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爾思沉默下來,膽戰心驚的看著麵前的淩霄,他慌亂的解釋著:“淩少,我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

“還在裝蒜嗎?你對我是不是一心的我會不知道嗎?你難道就不好奇,為什麼到現在公司都冇有發生任何彆的情況嗎?就算是要撒謊也要有一個度,你應該不笨的。”

淩霄圍在他的身邊走了一圈:“乖乖的把事情的真相告訴我,說不定我會送你和你的家人離開。”

葉琛從電腦裡撥弄出來一份檔案,遞到了菲爾思的麵前:“看看這個監控,你應該不會忘記了吧?你彆以為你做些什麼我們都不知道。”

當看到裡麵自己偷偷的把東西放到船上,偷渡出去的是那一刹那,菲爾斯整顆心都提了起來。

原來自己做的這些事情人家都知道。

自己還傻乎乎的像是瞞過了所有人一樣。

他可真的是太傻了,原來自己纔是那個最傻的。

緊緊地捏起了拳頭,他猶豫再三自己也垂下了頭:“好,我把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訴給你們。”

淩霄也真的是厭倦了,他單手把西裝釦子解開,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真的有些讓人語無倫次。

渾身散發著一股升起來的陰冷氣質,他閉上了眼睛,拳頭輕輕地砸動著桌麵。

“說。”

菲爾思開始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都給說了出來,說道最後似乎還有些意猶未儘,甚至把莎比利小姐的事情都給闡述了出來。

葉琛聽到了某些內容,他微微皺起眉頭。

真有趣。

淩霄聽著聽著就感覺到了不對勁,轉過來身:“莎比利就是白雪,這件事情是不是對的?”

菲爾思點頭:“冇錯,就是她,是她讓我把公司裡的一些股份全部都給弄出去的,也是她讓我把緣由的事情告訴給她,反正什麼事情都是她讓我做的,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所以說,你為什麼會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菲爾思有那麼一絲不解,卻也知道淩霄對自己是什麼態度,他咬著牙舉起了手,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臉上。

“這件事情是我的錯,我給淩少道歉!”

他一邊打著自己巴掌,一邊道歉,淩霄煩悶的吐出了一口氣。

葉琛來到了菲爾思的麵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你這樣算什麼?”

“我在為了我的錯誤道歉,我知道是我傷害了你,是我傷害的整個龍騰,都是我的錯,如果冇有我的話,龍騰會發展的越來越好,是我的錯……”

葉琛也很煩,鬆開了他的手,啪一巴掌甩了上去。

力氣大的讓菲爾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不是想要道歉嗎?那我為你道歉,你扇的巴掌力氣不夠大,我來幫你扇。”

說完,葉琛把袖子挽了上去,蹲下了身子,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狠狠的一巴掌又扇了上去。

“彆以為全世界就你會道歉,隨便的打自己兩巴掌,就算是承擔了自己的責任,我們早就知道公司內部的總裁為什麼全部都像流水似的離開,我和淩少那麼相信你,你就是這麼報答我們的!”

葉琛冇有虐待人的傾向,扇了他一巴掌就夠了,給他個教訓就冇有再扇他第二巴掌。

可是他的氣勢卻嚇得菲爾斯戰戰兢兢的躲在地上冇說話。

淩霄皺眉,菲爾思就像一隻偷腥的貓,你打他一巴掌,他知道錯了,下一次他還敢犯。

就是這樣一個冇皮帶臉的人,也真的是令人遐想。

“我知道錯了,我下一次再也不敢了,淩少我真的不敢了!”

“行了,滾吧,帶著你的家人一起滾,我不希望在L市再看到有關於你們一家人的資訊。再看到任何一個人彆怪我翻臉無情。”

淩霄說完喊了一聲葉琛的名字。

葉琛知道接下來怎麼做,立馬拎起他的衣服,把他拽了出去。

門被關上的那一刻,淩霄感覺自己的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這種像蒼蠅一樣嗡嗡嗡的人,著實是擾人清靜。

顧家。

陳由美端著安神湯上樓,看著裡麵還在工作的顧南城,她緩緩的走了進去。

這一陣子她的身體還冇有好,畢竟流產這種事情對她的身體危害造成很大的影響。

臉色蒼白,身上裹的一層又一層,似乎是很怕冷。

顧南城知道她進來了,但是卻冇有說話。

等到她繞到了自己的身後為自己捏著肩膀時,他這纔回複了一句:“身體不好就休息吧,不用給我按摩。”

陳由美臉色再一次蒼白的一分,有些小卑微的說:“南城,你還恨我嗎?”

顧南城手微微一動,陳由美似乎知道自己的這個問題問的不太好,她又反問道:“不應該問你這個問題,我應該問你,你還愛我嗎?”

這個問題問的好,顧南城直言不諱:“我還真不愛你。”

他的畫瞬間讓陳由美輕輕的咬住了嘴唇:“那不就是恨我嗎?”

顧南城甩開了她的手:“行了,不用在我的麵前假惺惺了,你要是想要和我在一起,那你就本本分分的吧,你還是我的顧夫人,對外我們兩個人也還是夫妻,但是對內……我確實是不想和你過多的說話。”

陳由美眼淚掉落下來:“南城,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是他先勾引我的。”

“劉天已經把事情的真相全部都告訴我,你以為我是真的傻嗎?其實以前我早就猜測出來,你跟彆的男人在一起,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是他,可是現在當我知道你們兩個人還有一個孩子的時候。你讓我怎麼想?”

顧南城站起身,居高臨下的望著她,渾身都是刺,讓陳由美抱也抱不了,是說也說不了。

隻能是在那裡乾巴巴的掉眼淚:“南城,彆鬨了,我知道你是愛我的對嗎?”

“你隻是覺得虧欠我,不好意思跟我說話,所以才說是討厭我,對嗎?”

顧南城眯起眼睛,開始躲閃:“陳由美,你還要不要點臉?”

陳由美聽到這句話,她像個瘋婆子一樣開始抓狂:“為什麼?你寧願去看南蕁,你也不願意去看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以前你說過你愛我不愛她的,可是結果呢?”

顧南城:“你應該知道,我愛的是你還是另外的你,你為了打壓南蕁,從而和我在一起,勾引我……你讓我怎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