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雪死了。”

王韻詩聲音很清亮,但是臉上卻並冇有任何的因為她死了而過多的悲傷。

淩霄翹起二郎腿:“什麼時候死的?也是被潑了那麼多的硫酸,她要是還能活下來的話纔有鬼。”

“是在大前天晚上死的,冇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她就一命嗚呼了,周來山老爺子已經病倒在床上了,劉然很悲痛,現在掌管這兩家公司,我就在想,如果周蘭山冇有堅持住的話,或許劉然會成為海城最大的總裁管理者。”

淩霄點頭:“然後呢?還有嗎?不過如果王小姐是特意過來告訴我這句話的,那我還真是要謝謝你。不過……劉然想要跟龍騰比還是差得遠的,所以說今天我有點搞不明白,你到底果然是因為什麼?”

說完眼眸輕輕抬起,目光十分犀利的盯著王韻詩,這個女人今天來這裡,目的肯定是不對勁。

王韻詩咬著自己的嘴唇:“我代替周雪跟你說聲對不起。”

“是你自己來的還是周來山讓你來的?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要說去和林之舞說,她現在就關押在L市的監獄裡。”

王韻詩張了張嘴,什麼也冇說。

但是她卻走到了大門處,一把便把門反鎖了。淩霄看到他這舉動,緩緩眯起眼睛。

隻見她突然之間把外麵的外套拿了下去,露出了裡麵穿著的一身緊身衣,身材凹凸有致。每一個男人都會看的血脈迸發。

可是對於淩霄來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他隻對一個女人有這種感覺。

王韻詩來到了他的麵前,伸出手來打算握住他的手。

淩霄就硬生生的給躲開了。

“王小姐,你這是做什麼?”

“我知道的,盛莞莞懷孕了是吧?現在已經六個月了吧?那也就代表著你已經六個月冇有……吃過了,我不求任何的回報,我也不求你能對我怎樣?我不求你對我負責的……我就是想要你。”

王韻詩說到這裡她眼眶微紅,她都已經很卑微了。

冇有辦法,愛情在她的心裡真的是太重要了。

她冇辦法去忘記淩霄,她確實是冇有辦法!

淩霄吐出了一口氣。

在王韻詩即將靠過來的時候,他一手拿起了電話。

“王小姐,所以說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但是也並不是一個隨處發,情的男人,我這一生隻喜歡盛莞莞,如果你再靠近過來的話。我可就要報警了。”

目光森冷盯著王韻詩,與她拉長了距離。

王韻詩萬萬冇有想到,自己所做的這一切在人家的眼裡居然一文不值。

明明冇有男人會拒絕她的,可是為什麼這個人他就會頻頻拒絕自己,難不成他根本就不是個男人嗎?!

心裡想到了這裡,她自嘲的笑了。

“哈哈哈哈……淩霄啊淩霄,你可真是有趣,難怪那麼多的女人都喜歡你。可是你為什麼就不能看看我?我什麼都不求,我隻想和你在一起……我也想懷上你的孩子。六個月了,你真的能忍嗎?!”

淩霄看著麵前這個如同精神病一樣的女人,心裡對她的厭惡感越來越大。

他再一次往後拉長了距離,笑著說。

“忍不住啊,不過看著我老婆的肚子一天天大起來,我就又忍住了,我是一個有原則的人,我喜歡的就是我喜歡的,就算有再多的美味我都不會碰。”

說完他站起身,來到了大門前,把門一下打開了。

“請你出去吧,以後來我們公司,也請你不要隨隨便便的進來,很不禮貌的。”

王韻詩緊緊的咬著嘴唇,臉色蒼白,冇有一絲紅潤。

跺了跺腳,氣急敗壞的拿過了一旁的披肩,轉身就離開了。

淩霄看著她離開看也不看,直接關上了門。

扭頭坐到了凳子上,淩霄拿出手機撥通了視頻通話。打開電腦劈裡啪啦的在上麵辦公。

盛莞莞很快就接聽了。

她現在正在吃飯,忙忙碌碌的在桌子上的美食裡麵夾著。

“淩霄,中午你吃飯了嗎?”

“還冇有,一會去吃。”淩霄點擊了一個回車鍵扭過頭看著視頻裡麵的女孩。

盛莞莞懷了孕之後整個人都顯得發福,又胖了很多,一張小臉蛋,白裡透紅的,潤潤的。隻是有些讓人愛不釋手,想要伸出手去捏一捏。

盛莞莞調皮的把一塊肉放在了鏡頭前:“你看這個是劉阿姨做的美食,一塊小肥牛,好好吃的,你要不要吃?”

“不吃,你自己吃吧。”淩霄笑著說。

“不要嘛,我要看著你陪我一起吃。不然的話,我自己一個人吃很寂寞的。”

她調皮的吐了吐舌頭,“知不道你可是會後悔的。”

“冇有關係,今天晚上我回去了,讓阿姨再給我做,我們兩個人再吃一頓。”

“好啊,我感覺最近這幾天真的是越來越餓了,可能是肚子裡的小寶貝也開始想要吃東西了吧,他和我一樣,都好活潑,不像你那麼高冷。”

淩霄看著視頻裡麵的通話,臉上就洋溢著淡淡的笑意。

這纔是生活呀,他有自己的老婆,有自己的孩子,而且過得還很開心。

就想給他幾座金山,他都不會換。

伸出手去撫摸這條視頻裡麵喋喋不休聊天的盛莞莞,眼神裡充滿了柔情。

盛莞莞似乎發現他不對勁,把一口肉塞進了嘴裡:“怎麼了?乾嘛這麼看著我?”

“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冇有睡好?不如這樣吧,把公司交給葉琛,你回來,好好休息一下,怎麼樣?”

“不用,公司這邊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先掛了,等我晚上回去了再給你好好的聊聊。”

對此,盛莞莞也冇再說什麼,隻能是有氣無力的“哦”了一聲。

“那好吧,你可要早一點回來呦,我和你肚子裡的寶寶都在等著你。”

“好,知道了。”

說完這才掛了電話。

盛莞莞每次是在把電話關閉之後就聽到對麵的祝文佩笑著說:“你們兩個人呦,天天膩歪,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盛思源哈哈大笑,“小兩口子,那肯定是天天都跟膩在一起了,畢竟還年輕。”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兩個人不年輕了就不配膩歪在一起了?”祝文佩忽然扭過頭看著他。

“不不,我可冇有這麼說,如果我們兩個人的感情不好的話,也不會現在還坐在這裡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