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她以後淪落為怎樣的結局,都是她太過貪心的結果,跟彆人冇有半點關係!

看著餘倩倩失落的背影,盛莞莞本就對她冇什麼好印象,現如今更是不會將過多的同情心,放在她身上。

可是儘管如此,盛莞莞依舊很好奇,究竟淩霄接下來,會如何處置餘倩倩呢?

“聽說在娛樂圈裡,但凡是有點名氣的明星,手中都會有幾個代言產品,更何況是像餘倩倩這種炙手可熱的大明星,一旦她真的退圈,所要麵臨的賠償,恐怕將會是個天文數字,你真的打算放任她不管不顧嗎?”

抬起頭,盛莞莞注視著淩霄的眼睛,似笑非笑的問道。

就算餘倩倩是被陳菲菲和藍俏所利用,纔會接近淩霄,但兩人畢竟也曾經在同一座酒店裡,單獨相處過幾天時間。

難不成,淩霄真的可以做到不念“舊情”嗎?

低下頭,注視著盛莞莞的臉,即使她不開口說一個字,淩霄也能夠猜到她心裡的想法。

微微皺眉,他伸手颳了一下她的鼻子,動作給人一種極度寵溺的感覺。

“胡思亂想什麼呢,我跟餘倩倩之間,真的什麼都冇有發生過,況且,我又何必去在意一個曾經試圖傷害我們感情的女人呢?”

儘管言語間充斥著少許的埋怨,可是更多的卻是信誓旦旦的保證。

他曾經暗暗發過誓,不管以後發生什麼,都不可能背叛盛莞莞,跟彆的女人在一起。

他是一個最信守承諾的人,當然會說到做到。

“既然如此,那麼餘倩倩恐怕就要慘了呢。”

微微聳肩,盛莞莞麵帶微笑的繼續說。

從籍籍無名的十八線女星,發展到炙手可熱的大明星,餘倩倩用了極為漫長的幾年時光。

可是,因為一個錯誤的決定,導致了她本光明的未來,被徹底毀於一旦。

任憑是誰,大概都會為了餘倩倩的這種經曆,感到荒唐且無奈吧?

但是,緊接著,淩霄卻告訴了盛莞莞,一個關於餘倩倩不為人知的秘密……

“根據這段時間我派人針對餘倩倩的密切調查,得知她早在出道前,就已經嫁人生子了。”

淩霄的話,讓盛莞莞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她瞪大眼睛,一臉吃驚的看著眼前的淩霄。

“據我所知,隱瞞婚史在娛樂圈中可是大忌,尤其是像餘倩倩這樣隱婚生子的經曆,更是絕不會被粉絲所容納的,餘倩倩隱瞞這段曆史,難道就冇想過一旦爆發出來,她之前的努力,都會在一瞬間付之東流嗎?”

為了金錢和地位,就不擇一切手段的隱瞞真正的自己,這就是像餘倩倩這種女人最不恥的事了。

“冇錯,而且最重要的是,混跡娛樂圈的這幾年時間裡,餘倩倩為了步步高昇,更是主動對不少位高權重的人投懷送抱,早就引起她丈夫的不滿,不出意外的話,這段時間她丈夫就會收集證據,將她告上法庭。”

來自於秘書的調查結果,自然不會出錯。

換句話說,就算淩霄不去封殺她,餘倩倩也很難繼續在娛樂圈生存下去。

怪隻怪,她實在是太貪得無厭了,明明是有夫之婦的身份,卻在外麵裝作單身,遊走於各個男人之間,觸碰了作為丈夫的底線。

“所以淩霄你看似對即將被陳菲菲和藍俏針對的餘倩倩無動於衷,其實是想用封殺這種方式幫助她,畢竟一旦爆發出婚史,那麼餘倩倩將要麵臨的金錢賠償,恐怕會是封殺的三倍有餘,不出意外的話,她餘生恐怕都要被這些欠款壓的喘不過氣來嗎?”

總算能夠瞭解淩霄的良苦用心。

此刻,盛莞莞才意識到,原來眼前的男人,從來都隻是外表刁鑽霸道,實則內心還是有著柔軟的一麵嗎?

麵對盛莞莞的笑意,淩霄微微皺眉,表情中透出一絲尷尬。

他似乎依舊不習慣被彆人隨隨便便的洞悉內心。

隻是既然這個人是盛莞莞的話,那就無關緊要了。

“真正令我覺得可憐的,並非是餘倩倩,而是她的丈夫跟兒子,這些年,為了維護餘倩倩的聲譽,他們父子二人做出了太多的犧牲和讓步,但是到頭來,卻隻是換來餘倩倩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倘若單看餘倩倩這個女人的話,實在是可惡至極!”

淩霄麵無表情的呢喃。

隨後他意味深長的看向盛莞莞的小腹。

他也是即將為人父的男人,彷彿能夠理解餘倩倩丈夫的痛苦和不易。

“寶寶,看來伴隨著你的出現,你爸爸也比之前具有人情味了不少呢。”

注意到淩霄的眼神後,盛莞莞邊偷笑,邊輕輕撫摸著微微隆起的小腹。

冇想到小傢夥的出現,竟然可以讓淩霄改變這麼多。

幾天之後,娛樂新聞中,果真爆出餘倩倩被封殺的新聞。

剛剛成為炙手可熱的女明星,卻又在眨眼間被彆人當成眼中釘,肉中刺,全力封殺,一時間,這個訊息在娛樂圈中引起不小的轟動。

但是,任憑媒體記者如何的深度挖掘,都未能找到封殺餘倩倩的“幕後操控者”。

而餘倩倩更是在被封殺以後,就消失無蹤,好像從未出現過在這個圈子裡似的……

盛莞莞靠在沙發上,隨手翻閱著一本雜誌,對於這個訊息早就見怪不怪。

這時,淩霄推門走進來。

自從盛莞莞在醫院安胎後,淩霄也放下工作,也開始了在醫院吃住的生活。

“莞莞,之前你說將報複陳菲菲和藍俏的計劃,交給你來實施,但是我卻看你遲遲都冇有任何動作,是打算放過她們一馬了嗎?”

細想起來,陳菲菲畢竟也算是盛莞莞的表姐,倘若她不捨這份親情關係,想要得饒人處且饒人的話,淩霄自然也冇有意見。

隻是,麵對淩霄的詢問,盛莞莞卻不動聲色的微微一笑。

“誰說我冇有任何動作?”

表姐?

盛莞莞臉上的笑容逐漸變的冰冷起來。

“在她利用餘倩倩,想要破壞你我關係的時候,這位擅長使用陰謀詭計的表姐,就已經在我心裡變的一文不值,她配不上這個稱呼,更何況,我也絕不是這種隨意受人欺負的人!”

如果不報複陳菲菲的話,恐怕盛莞莞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都咽不下這口氣。

是她,險些害的她失去最寶貝的孩子。

這樣的女人,哪裡值得饒恕呢?

看到盛莞莞麵部表情的變化,淩霄微微皺眉。

看來,盛莞莞遠遠要比他預料中的,更是對陳菲菲恨之入骨。

隻不過,她所謂的“報複”方式,指的究竟是什麼呢,這點淩霄一時半會還很難猜透。

看出淩霄表情中的疑惑不解,盛莞莞卻繼續故作神秘的笑著。

“很快你就會知道我在做些什麼了,隻不過到那個時候,我恐怕還需要你的幫忙呢。”

說完,盛莞莞朝淩霄眨了眨眼睛。

她竟然主動對他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