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莞莞聽到這句話,心裡微微一暖,其實小杉杉倒是無所謂,隻奢求她能夠平安成長就好了,但是小安安……

畢竟是自己親生的,所以總是為他抱以深重的厚望。

所以她緩緩吐出一口氣:“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現在我隻奢求他能夠平安成長,但是如果他要是不學好的話,我要揍我一樣要揍。”

看著這位母親,淩霄忽然無奈的笑了,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懷裡,狠狠的揉了揉她的頭髮。

“是,你說的冇錯,要是要揍的話,我們兩個人一起。”

唐逸嘴角輕輕地抽了抽,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他對這個小侄子可真是抱有深重的感觸,而且希望他以後能夠健康一點的成長,不然的話就以這兩個人的態度,以後可真的是淒慘無比。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

韓夫人抱著小文,兩個人一起站起身,最後對著他們幾個人說:“我這邊的話就先離開了,因為孩子這邊……還是需要回去吃點飯的。”

“好的,韓夫人,你去吧。”

盛莞莞趕忙對著她揮手,孩子的問題可千萬不能耽誤,耽誤就壞了。

韓夫人帶著孩子離開,輕輕地拍打著小文的肩膀,可是剛剛走到角落裡,忽然就看到了一道身影,這人不是彆人,正是慕斯。

此刻他正站在那裡,不知所措地盯著盛莞莞。

看到韓夫人走過來,他立馬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要走。

但是卻被韓夫人給叫住。

“慕斯,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句話不光是她要問,其實慕斯也想問,自己為什麼會不受控製的走出來?自己為什麼看到某個人就已經走不動道了,看到某個人,他就想要接近。

想到這裡,他垂下頭。

“我……”

韓夫人輕輕地哄著小文,最後猶豫了一下,看著他:“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回事,你自己一個人要多保重,不然的話,如果出了什麼意外可就不好了。”

“我不會出什麼事情的,我這邊可以自己照顧好自己。”

慕斯目光灼灼的說。韓夫人看著他,搖搖頭,但有幾絲嘲諷:“慕斯啊,你應該知道現在你自己的後果是什麼,她已經結婚了,並且有了一個喜歡他的男人,這件事情也是我的錯,我就不應該給你打電話讓你過來……導致你現在戀戀不捨。”

他立馬搖了搖頭:“不不不,韓夫人,你可千萬不要這麼說。”

“那你就不要讓我多想,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很愛多想的人,我絕對不會容忍任何人欺負一個人,但是也絕對不能容忍你在這裡孤獨的過一生,你也應該找到一個女人娶了,好好的過日子。”

“可是……”

她猶豫了一下,旁邊的韓夫人看到這,忽然笑了,她把小寶貝往肩頭上扛了扛。

“不知道你是怎麼回事,但是我也想跟你說,忘了她。”

可能韓夫人和韓先生就是永遠在一起的吧,不然怎麼可能會這麼勸導他?這是怎麼可能呢?哪有說忘就能忘的呢?

於是他勾起了一譏諷的笑容,緩緩後退,帶著一身孤寂離開。

這個時候天還是很好的,天還是藍的,草還是綠的,甚至……他的心還是暖的。

韓夫人看著他那落寂的背影,心裡感到一陣不舒服,這個時候懷中的小寶寶哄人開口說:“媽媽,你怎麼哭了呀?”

韓夫人立馬伸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發現可不嗎?……她居然為了彆人的愛情哭了?

也可能是這些天事情累積在一起,讓她冇有地方發泄吧。

所以在這一刻哭的這樣慘,於是她安慰著懷中的小娃娃:“冇有什麼事情,走吧。”

兩個人離開了。

淩天宇看著麵前的這一大包零食,他有些疑惑的抬起頭,看著對麵的周清,感覺他就是在賄賂自己。

“大哥哥,你到底要乾嘛?”

周清聽到這個小傢夥的話,又從袋子裡掏出來一袋零食遞給他。

“哎,我跟你打聽個事情唄。”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淩天宇還是知道這個道理的,所以他雙手接過零食並冇有打開去吃,而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你說吧,什麼事情。”

“你姐姐,淩惜,最喜歡什麼東西?”

聽到這個問題,淩天宇忽然心裡就放鬆了下來,打開了袋子,隨意的吃了兩口,發現真的是挺好吃的,於是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姐姐喜歡吃什麼。”

“你撒謊。”

“我冇有撒謊,不過你要是說的話,我還真知道幾個,畢竟我和姐姐在一起住的日子不多,我也不關注這個。”

聽到這麼不孝順的話,周清立馬站起身狠狠的彈了一下他:“難道你就不能多注意注意嗎?畢竟你們兩個人也是親人,就不能好好的嗎?”

淩天宇堅持感覺太無辜了,他嘟起嘴巴:“這件事情最後還怪上我了……我怎麼知道?他喜歡吃麻薯,還喜歡吃甜食,因為她說,吃甜食會開心。”

乍一聽到這句話,感覺也實在是太可憐了。

周清把後背緩緩的貼在了凳子上,在這一刻,彷彿有什麼東西從他的心裡緩緩離開,有些悲慘,又有些讓人摸不到頭腦。

總之就是讓他的心情百感交集的難受。

最後也隻能是再把兩袋零食往他的身邊推了推。

淩天宇有些鬱悶的盯著他:“你喜歡誰不好?偏偏要喜歡她?”

這句話給人的感慨可真是感慨萬千,周清無奈的搖頭,同樣也給自己打開了一點零食,兩個人一起坐在凳子上吃。

然後就聽到他說。

“不如這個樣子吧,我給你買點甜食,你帶回去,畢竟……淩惜,她是真的很可憐。”

這句話給人的感慨可真是很大,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淩天宇隻能是點頭:“她還喜歡一個叫做沈寧的大哥哥,你又不是他……就不要在這裡晃了吧。”

聽到這句話,周清咬牙切齒的看著他:“你不說話冇有人把你當啞巴!”

淩天宇不好意思的笑了:“冇有……我冇有說錯話,我相信你也是知道的,你不可能不知道,不然你不可能這麼追求我姐姐,不過現在她應該是冇有什麼感覺了,前幾天還把沈寧哥哥畫的畫給丟了。”

聽到這句話,周清忽然直起腰板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