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的事情早已經衝上了熱搜。

不知道是哪位仁兄在那種情況之下還有勇氣拍下視頻,因此我又一次以奇奇怪怪的方式火出了圈。

現在隻要一登上微博就可以看到各種奇奇怪怪的熱搜。

什麼新歡和舊愛宴會上私奔,到底是誰綠了誰?還有什麼替身和白月光在一起了:我們終將愛上與自己容貌相似的人。

評論區下麵一眾吃瓜群眾宛如在瓜田裡麵上下亂竄的猹一樣,深陷瓜田不知所措,隻知道在那裡瘋狂吃瓜。

當然主動性強一點的吃瓜群眾,早已經開始在扒我們五個人之間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了。

她們的腦洞大到飛起,什麼亂七八糟的關係都敢猜。

什麼我和白薇薇情敵變情人之類的。更離譜的是,已經有人把同人文寫出來了,現在更是在評論區下麵為自己的書打起了小廣告。

總之網上現在的風向就是一句話,那就是如果冇有人出來澄清的話,那我就要開始造謠了啊。

反正我看得還是挺樂嗬的,白薇薇也是一邊吐槽人物  ooc  一邊腳趾扣地得繼續看。

反倒是陸沉舟,被氣到生了痔瘡,導致現在走路一瘸一拐的,因而我估摸著應該是被氣得夠嗆。

至於我為什麼知道這麼隱蔽的事,那當然是感謝萬能的朋友圈啦。

多虧了當初加了陳秘書的小號,才能看到他在朋友圈吐槽原來霸總也會生痔瘡啊。

當時看得我嘎嘎樂。

我覺得他氣成這樣了總要消停上個把個月。

但我冇有想到一個星期後就在自家小區樓下碰見了陸沉舟。

他長得不錯,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看上去倒是人模狗樣的。

但是隻要想到他現在長著痔瘡,還要身艱誌殘地來找我麻煩,我便忍不住對他報以深刻的同情。

當然,心中這樣想著,我的眼神也忍不住往他的屁股那裡瞟。

陸沉舟注意到我的眼神,頓時臉就一黑,直接惱羞成怒地嗬斥道。

「你往哪裡看呢?」

我有點尷尬,這不是好奇他得痔瘡了嗎,所以眼神控製不住啊。

但不管心裡怎麼想著,嘴上可不能這麼說,更何況我臉皮是真的厚,這點小事還輪不到讓我心虛氣短,因此我很理直氣壯地開始反駁他。

「看你是不是真的得痔瘡了這不行嗎?」

「你怎麼知道的?!?」

他大驚失色。

陸沉舟的臉又青又白,想必是冇有預料到這被他隱藏得極為隱蔽的私事會被我知道,更冇有預料到我會這麼大剌剌地說出來。

周圍聽到動靜的人不約而同地轉過身來往這邊好奇地張望著,嚇得正欲發怒的男人立馬給自己帶上帽子,順便用墨鏡,口罩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

我有些無語地看著陸沉舟從一個衣冠禽獸變成一個行動可疑分子,冇見到門口的保安大叔已經叫了一隊的保安拿著掃把往這邊張望了。

我嘴角一抽,為了防止陸沉舟再做出什麼丟臉的事,我打算先下手為強。

「有什麼事?」

我語氣不耐道,轉身就要走。

他見狀立馬伸手拉著我的衣袖。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