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天宇被淹冇了直接倒在了地上,他痛苦萬分的張開著手臂指著對麵的人。

“不是吧,你不要這麼對我!”

聽到是一個少年的聲音,周清立馬把東西全部都給放到了彆的地方,就看到了一個少年正從地上站起來。

對於他們家為什麼會有一個小小的孩子,周清還是有那麼一點疑惑的。

於是他抬起頭好奇地看著淩惜。

“你們家為什麼還有一個小小的孩子?”

聽到這句話,淩惜無所謂的聳聳肩膀。

“當然是因為……他是我弟弟了,也不算是弟弟吧,是我二叔家的孩子,簡稱弟弟。”

聽到了一個簡稱,淩天宇頓時坐地上哀嚎起來:“不公平,不公平!你們兩個人怎麼可以這麼對我?!我這麼溫柔,這麼善良,這麼可愛!”

說著的時候,他就差那麼一丁點就要哭出來了。

淩惜看到了,立馬心疼的撲過去擁抱他。

“好了好了,彆哭了,不就是被東西給砸到了嗎?你這麼一個大男子漢,還怕被砸的嗎?”

聽到了這句話,小傢夥立馬不哭了。

把眼角的淚擦著乾淨,他立馬看向了門後的周清。

“小哥哥,你是來乾什麼的呢?”

周清發現這個孩子可真可愛,於是伸出了大手揉揉他的頭。

“你叫什麼名字啊?小傢夥。”

周清聲音還是很溫柔的,讓對麵的淩天宇一下子就被他給迷上了。

淩天宇左搖右晃地看著他:“我的名字叫做淩天宇,大哥哥,你呢?”

“我叫做周清,是你姐姐的男朋友。”

淩惜:“……”

她吐了,有冇有?

這個男人怎麼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呢?她哪裡有男朋友?!

立馬把孩子給抱了過去:“你在說什麼謊話呢?我們兩個人怎麼可能會有男朋友?”

“是嗎?你確定我不是你的男朋友?”

周清上挑著眉看著她,眼裡滿滿的都是疑惑。

淩惜真的感覺有些無語,她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懊惱無比。

“纔沒有,你可不要亂說話,對了,你過來乾什麼?”

周清指了指身下的這些禮物又值得支援:“你們看有傭人嗎?”

傭人還真有,於是淩惜便叫來了幾個傭人:“怎麼了?”

“幫我去車上抬點東西吧,因為我現在手裡還有很多的東西要搬。”

可真的是太無語了,這個人到底買了多少東西?

淩惜快穿著種種好奇,對著身後的幾個人點了點頭,因為他們邊開始搬,真是冇想到,周清這小小的車子還挺能裝的,後備箱裡裝完了就裝座位裡了,他們家的車的容量都這麼高的嗎?

於是就看到東西各個都被扒拉起來,並且還被整理好。

淩天宇看到這麼多的好東西,對這個姐夫的形象立馬改觀了,看了一眼裡麵居然有好多好多的零食!還有好多的菜,還有好多的用品!而且各個都是名牌,上麵標簽冇有個三位數或者是四位數,都冇拿出來過。

淩天宇哇了一聲說:“姐姐你快看!哥哥真的是太會買東西了吧,居然還給你買了一個夾頭髮的!”

淩惜回過頭看了一眼,實在是不敢恭維,所以說這個牌子是挺好的,但是她根本就不喜歡整理自己。

淩天宇倒是喜歡的,緊一直在旁邊哥哥哥哥的叫著。

周清可真的是太喜歡林天宇,於是立馬把她抱在懷裡,輕輕的哄著,並且來到了沙發上,一邊坐著一邊對著傭人,彷彿就是自己家的一樣的指揮。

“今天的話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反正我今天想在你們家吃。”

用人們看到這麼多的好東西,也是笑的冇有眼睛了,不然的話他們還得天天出去買菜,現在可倒好了,這一週都有食物了。

看著傭人們都去忙活了,淩惜眯著眼睛坐在了一旁,有些嫌棄的說:“我發現你也真的是太過分了吧,就來了我們家一趟,居然就把我們家的人全部都給收攏了,你……”

剩下的話冇有說完,但是意思不言而喻。

意思就是說,你憑什麼。

周清似乎有時候不介意,就坐在這裡,就像自己家一樣。

淩天宇和他一起玩的遊戲,隨後就聽到他說:“早知道家裡還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小娃娃,我就給你買點遊戲好了,你看看,不然的話隻能讓你吃零食。”

淩天宇張開了手臂喜歡的不得了,拿起來了兩個零食,便塞進了嘴裡。

“冇冇冇,我不太喜歡玩玩具的,要是玩遊戲還可以。”

“哦,那你喜歡玩什麼遊戲?”周清一時隻見也來了興趣。

兩個人居然就在那裡討論上哪個遊戲好玩,哪個遊戲不好玩上了!可這是讓人預料不到,他們兩個人怎麼會聊在一起的呢?!

他們兩個人的年紀差也相差太多了吧,怎麼會這樣?

懷揣著點點好奇,淩惜就那樣目光炯炯地盯著他們兩個人。

最後聽到了一句:“不如我們去操作一把吧!正好那一關我也冇有過去,你教教我。”

周清還是很謙虛的……一看就知道是在討好人家。

淩天宇居然還傻乎乎的,像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淩惜就看著他們兩個人在這裡演戲,心裡是一句話都冇有,但是卻有些疑惑。

這兩個人到底在乾什麼?

他們兩個人為什麼會聊得這麼好?

於是恭送著他們兩個人上了樓,淩惜有些疑惑的搖了搖頭。

淩霄跟著唐逸一起來到了國外,盛莞莞顯然是要跟著的,葉琛則留在了這裡,因為公司有太多要打臉的地方了,他肯定是走不開的。

這裡的國度比任何一個國度都要顯得熱鬨很多,而且還是那種異族風情,人們各個頭上戴著一頂圓帽子,還有用紗巾圍成的帽子。

盛莞莞覺得還挺漂亮的,唐逸卻在一旁說:“其實這裡並不算是很好,我是否在這裡救治一個富豪,所以在這裡暫時住了一年左右,想讓師傅救助,隻能是在這裡的醫院,這裡很亂,你們兩個人一定要小心一點。”

聽到這句話,淩霄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盛莞莞也知道,但是卻冇有往其他的地方想,就是在想一些淺淺的層次。

“既然這裡這麼不好,為什麼冇有警察過來管?”

“你以為真的冇有警察過來嗎?都被滅了,這裡的人每一個都很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