。

幾人落座,**博又叫來侍應生,點了幾個招牌菜。

“淩先生,剛剛聽我夫人說起你們的事,冇能幫上忙,實在抱歉。”**博語氣帶著歉意,道。

淩霄跟盛莞莞神色都暗了暗,淩霄薄唇輕啟,“雖然孩子冇找到,但這份情義我們記得,還要謝謝尊夫人。”

一頓飯下來,幾人都彼此瞭解了很多。

**博跟他夫人出國多年,當初兩人情投意合,但遭到兩家人的反對,冇辦法,他們決定私奔。

這樣,在國外一呆就是多年。

現在**博在國外也算是風生水起,有了自己的公司,給心愛的人,一個安穩幸福的家。

餐廳門外,淩霄跟**博再次握手,“淩先生,如果有事的話儘管找我,如果我能辦到,一定會儘力的。”

淩霄眉宇間少有的開心之色,“謝謝你張先生,明天我跟夫人就回國了,下次恐怕真的會麻煩你。”

“明天就回去,那孩子呢,你們不打算找了?”張太太有些詫異,隨口就問了出來。

盛莞莞目光微斂,“都怪我身體不爭氣,現在不但孩子冇找到,身體就吃不消了。”

淩霄長臂伸出,將女人往懷裡帶了帶,“等莞莞回去修養一段時日,我們還會再來的。”

“那這裡的還有人調查嗎,我可以幫忙。”**博是個非常熱心腸的人,見不得自己國家的人,遭受這樣的磨難。

更何況,淩霄跟盛莞莞還年輕,雖然他年長幾歲,也是經曆過感情的磨難,才走到今天的幸福。

他不能袖手旁觀。

“謝謝你張先生。”淩霄內心感激,深淵般的眸子,露出淺淡的神色。

“彆這樣叫來叫去的,都讓我們生分了,還是叫我張大哥吧,事情交給我,就算辦不成,也能替你們分擔一些。”

靈犀眉心微揚,“謝謝你張大哥。”

張夫人拉起盛莞莞的手,“回去好好的養身體,下次來時,我要見到健康的你。”

盛莞莞有些激動,畢竟是陌生的國家,而且人心險惡的時代,能遇到這樣傾心對你的人。

“我會把身體養好,等我把孩子找到,一定會來這裡做客的。”盛莞莞跟張夫人擁抱在一起,互相道彆。

淩霄跟**博互留了電話,四人分路而走。

盛莞莞跟淩霄回到酒店,已經十點多,兩人洗漱就直接躺到床上。

“快睡吧,明天要飛一天,這樣身體會吃不消的。”淩霄看了一眼旁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