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他們的眼神裡好像有點故事。

而且一旁的艾莎和盛佳銘正在一旁聊天,看你似乎聊得還挺好的,兩個人都笑得合不攏嘴。

盛亭亭臉色十分的蒼白可以看得出來,她最近這一陣子休息的並不好,隻見她一雙眼睛灼灼的盯著她。

盛莞莞並不用去可憐她,畢竟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事情,如果她要是每一個人都這麼可憐的話,那她就去做商人好了。

許香雪倒是冷哼了一聲,直接開著車離開了。

看著他們一家人離開的方向,盛莞莞心裡莫名其妙的有些心慌,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於是她撫摸著自己的心臟,一邊回過頭走了上去。

這個時候就聽到了門外出來了傭人的聲音。

“老爺,你回來了。”

盛莞莞聽到聲音好奇的回過頭,就看到了自己的父親,正站在門口換鞋。

盛燦手裡還拿著很多的東西,他看到盛莞莞正盯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女兒,爸回來了。”

盛莞莞微微一笑看著他:“歡迎回家呀,爸爸你都好久冇有回來了,怎麼了?這一次冇有跟他們一起去旅行嗎?我還很好奇呢,為什麼冇有在車子裡看到你。”

“是啊,這一次我並冇有去,因為我想回來看一看小杉杉,有爸爸媽媽在這裡我就回不來,他們兩個人對我的印象意見很大。”

“不是對你的意見大,是對這個後媽意見大,外公和外婆說這個女人是貪圖我們家的錢財,可是我冇有感覺到,如果爸爸要是真心喜歡她的話,她也是真心喜歡爸爸的話,那你們雙方在一起就會非常的幸福。”

“是啊,我覺得非常的幸福,她真的對我非常好,不僅僅是在衣食住行上,而且還在生活上對我有很大的幫助。”

“這倒也是,因為有媽媽之前爸爸也是一個很英俊帥氣的男人,現在冇有了老婆,自己一個人肯定也是不好受的,有一個女人照顧著你,我的心裡還能好受一點。”

冇有想到自己的女兒居然這麼開闊。

盛燦還真是有一時間有些不好意思,他把東西放在了地上,抬起了頭看著她說:“我就先上樓看一眼小杉杉,我都已經好久冇有看到她了,她怎麼樣了?”

“她還好,不用擔心的,現在都可以說話了呢,叫爸爸什麼的都可以了,你可以上去看一看的。”

盛燦臉上的笑容更濃鬱了一分,直接抬腿上了樓,一個小孩子會叫爸爸,這還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更何況是他這種老來得子的人,於是幾步便上了樓來,到了育嬰室,看到了正在奶孃懷裡,輕輕哄著的小杉杉。

立馬開心愉悅的走了過去,把小杉杉抱在了懷裡,輕輕的逗著她。

小杉杉現在也認識人了,立馬抓住了他的手,奶奶的呼喚了一聲:“爸爸!”

哎呦,這一聲真的叫的是盛燦,整個心都化了。

感慨著世間萬物的美妙,盛燦一瞬間心都化成了水,他的眼中露出了點點的淚光,有些難受的握住了她的臉頰,親了一口。

“小杉杉,我的女兒,來再叫一聲。”

杉杉認識麵前的這個男人,立馬奶奶的呼喚:“爸爸!嘿嘿……”

這樣的奶娃娃,誰能不喜歡呢?就連麵前的盛燦都感覺心裡十分的暖。

輕輕地蹭著她的臉蛋,一瞬間哭了出來。

眼淚就這樣滴答滴答地掉到了小杉杉的臉頰上。

小杉杉本來就還小,看到大人的情緒是這個樣子的,她的心情肯定也不是很好,立馬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奶孃著急的走過來把她哄在了懷裡。

盛莞莞聽到了聲響,立馬走了過來:“這是怎麼了?小杉杉怎麼哭了呀?”

盛燦常把自己的眼淚擦拭乾淨,走了出去一邊解釋:“冇有,是這件事情怪我,是我在她的麵前哭了出來。”

“她長得真的好像你媽媽,那個小臉兒那個小鼻子真的是非常的像,我想佳音了,也不知道她在天之靈能不能看到我。”

他哭的聲嘶力竭,一下子便跌坐在了地上。

盛莞莞心疼的看著自己的爸爸,他想到了以前自己的媽媽對他的無微不至的關懷,可是現在不一樣,自己的爸爸已經有了其他的女人,那麼現在的這一切就都是徒勞。

“爸,你彆這個樣子,媽媽在天之靈也一定會安慰你的,因為媽媽可是一個很通情達理的人,她絕對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你自己一個人孤獨終老,或許艾莎會來到爸爸的麵前,也是媽媽指示的吧,”

這句話還真是給了盛燦一個很大的動力,他立馬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淚。

“說的也是,我覺得應該也是你媽媽在天之靈對我的恩賜,我一定會對艾莎更好一點的,這一下子就讓我在家裡住吧,我想看一看小杉杉。”

盛莞莞疑惑的搖搖頭:“不會呀,爸爸,這裡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幾天都可以住的,為什麼還要這麼對我說呢?不用的。”

自己的女兒這麼通情達理,盛燦心裡越發覺得對不起她。

隻能是拉出來她的手,在三搖晃了兩下,什麼話也冇有說出來。

盛莞莞知道現在爸爸的心情一定很難受,於是便攙扶著他來到了他的房間。

這纔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看著手機對著陳英傑發過去資訊。

“外婆外公那邊就靠你了,如果要是有了什麼微信的話,一定要告訴我。”

陳英傑很快便回覆:“當然了,放心吧,我一定會保證外公和外婆的安全的,畢竟我就是當保鏢的,放心吧。”

再三保證這句話,盛莞莞心裡對他也是有很大的好感的,直接答應了下來掛了電話。

於是這邊來到了陽台處,她歎了口氣,看著窗外的風景。

外麵的風景還真是優美,國外似乎都很漂亮,並不類似於自己的家,海城那邊什麼都冇有,隻是一個破破爛爛的地方,其實也不能說是破破爛爛,隻能說是冇有找到生活的樂趣。

有了自己的外公外婆,還有小杉杉在似乎這個生活也變得有趣多了。

這麼想著她便直接躺在了床上。

可是在她剛剛睡了一覺還冇到中午的時候,突然之間陳英傑就打來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