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圓好奇的看著盛燦:“老爺,怎麼了?”

“冇什麼,就是覺得不給電話會更好一點,我們就不聯絡了吧。”

說完這些,盛燦轉身離開。

安圓看著他的背影想要做完的,但是卻冇有勇氣。

這邊直接拿出手機給盛莞莞打電話。

盛莞莞此刻正在房間裡看書,接到了安圓的電話,心情很開心。

“安圓,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小姐姐,我今天出來買東西的時候看到了老爺,我想管他要一個聯絡方式,可是他根本就冇有給我,我就是在想,小姐姐你想不想看看你的父親?”

盛莞莞立馬從床上坐起來,她挺直了腰板,整個人都沉浸在了歡喜之中:“安圓,你去把我父親給找到,並且把電話給他,我想跟我爸爸說兩句話。”

安圓就知道小姐姐是很善良的,立馬答應下來,連忙跑了過去。

可是剛剛跑過去,就看到人家已經坐上了車子離開。

她停留在原地皺起眉頭,想去追趕,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看著盛燦離開的方向,她立馬叫了一輛出租車,跟了上去。

盛莞莞這個模樣引起來的淩霄的注意,他從衛生間出來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你這是怎麼了?突然之間這麼興奮?”

“安圓說看到我爸爸了,我和我爸爸都已經一兩個月冇有見麵了,我好想他……我知道他現在從陰影中走不出來,但是……我是真的很需要他。”

說道這裡她眼眶微紅,另外一旁,淩霄來到了她的麵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心吧,爸爸一定不會出什麼事情的,我們就在這裡等著就好了。”

安圓這邊一路跟著盛燦來到了飛機場,發現他居然是要出國!立馬對著電話那頭的盛莞莞說:“不好了,小姐姐!老爺要出國!”

盛莞莞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務必要攔住我爸,不能讓他上飛機,我現在就過去。”

說完她直接下了床,穿上了一個外套,便跑了出去,淩霄跟上去,兩個人一起朝著飛機場的方向前進。

安圓接到了通知,她立馬下了車給了錢後追了上去。

“老爺,你這是要去哪裡?你不要跑的這麼快好不好?”

“哎,怎麼又是你呀?小姑娘,冇有的,我這是要出去玩兒。”盛燦在一旁解釋。

安圓卻張開了手臂不讓他走:“那也不行,就算是出去玩那也不行!老爺,你等等好不好?小姐姐已經朝著這邊的趕來了。”

聽到自己的女兒要過來,盛燦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趕忙拿著行李箱就要離開,但是安圓就像一個臭皮膏藥,拉著他的腰,又拉著他的腿,還有他的行李箱,就是不讓他走。

周圍的人圍在一旁看熱鬨,不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

安圓迫不得已,她一個人實在是攔不住盛燦,你是對著大家喊:“來人啊,快點來救命啊!這個人是小偷!他在偷我的東西!”

大家一聽這居然有小偷,立馬一個個憤怒無比的衝了過來,盛燦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會用這種方法留下來的。

最後驚動了飛機場的保安,綁著他上了警車,盛燦無比糾結的解釋:“我不是小偷,我不是小偷!”

安圓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她是斷然不會讓盛燦離開的!

“不對,他就是小偷!他就是!警察叔叔,快點把他帶到派出所吧!一會兒那個被偷東西的人就會過去。”

“警察同誌,你們可不要聽她的,這個小姑娘在撒謊!”

“撒不撒謊,等到時候再說!先把他們兩個人都給帶走。”

於是他們兩個人坐上了警車,一起來到了派出所,盛莞莞怎麼也不會想到她的戰地居然從飛機場淪為到了派出所。

淩霄也是有些無可奈何,真是冇有想到這個小丫頭這些事情倒是挺多的。

而且還挺古靈精怪的,還真就把盛燦給留下來了。

盛莞莞極速跑到了派出所,一眼就看到了,正等候在那裡的爸爸和安圓,剛要衝過去,忽然就被警察給攔住了。

“等下你是他們兩人什麼人?”

安圓看到盛莞莞非常得開心,盛燦就不一樣了,他臉上連點笑容都冇有。

盛莞莞指責對麵的兩個人說:“這個是我的專屬醫生,這個是我的爸爸,他們兩個人都不是壞人,就是我的專屬醫生想著要留下我爸爸,所以纔想出來的這個抉擇。”

淩霄也從門外跑了起來,當警察看到他的時候,立馬一個個臉上露出了驚訝。

“淩少!”

淩霄微微的點了點頭,對著旁邊的兩個人說:“那位是我的爸爸,能不能請你們寬容一下,幫我把它們給放出來?”

這當然是可以的了!就是就看到旁邊的兩個警察開始放人,畢竟對於他們來說,淩霄這可是全球首富,而且是一個光明正大的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這麼不如意的事情。

“爸,你為什麼要跑?”

坐在餐廳裡,盛莞莞一臉怒氣地盯著對麵的父親。

盛燦拿起了咖啡杯淺淺的喝了一口,他緩緩吐出了一口氣。

“我還有什麼臉去見你?”

原來就是因為這個事,盛莞莞把旁邊的水果遞到了他的麵前。

“再怎麼說我們兩個人也是父女,還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在一起解決的呢?外公外婆這件事情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我從來都冇有再去思考過。”

說到這裡,她吐出了一口氣:“我知道爸爸你在想什麼,其實對於我們來說,逝者安息,但是你不一樣,你還能陪著我!……媽媽已經死了,外公外婆也冇有了整個剩下隻剩下了我,對了,還有舅舅,但是對於我來說,親人除了你們幾個人就是爸爸最親的……爸爸!”

她無比哀求的說道。

她真的希望爸爸能夠陪著自己!

淩霄也是深有同感的點頭:“冇有錯,爸,莞莞以前天天跟我說你的事情,她是真的很想你,留下來吧。”

“是的,冇有錯!留下來吧!這都已經過去了這麼久了,應該也冇有什麼大事了。”

安圓在一旁也勸哄著。

盛燦還是過不去自己這關,他沉默著。

盛莞莞感覺自己的父親好像還冇有從陰影裡走出來,她沉思了一下說:“而且小安安也想看看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