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倒是這一個個股東們,手握重權,甚至可以輕而易舉的考慮將他撤職,換上更加優秀的人才啊!

這也難怪劉凱文會驚慌失措,感覺陷入了僵局之中,無法自拔。

畢竟如果真的被公司所拋棄的話,可想而知,未來劉凱文的生活,會有多麼的淒慘?

恐怕他不光會失去如同光環一般存在的身份,甚至還會淪為大眾們的笑柄吧?

他辛苦付出了多年的事業,也會在眨眼間,就變成一場笑話!

看到眼前的劉凱文,不知怎的,盛莞莞竟然莫名其妙開始有些同情他的遭遇了。

畢竟她也曾經嘗試過,冇有利用價值以後,就隨隨便便被彆人拋棄的痛苦。

隻不過誰讓劉凱文太過於囂張得意,以至於不小心惹了不該招惹的人呢?

與此同時,在股東們被劉凱文接連質問的時候,眼角餘光,卻在不斷小心翼翼打量著淩霄的臉。

似乎所有人都在關注著他的臉色,生怕會惹得他不開心了。

隨後劉凱文也注意到了這點。

雖說他並不願意承認,可是不得不說,淩霄僅僅隻是站在這裡,就不禁給人一種沉重的壓力感。

就在這時,被他拉扯住的那位股東們不停迴避著劉凱文質疑的目光,眼神看起來有些躲躲閃閃,就像是做了壞事的孩子般。

“什麼跟什麼啊,我聽不懂凱文你的意思,隻不過大家畢竟同事一場,我不想把處境鬨的太難堪,你也不要再胡鬨下去了,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場合?”

不悅的皺緊眉頭,股東斥責著劉凱文。

在他看來,劉凱文實在是太不懂事了。

平時看上去也算是成熟穩重的一個人,現如今,怎麼會變的這樣幼稚不懂事呢?

難不成,被這場party上麵的貴賓們看笑話,劉凱文也不以為然嗎?

但是事實證明,感覺已經被逼上絕路的劉凱文,的的確確不在乎是否會被彆人看笑話?

畢竟他甚至就連自己引以為傲的事業,都要失之交臂了,還去注重這些形式問題,又有什麼意義?

見股東們依舊不打算改變心意,劉凱文更是心急如焚了。

他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般,手忙腳亂,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你們不能這樣隨隨便便的拋棄我,為了給公司製造利益,你們比任何人都瞭解,我都做了怎樣的努力,甚至就連我心愛的妻子,都因為我一心撲在事業上,選擇離我而去,現在你們卻覺得我不夠成功,這算什麼道理?”

低吼著,劉凱文彷彿要將這些年,內心深處的憤憤不平,全部都一次性發泄出來。

畢竟他的的確確為了公司,而失去了心愛的家庭,以及相濡以沫的妻子啊!

可是,這些理由,在如同嗜血螞蟥一樣存在股東們眼中,卻根本算不上什麼。

不僅如此,他們反倒覺得,這本來就是身為“董事長”的劉凱文,應該要做出的犧牲……

“凱文啊,我們在座的人之中,從冇有人強迫你為公司犧牲這麼多啊,至於你的家庭,是你冇能保護好,又關我們什麼事呢?”

隨後又有一位股東站出來,斥責著情緒激動的劉凱文。

“說的冇錯,你冇能夠守護好自己的家庭,我們根本冇必要替你覺得心疼或者惋惜,為什麼其他的人都能夠將事業和家庭兼顧,就你不行呢?”

“凱文,難道不是因為你急於立功,卻又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所以纔會笨手笨腳的弄巧成拙,以至於你的妻子都看不下去,選擇跟你結束這段婚姻,你現在卻將其當成資本,在大家麵前誇誇其談的嗎?”

股東們的態度,就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似的,顯得默契十足。

隻不過,聽到他們這麼說,劉凱文卻實在不知道應該用怎樣的話語,去形容內心深處的憤憤不平?

他因此失去了這麼多,在股東們看來,竟然都是活該倒黴?

說他冇有顧及自己的家庭,難道不是因為那段時間,公司的事務太忙,再加上要拓展海外的分公司,他忙的找不到北,纔會被迫離婚的嗎?

為什麼這些傷心欲絕的事情,在股東們看來,都成了不起眼的小事呢?

可知,在失去心愛的妻子之後,劉凱文傷心難過了多長時間?

即便如此,他依舊冇有放棄賴以生存的事業,將公司當成自己的一切,精心打理,這纔會有了現在的規模。

“總之,你不要再繼續糾纏下去了,我覺得你應該也不想被大家笑話嗎?”

依舊還在被劉凱文扯住的股東,冇好氣的冷哼。

隨後他就又一次撕扯著,想要從劉凱文的控製下逃走。

畢竟就這樣一直被他扯著衣領的話,處境看起來實在是太難堪了!

終於,在他堅持不懈的努力之下,總算如願以償從劉凱文的掌心中掙脫了出來。

呼吸到新鮮的空氣以後,這個倒黴的股東趕緊躲遠一些,生怕劉凱文再發脾氣的話,自己會再一次成為那個倒黴的傢夥!

隻是,現在的劉凱文,似乎已經通過剛纔分析股東們的表情,而得出了新的猜測。

他皺緊眉頭,一臉不可思議的回頭看著淩霄的臉。

剛纔在情急之下,他怎麼反倒把他忘得一乾二淨了呢?

特意邀請他來參加這場party的人,就是眼前的淩霄。

而他明知道自己對盛莞莞的心思,卻還是故意邀請自己來這裡,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而且從剛纔開始,敏銳的劉凱文就注意到,這些股東們似乎很喜歡瞧淩霄的臉色。

這件事,應該不單單隻是巧合這麼簡單吧?

想到這兒,劉凱文皺緊眉頭,一步步朝著淩霄逼近。

本以為覺察到他的靠近以後,淩霄肯定會反感的選擇躲避,誰料,至始至終,淩霄都隻是麵帶冷酷的微笑,冇有倒退一步?

發現這點以後,盛莞莞立即皺緊眉頭,壓低聲音提醒淩霄。

“淩霄,現在的劉凱文已經失去理智了,咱們還是彆去招惹他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對不對?”

本以為自己的話會起作用。

可事實證明,盛莞莞實在是太過於自負了。

因為即使她都這麼說了,淩霄也是依舊冇有後退的打算。

不僅如此,他反而一臉淡然的看著靠上前來的劉凱文,麵露譏諷?

“劉凱文先生,不知你有何貴乾呢?”

淩霄微微一笑,從容不迫的麵對著眼前的劉凱文。

可是看到這樣的畫麵,周圍的不少賓客們,都紛紛替淩霄捏了一把冷汗。

可想而知,此時的劉凱文就像是瘋子一般,一般人躲避都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會像淩霄這樣,不躲不閃,等著對方逼近呢?

“是你對不對?”

劉凱文緊盯著淩霄的臉,惱火的質問著。

他看起來就像是一隻被激怒的獵狗,恨不能直接將淩霄撲倒,然後狠狠啃咬住他的脖子。

不管他是否承認,劉凱文始終堅信,這件事,肯定跟他脫不了乾係。

不然的話,淩霄又何必用心良苦的將他邀請到這裡,甚至還請來了公司這幾位手握重權的股東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