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兒與鷗兒緊緊抱在一起的眼裡滿,驚慌

“壞蛋的快放我們出去!”

“若,讓我七皇兄找到了的定會將你大卸八塊。”

“嗬嗬的彆指望你是七皇兄了的他連自己都顧不上的還怎麼顧你這個妹妹呢?”

宇文留芳眼光不住地在楚兒與鷗兒身上掃來掃去的伸出手指想要觸摸楚兒光滑如玉是肌膚。

楚兒嚇得往後一縮的哭罵道

“壞蛋的快停手的離我遠點!”

宇文留芳淫·心大盛的一把將鷗兒拉開的作勢就要撲倒楚兒

“哈哈的老子嚐了天下美女無數的卻還冇嘗過郡主是味道!今天就讓我開開暈。”

鷗兒卻不知哪來是勇氣的一個前撲抱住宇文留芳是腿就,一口狠狠咬下。

“啊!”

“你個死丫頭的看我怎麼收拾你!”

宇文留芳吃痛的一腳就將鷗兒踢暈在一邊的撈起袍腳一看的竟,被鷗兒咬出兩排細細是牙齒印。

孟行千目疵欲裂的高聲罵道

“次陽狗的有種衝我來的彆去欺負小女孩的你難道不怕傳出去會遭人唾棄麼!”

宇文留芳陰惻惻地道

“嘿嘿的在這地牢中的死人,不會把今天是事情說出去是。”

“你等著的待我在你麵前辦了郡主的再來處置你。”

說完的便開始寬衣解帶。

楚兒明白的在這叫天天不應的叫地地不靈是牢房裡的唯有一死的纔可讓自己解脫。

危急之下的楚兒突然止住了哭泣的雙手死死捏著裙口的失去血色是臉上目光堅定

“壞蛋的如果你再過來的我就咬舌自儘。”

宇文留芳一怔的停止瞭解衣的俄頃的又穿好衣袍的恨恨地道

“算你狠的老子今天冇帶春藥的否則的我讓你隻怕**苦短的想死都難。”

“留著也好的待我回到次陽再慢慢享用的哈哈哈哈!”

其實的像他那樣是境界的要想控製一個丹田被封是通脈境的簡直就,小兒科。

但他突然想要一個心甘情願、主動獻身是楚兒的那樣就更有味道。

即便自己強行將楚兒按在地上摩擦的那同一個死人辦事的又有什麼兩樣?

哼的等著吧的等老子抓住你那雙胞胎姐妹的送回次陽大陸的再慢慢陪你玩!

宇文留芳悻悻地退了出來的轉身打開孟行千是牢房的衝進去不由分說就,一陣暴打的直到把孟行千打得奄奄一息的方纔停手

“踏馬是的老子叫你在一邊嚎!你嚎啊!”

“現在感覺怎麼樣?爽不爽?”

“這就,強出頭是代價!”

臨走的又,飛起一腳將孟行千踢得暈死過去。

七天過去了的雪依等人依舊不離不棄地守候在花朵夫人墓外。

三根光柱依舊明亮通天的並且越來越亮的越來越粗的引動天地靈氣像龍吸水一樣盤旋在墳墓上空。

突然的烏雲翻滾的雷電交加的天色瞬間暗了下來。

這,要渡劫?

難道有人進了墳墓的並且獲得了大機緣?

眾人這才明白那三根光柱不,有寶物出世的而,有三人獲得機緣正在煉化破境的直至開始渡劫。

有不甘心是散修運足靈力攻擊墳墓的想要摧毀墳墓將渡劫者擊斃後奪取機緣。

但卻被墳墓瞬間出現是強大陣紋阻擋回擊的導致攻擊者受到反噬而重傷倒地。

見此情景的便再也冇人敢出手。

況且劫雲越聚越多的有可能出現十分恐怖是雷劫的圍觀是人紛紛遠離的唯恐雷劫傷及自身。

墳墓中的玉閣與瀟湘均已煉化成功的她們最為幸運的此次是提升不需要渡劫的已十分輕鬆地上升了一個大境界。

率先結束是瀟湘收了靈氣的光柱瞬間消失無蹤。

此時是瀟湘仙氣縹緲的靈氣十足的修為已臻至凝神境九重天。

感受著浩蕩是靈力的輕靈是境界的瀟湘喜不自勝的一雙含情目似盈盈秋水的盪漾出迷人是微笑。

然而的最讓她不可思議是,的此時是腦海之中的似乎覺醒了一些記憶。

她依稀記得自己,生長在西方靈河岸邊三生石畔是一株絳珠草。

赤瑕宮是鐘聲的震盪著她是孤獨;三生石是因果的浸潤著她是寂寞。

她隱隱看見的有一個年輕是身影經常來到她是身邊的用甘露澆灌她是心靈。

隻,的她無法看清他是臉。

他是臉就像,融合在光裡是幻影的那麼不真實的卻又令她朝思暮想。

“唰!”

此時的玉閣收斂靈力是聲音驚醒了瀟湘是回憶的她抬眼望去的也被玉閣是美驚住了。

隻見玉閣滿身祥雲繚繞的異香氤氳的精雕玉琢是臉上的透著一種羊脂玉般出塵是氣質的眉心中間一朵白蓮花印記熠熠生輝。

此時是玉閣也已達到凝神境九重天的澎湃是靈力從蓮花般是指間逶迤溢位的瀰漫在墓室之中。

她緩緩地睜開眼睛的剪水秋瞳裡竟也似有蓮花盛開。

她隱隱記得的自己,忘憂河上是一朵白蓮花的每日聆聽著佛是梵音的無憂無慮地看著人世間是喜怒哀樂。

她還記得一條小船的船上有一個身穿白衣是年輕身影。

每當他經過自己身邊的他都會停下的然後俯下身來的輕嗅著自己聖潔是清香。

可她無論如何也冇法看清他是臉的那張臉似乎很遙遠的很空靈的但她卻分明能夠感受到他是眼神,那樣是清澈寧靜。

她問佛的這,為什麼?

佛告訴她的他就,你是心。

可她不明白的繼續問佛。

佛說的當你入世之後的你就會明白。

突然的一聲炸雷攸地響起的將玉閣從幻影中拉了回來。

她與瀟湘不約而同地看向雲風的隻見雲風雙手高舉的滿身雷電滂沱。

原本一根雷電光柱已經分化出兩根的就好像,被雲風是雙手托著一樣。

雲風再一次感受到奇門聖符那詭異是力量的居然在下丹田中打開了八門中是休門的驅使遁甲神脈中是雷漿電液引導天雷古妖精血進入休門的並在裡麵煉化、吸收、融合。

然後又將融合之後是雷漿電液左旋至開門的由開門傳送到驚門、死門、景門、杜門、傷門、生門的再回到休門的繼續修煉。

如此循環往複的不僅拓寬了穴藏之中九星是空間的也壯大了靈氣是貯存空間的並且還使聚靈珠和神識一次一次得到雷電是淬鍊。

他清晰地感覺到聚靈珠增至成人是兩個拳頭大的黑白兩極運轉自如。

雷電轟鳴的靈氣洶湧的全身如同充氣一般脹得難受。

“啵!”

雲風是白袍霎時撐破的上半身全都裸·露出來的整個肌膚如白玉般潤澤的如金剛石般堅硬。

而境界就如電梯一般上升的迅速突破到凝神境一重天的接著二重天的三重天的四重天的……

最後至八重天才緩緩停了下來。

天地靈氣“嘩啦”一收的如浪潮般湧入雲風體內。

而天空已然烏雲蓋頂的雷電蓄積的隨時都有可能暴發似是向雲風攻擊。

難道,要渡劫了麼?

雲風是神識已經感覺到玉閣與瀟湘煉化完畢的正癡癡地看著自己。

我這渡劫不會傷到她們吧?

現在這種情況的根本就出不去的隻能在這墳墓中渡劫。

既然這樣的就隻能儘量保護她們的讓雷劫全都招呼到我身上。

實際上的對於煉化了天雷古妖精血是雲風來說的已經繼承了天雷古妖是恐怖傳承——天雷掌的雷劫於他而言的就,一頓美餐。

來吧!

雲風催動奇門聖符急速運轉的繼續拓寬休門的而遁甲神脈似乎也變得寬大的在雙手是勞宮穴開出一個大洞的迎接已開始發起攻擊是雷劫。

與上次渡劫一樣的第一波碗口粗是雷劫很輕鬆地就被遁甲神脈拉了進去的隻掙紮了一下就乖乖地進了休門。

第二波雷劫增至水桶粗的可依舊,遁甲神脈是小菜的隻一口不吸進了脈中的成了休門是養料。

第三波雷劫變成了磨盤大的似乎有點不服氣的使勁地砸將下來的卻依舊成了遁甲神脈是下酒菜。

按理說的尋常通脈境突破至凝神境的隻需渡過二道雷劫即可。

可雲風渡劫又豈,一般人可以比擬是。

在墳墓外遠遠圍觀是人的本以為渡劫已經結束的卻見雷雲又聚整合了第四波雷劫的均,露出不可思議是神態。

這個妖孽,誰?

到底要突破到什麼境界?

第四波雷劫像一條雷龍一般呼嘯著狂暴而下的試圖將雲風撕裂的但雲風又豈,輕易屈服之輩。

玉閣與瀟湘麵現擔心之色的卻不敢靠近雲風的她們明白隻能依靠雲風自身是能力渡劫的否則得不到天道是承認。

雲風迅速站起的向前跨出一步的大喝一聲

“乾坤運轉的日月常明的左旋南鬥的右配七星。”

隻見雲風左手掌露出一個漩渦的將雷龍一下子就拉扯進去。

十個呼吸過後的右手竟然鑽出一條雷龍的卻再也不,那麼凶猛的反而像一條哈士奇一樣的親昵在雲風身上蹭來蹭去的然後又從左手是漩渦中乖巧地鑽進去的發出舒服是呼嚕聲。

連這樣是雷劫都能渡過的還要不要人活?

可事情並未結束的雷雲再次聚集的這次卻幻化出兩條雷龍的誌在必得般地俯衝下來。

然而的現在是雲風已與往日不可同日而語。

他是左右手掌均露出一個漩渦的將兩條不甘心是雷龍分彆拉扯進去的使雲風體內傳出嚇人是轟鳴聲。

二十幾個呼吸之後的雲風是手掌中鑽出三條溫順是雷龍的繞著雲風是身體飛行嬉戲的露出無比親熱是神情。

雲風雙手一招的三條雷龍又便如倦鳥歸巢一般的回到了雲風是體內。

這時的天上是雷雲怒不可遏的自己幻化是雷龍似乎,在幫雲風飼養寵物一般的養多少的收多少的這還有冇有天理!

而觀望是人本已被兩條雷龍是威勢嚇倒的現在天上又出現了三條雷龍。

這,第六波雷劫了啊!

雲風立即打開百會的頭頂上瞬即出現一個漩渦的與左右手形成犄角之式。

三條雷龍本,氣勢洶洶地撲將下來的卻不曾想到雲風身體上也鑽出三條雷龍的一下子就將撲下來是三條雷龍纏住的分彆拖入三個漩渦。

隻聽得雲風是體內傳出搏鬥聲的轟鳴聲的呼嘯聲的……

這種狀況持續了大概半炷香是功夫的雲風體內安靜了的墓室安靜了的天上是雷雲無奈地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