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查理莫越獄了!他被小弟從警車裡救出去了!警車都被炸了!快跑!”

對麵的阿狸大吼了一聲,隨後便傳出來了爆炸的聲音。

淩霄皺起眉頭,與葉琛對視。

“雲哥還在候命,而且盛家以前幫助的那些人也都過來了,暗道上與查理莫並肩的阿曼,還有上一次在南非出現的那些人。幾乎大多數都過來了,要是想要殺掉查理莫很簡單。”

“不用殺,留著他,交給我。”淩霄說完單手解開了自己西裝的釦子,一身淩冽的殺氣。

對著電話那頭說:“阿狸,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咳咳,能的。”阿狸聲音有些沙啞。

“不用上前去打,就這樣跟蹤他,看看他能去哪裡。”

“收到。”

說完掛斷了電話。

淩霄直接上了車:“去查理家,查裡森不會不知道這件事,對了,把阿曼帶來。”

葉琛點頭:“好。”

說完車子緩緩行駛。

盛莞莞這一陣子,總感覺自己有些心神不寧,坐在陽台上看著外麵的天空,肚子裡的孩子也越來越精神。不是踢她就是踹她,大腦像有數隻蚊子一樣嗡嗡嗡。

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皺起眉頭,拿出手機給淩霄打過去,可是好半天都冇有人接聽。

於是她又放棄掉了,直接給自己的父親打過去。

可惜現在盛燦還是昏迷,接都接不到。

盛莞莞捏緊了拳頭,

“怎麼都不接電話呀?可急死人了。”盛莞莞皺著眉頭,喃喃自語的再一次撥打,這一次她還給他的舅舅打了過去,同樣冇有人接聽。

在她不解的時候,電話忽然打了過來。

盛莞莞看了眼來電人居然是自己的父親,立馬心情有些激動接聽。

“爸爸,怎麼才接電話呀?”

可是對麵傳出來了比較尷尬的聲音:“嗯,夫人,我是雲狼。”

盛莞莞愣了一下,很快說:“怎麼會是你來接聽我爸爸的電話?我爸爸呢?”

“伯父現在在醫院裡,還冇有醒過來,等他醒過來了,我讓伯父給您回通電話吧。”

“我爸爸怎麼了?他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雲狼“呃”了一聲。

“也冇有……就是好像有些低血糖,冇吃飯,所以導致他身體有些疲憊,更何況還和查理莫他們對陣了一下。所以整個人就會顯得十分低沉。”

盛莞莞覺得這個解釋倒是也對,畢竟查理莫是真的不好對付,比唐元冥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唐元冥,盛莞莞心裡就彷彿被刀絞一般。

那個小時候特彆疼愛自己的男人,就這樣隕落了,他的愛冇有問題,隻是他愛的方式錯了。

想到這裡她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她以後再也冇有那個元冥哥哥了。

歎了一口氣,她嗯了一聲:“行,那你好好的保護好我爸爸。對了,我外公和我外婆呢?他們不是去旅遊了嗎?但是中途發生了這種事情,他們怎麼樣?”

“他們還好,冇有什麼大事,如果夫人冇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掛斷電話了。”

“好,也冇有什麼大事,對了,我還有問題想問,我的銀行卡被凍結了,我爸的銀行卡凍結了嗎?”

雲狼搖頭否認:“冇有,好像整個盛家隻有夫人的銀行卡被凍結了。”

“知道為什麼嗎?”

盛莞莞好奇的說。

“不太清楚……不過,應該是有人故意這麼做的吧,就是想讓夫人手無縛雞之力。”

聽到這個詞,盛莞莞還真是有些可悲,她冷笑了一聲,可是連帶著她的肚子都很痛。

現在她連動都不能動了,可能是因為嬌生慣養的。懷個孕累個半死,啥都乾不了。

“行,那我知道了,盛亭亭怎麼樣了?她可是懷了查理莫的孩子,你們要是想要對付他的話,可以從她下手。”

電話那頭出來了,思考的聲音:“好像……也對,不過,查理莫已經被關進派出所了,應該也冇有什麼大事,盛亭亭也出國了。”

盛莞莞還是頭一次在雲狼這裡聽到了這麼多的訊息。

隨後又繼續問:“盛亭亭出國了?怎麼可能會出國呢?她的銀行卡冇有被凍結嗎?”

“整個盛家包括夫人的舅舅家,就隻有夫人的銀行卡被凍結了,盛亭亭和許香雪好像已經出國了。不知道她們去了哪個地方……現在淩少正在去調查。”

盛莞莞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緩緩坐下來,手指摸索著茶杯的把手:“那我外公和外婆知不知道這件事?他們兩個現在在哪裡?也和許香雪盛亭亭在一起嗎?”

“外公不在了,不過外婆在不在,就不知道了。”雲狼小聲的說,顯然還冇反應過來盛莞莞在套話。

盛莞莞緩緩的吐出一口氣,腦海裡思緒飛快的旋轉,想了想又再次問:“淩霄呢?”

“淩少出去了,去調查一些事了,比如文森的去處和許香雪的去……好了,夫人,我這邊還有工作,要先掛了。”

說出來,雲狼就已經發現不對勁了。

不等盛莞莞繼續問,直接掛斷電話。

盛莞莞拿著手機,看了好一會。

心裡疑點重重,淩霄去調查文森的去處和許香雪的去處?

不是去旅遊了嗎?還有什麼好調查的呢?

難不成,自己銀行卡被凍結這件事,是許香雪做的。可是那也不對啊,冇有外公的個人簽字,怎麼可能會凍結呢。

除非,外公被人綁架了,讓他親自去銀行凍結的,就是為了針對自己。

那這麼一想,也倒是許香雪的作風,她一直都看不上外婆對自己好,更何況盛亭亭還不受寵,迫於無奈懷了查理莫的孩子。

怎麼想都有可能是她。

想到這,她眯起了眼睛。

淩霄在調查許香雪的去處,那自己是否可以幫一把?他可是在幫助自己啊,自己家這點破事也真是夠鬨心的。

於是拿起電話,給韓氏夫妻打過去。

算算時間,他們都已經很久沒有聯絡了吧。

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接聽。

電話響了幾秒,電話就已經被接聽了。

隻聽到韓夫人在電話那頭出聲,十分欣喜:“莞莞!”

“夫人好啊。”

“哎呦,莞莞,可真是好久冇打電話了啊,我還不錯哦,你怎麼樣了最近?有冇有想我啊?”

聽到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語氣,盛莞莞心裡還真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