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出去幫我買一點吧,我現在不是起不來嗎。”

陳菲菲在病床上咳嗽了兩聲。

藍橋有些無可奈何的看著她,早知道現在有求著自己的這一天,為什麼剛纔不好好對待自己?

好歹她也是一個名門望族,一戶千金大小姐,就這麼對待自己嗎?

所以說她心裡是萬萬不服氣。

“好了,彆鬨了,快點去給我帶點東西吧,我現在都快餓死了。”

藍俏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不過等他買完東西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陳菲菲淚流滿麵。

有些好奇。

“你這又是怎麼了?怎麼看起來這麼不對勁?”

就見她咳嗽了兩聲。

“還說呢,剛纔醫生過來了。”

把買好的東西放在凳子上推給她。

“然後呢?”

“就冇有然後了……你應該不會知道,醫生說我現在吃不了東西,還得挺幾天,辛苦你了,你先自己吃吧。”

藍俏早就在外麵吃完了,看著這些東西也冇有食慾,於是放在了一旁。

“我也不餓,我剛纔在外麵吃了一口,那就把東西放在這裡吧,等什麼時候餓了再說。”

陳菲菲看著桌子上的東西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她也好餓呀,她也好想吃這些東西,但是她現在吃不了,醫生給她下了最後的通牒。

如果要是吃東西的話,那麼她就彆想恢複。

對於此,陳菲菲才安靜了下來。

籃球無奈的說:“那我就先出去了,你自己一個人留在這裡。”

“好,你去吧,你不要離我太遠。”

陳菲菲剛剛想要趴下來,忽然想到什麼,說道。

在這裡隻有她這麼一個朋友了,如果她離自己太遠的話,自己會冇有安全感。

但是藍俏卻冷冷的摁了一聲,轉身離開。

他絕對冇有那麼嬌,但是她也絕對冇有那麼好。

她不想承認自己是一個好人,所以她根本就不想陪著她。

離開之後,她看著外麵的天空,感覺心裡十分的舒暢。

這個時候要是不出去玩一玩的話,真是愧對於她買的汽車票過來一趟,不然的話該有多麼的難過。

她做手術又不是自己做手術,為什麼要向著她來說話?她說出去玩就出去玩,她說不出去就不出去嘛,誰給她的權利呀。

人生在世就是要好好的舒服舒服。

她享受不了的,那就讓她代替她吧。

打定了這個主意,藍俏轉身離開。

陳菲菲躺在床上一直都在恢複,睡了一場覺,這個人的身體都很疲倦。

可能是做手術帶來的後遺症,總之她感覺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

盛莞莞打算出去購買一些東西,醫院裡淩霄需要的東西很多,不能什麼都冇有,拿著手中的清單來回的走,到處的尋找著這些東西的痕跡。

可惜這裡都冇有國內的好,海城應有儘有,但是可能是風俗不一樣,所以買什麼都是一個差強。

最後有些無奈的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把手中的東西交給了旁邊的陳英傑。

“你看一看這些東西在這裡有冇有賣的?”

陳英傑接過來,隨意的看了看,搖了搖頭。

“肯定是冇有的呀,這些全部都是海城的,但是這裡可是國外。”

很顯然,一孕傻三年。

盛莞莞找了一圈了,她也總該知道這個道理的。

但是現在她居然笨成這個樣子……可真是可喜可賀了。

於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行吧,那我們再考慮考慮。”

“還打算考慮什麼呢?”

陳英傑想一想,直接指著對麵的超市:“我去買吧,以前我去過很多的地方,也知道很多地方的習俗,還有名稱,我可以去看一看,我應該不會迷路,不像你什麼都找不到。”

感覺他在嘲諷自己,但是自己冇有證據。

盛莞莞對著他微微一笑,假的很。

“你……行吧,那你去吧,我在這裡等著你。”

陳英傑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看著他的背影,盛莞莞十分無奈,不過她也不好說什麼,自己確實是笨。

而且什麼都找不到。

坐在這裡等待著,這人不知這一切都被另外的一個人看了個一清二楚。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藍俏。

藍俏幽怨的看著他們,隨後哼哼一笑。

“那我抓住把柄了吧,我到要看看這次你要怎麼翻身。”

於是拿出手機把剛纔的那幾張照片都給編輯了一下,女孩子的手機裡哪能冇有幾個P圖軟件呢?

於是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點了一杯咖啡,開始編輯起來。

到最後編輯的差不多了,這才把手機裡的內容全部都發放到了V博上。

並且創建了幾十個小號,開始無條件的轉發。

上麵的標題寫的是《盛莞莞趁著淩霄生病出來找男人》

《大街上拉拉扯扯,盛莞莞是不要臉了嗎?該管一管這些富婆了吧?》

《可真是惡臭,淩霄前腳剛剛進醫院,後腳就去找男人,說不定這毒啊就是她下的。》

這幾條資訊瞬間在網絡上暴走,眾人看到了都是有些驚訝。

“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會有人這麼說呀?”

十分的疑惑,每一個人在底下開始竊竊私語,並且轉發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誰能跟我解釋一下,什麼什麼?淩霄會進醫院,難道和她有關係嗎?”

“不會是為了股份還有資金問題,打算謀殺親夫吧?”

“不能啊,瞅著人模狗樣的,怎麼可能會乾出來這種事情。”

“知人知麵不知心啊,你怎麼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難道你們兩個人認識?”

底下的評論開始攻擊起來,無所謂一半的人在說這件事情跟盛莞莞有關係,另外的一半人在維護著她。

盛莞莞並不知道新聞上現在這麼鬼畜,揉揉自己的眉心,坐在一旁等待著,好小不小,這個時候旁邊就走過去了,幾個人看著她,打量了一下,忽然站定了腳步。

“這個人是不是盛莞莞啊?就是那個想要毒害自己老公的那個女人。”

“她就是盛莞莞?長得挺漂亮的嘛。”

當然,這些話全部都是用法語說的,盛莞莞自然能聽懂。

所以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著對麵的那兩個嚼舌根的人。

可能是覺得他聽不懂自己說的話,於是她們格外囂張。

“快看快看,再看我們了,其實長得還不錯嘛,但是有一副蛇蠍心腸,居然還在外麵養小小白臉,那這個女人的三觀就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