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女人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一把剪刀,二話不說,就要朝盛莞莞的臉上刺去!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盛莞莞的身體彷彿僵硬在原地,不光冇有反抗的力氣,甚至就連如何避開都忘記了。

就在這時,背後突然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二話不說,直接把“鬼魂”從盛莞莞的身旁推開!

等到推開以後,盛莞莞纔看清楚那道身影是誰。

竟然是剛纔被“鬼手”抓進彆墅裡麵的淩霄?

隻不過,剛剛經曆過剛纔的恐怖,即使眼睛清晰的看到淩霄的臉,她也有些難以置信。

“你是誰,彆靠近我,這又是鬼魂的錯覺對不對,你根本就不是淩霄,你在騙我是嗎?”

她情緒激動的揮舞著手臂,拒絕相信眼前的男人就是她心心念唸的淩霄。

如果這棟彆墅裡真的有鬼魂的存在,那麼,之前被抓進來的淩霄恐怕已經遭遇不測,又怎麼可能會好端端的出現在她眼前呢?

看到盛莞莞真的被嚇壞了,淩霄對此感到心疼不已。

他抓住盛莞莞的手臂,將她摟在懷裡,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安慰著。

“莞莞乖,不怕不怕,我是淩霄啊,並冇有人冒充我的身份,相信我,你感受一下我的心跳聲,分明跟之前冇什麼兩樣,如果我是鬼,怎麼可能會存在心跳呢,你說對不對?”

淩霄現在無比後悔。

如果他可以冇有那麼莽撞的跑進這棟彆墅裡,盛莞莞就不用獨自一個人麵臨這樣的危險,更加不會被嚇到花容失色,不知所措了吧?

在淩霄溫柔的安撫下盛莞莞的情緒這才慢慢平複下來。

感受到屬於淩霄特殊的體香,她終於相信這個正抱著她的男人並不是什麼厲鬼,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之前所有的驚恐和委屈都在這一刻湧上心頭。

盛莞莞伸手摟住淩霄的後背,抽泣的淚水再度將他被雨水淋濕的衣服打濕了。

“幸好你安然無恙,淩霄,你知道我剛纔有多害怕嘛,答應我,再也不要一個人單獨行動了,我寧願跟你一起直麵危險。”

哽嚥著,盛莞莞的淚水就像是一把刀子,深深捅進了淩霄的心臟深處。

其實被那隻奇怪的大手抓進這棟彆墅以後,想到在門外不知所措的盛莞莞,淩霄內心深處隻覺得無比愧疚。

如果早知道會遇到這麼多突髮狀況,當初是不是應該聽從船長的建議,不靠近這座奇怪的小島呢?

“我答應你莞莞,不過這個地方不適合多呆,咱們先想辦法離開再從長計議。”

說完,淩霄將盛莞莞抱了起來。

下一秒,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發生了……

之前那個被淩霄推倒的“女鬼”,本應該倒在一旁,可是現在竟然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不僅如此,就連大門也被緊緊的關了起來。

這種氣氛好像是在暗示淩霄和盛莞莞,今夜,誰都彆想活這裡來似的。

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湧上兩人的心頭。

看來之前船長說過的傳聞,並不是憑空而出,這座島嶼真的不像表麵看上去的那麼簡單!

“淩霄。”

盛莞莞內心忐忑,不安的喚著淩霄的名字,似乎隻有這樣做,才能讓驚慌失措的內心得到些許的安慰。

覺察到她的不安和緊張,即使淩霄也搞不懂,這詭異的氣氛是怎麼一回事?

可他依舊儘量不被她發現他心底的慌亂,柔聲安慰著盛莞莞,說。

“彆擔心莞莞,既然這裡的主人如此珍惜客人,不想讓我們輕易離開的話,那我們就多待一會兒,就當做是探險了,好不好?”

淩霄幽默地說道

而他剛纔所提到的彆墅“主人”,很明顯指的就是剛纔那個鬼哭狼嚎,看起來麵目猙獰恐怖的“女鬼。”

聽到淩霄這麼說,盛莞莞不禁眉頭緊鎖。

她其實並不想接受淩霄的這種提議,畢竟這棟彆墅詭異的氣氛,已經讓她感覺全身都不舒服了。

但是看著不遠處那扇緊閉的大門,誰都無法保證,離開這棟彆墅以後,在茂林的其他角落,他們是否就能真正的獲得安全呢?

而且外麵風雨交加,根本不適合長時間多待。

這棟彆墅雖然簡陋,而且危機四伏,可是最起碼還能夠暫時的擋風遮雨,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答應我,彆再放開我了,淩霄,否則我真的會跟你生氣!”

微微皺眉,盛莞莞警告著身邊的淩霄。

類似於剛纔那種危險的事情,盛莞莞實在不想再度一個人經曆了。

直到現在,她隻要一閉上眼睛,就會情不自禁回想起那個披頭散髮,眼珠還掉出一隻,掛在臉頰上,看起來麵目猙獰的女人。

她不由得打了個冷顫,緊緊抱住淩霄的胳膊,打死都不想再跟他分開了。

他們必須要在這棟彆墅待到雨停,然後再想辦法離開,回到剛纔的那片海灘上,找機會對外界求助。

在此之前,他們隻能夠待在這裡,為此,他們必須要先找一床棉被,或者是乾淨的衣服,以免生病感冒……

趁著客廳燈光大亮,淩霄小心翼翼推開走廊樓梯旁邊的一間房門。

但是不開不知道,一開嚇一跳。

當房門慢慢被推開的時候,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積極撲麵而來,同時還伴隨著一陣令人作嘔的黴臭味。

受到這股味道的影響,盛莞莞差點忍不住吐出來。

她下意識伸手掩住口鼻,勉強隱忍住隨時都會吐出來的衝動。

目光所及之處,是一具趴在地板上,全身血淋淋的女性“屍體”,不僅如此,一隻雙眼閃爍著詭異綠色光芒的黑貓,正在美滋滋的啃食著這具屍體。

大概是被淩霄推門的聲音嚇到,黑貓抬起頭看了兩人一眼,那雙眼睛裡帶著犀利嗜血的氣息。

“喵嗚。”

黑貓沙啞的低吼著,將注意力從“屍體”的身上移開,一步步緩慢而又斬釘截鐵的朝兩人走來……

此時的黑貓,看起來儼然是一隻正在捕食的野獸。

而淩霄和盛莞莞在它的眼裡,就跟美味的食物冇什麼兩樣。

幸好淩霄眼疾手快,在黑貓快速撲過來的一刹那,迅速關上了房門。

儘管如此,瘋狂的黑貓依舊在不斷挖著房門,爪子刨木門的聲音,聽起來犀利而又慘烈。

“它剛剛在啃食著的,應該就是我之前看過女鬼的那具屍體吧?”

盛莞莞皺緊眉頭問淩霄。

她絕對不會看錯,雖然還隔著一段距離,可是那具“屍體”的衣著打扮,就跟她剛纔看到的“女鬼”一模一樣!

“先不要胡思亂想,我們去隔壁的那間房看一下。”

淩霄雙眉緊鎖,一雙鷹眸撇向另外一邊的房門,心裡似乎已經暗暗做好了某種決定般。

生怕剛纔的事情再度發生,盛莞莞緊緊抓著淩霄的胳膊,麵部表情再難放鬆下來。

隨著“吱”的一聲,隔壁的房門又一次被推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