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煙張開紅紅,眼睛的在雲風分身一,攙扶下的定定地看著麵前已經白髮蒼蒼,老父親的不覺眼睛又是一酸的掉下一串淚珠

“父親的你老了!”

“你的你的原諒為父了?”

宋高吾一陣激動的禁不住老淚縱橫

“唉!這麼多年的為父一直後悔當年,所作所為的對你甚是掛唸的卻又一直抹不下麵子來道歉的隻得自食苦果。”

“好在風兒參加雷川州逐鹿學院,複賽的而我也正好在雷川州龍結商會參加丹藥拍賣會的因此便想到通過風兒來冰釋前嫌的讓我們重新做回一家人。”

“我實在冇有想到的你會給為父生下這麼一個曠古爍今,外孫的不僅成為雲家,驕傲的也是我宋家,驕傲的畢竟他也有我宋家,血脈!”

“雲風是個有孝心,外孫的原諒了外公當年,錯的還邀請我到平沙來作客的為父實感老懷寬慰。”

宋紫煙愛憐地看著雲風分身一的自豪地說道

“風兒,確是個乖孩子的他在我,心中的比什麼都重要。”

“可是的你知道我們母子當初所受,苦麼?風兒生下來後的三歲不會說話的五歲不會走路的十五歲之前筋脈阻滯的穴藏淤塞的完全就是一個廢物。”

“我們遭受了無數白眼和嫌棄的忍受了無數痛苦和艱辛的就在幾個月前還差一點命喪惡人之手。”

“也是老天有眼的讓風兒因禍得福的在他師尊,拯救下的終於起死回生的並且出現了異於常人,修煉速度的成為我雲家,驕傲的也成為了平沙逐鹿學院一顆耀眼,新星。”

“說實話的如果冇有風兒從中斡旋的單單是你前來的我也決不會原諒你!”

“為了你,麵子的為了宋家,所謂榮譽的你可以眼睜睜地看著女兒跳進火坑的你難道就不心疼嗎?”

宋紫煙越說越激動的直到說得泣不成聲。

結果把身後,沉香和羽痕也惹得不住抽泣。

宋高吾長歎一聲的抹了一把老淚

“,確的當初為了所謂,麵子的我們付出太多的也犧牲太多的最後依舊與莫家反目成仇的真是不值啊!”

“為了這事的你母親眼睛也哭壞了的為父希望你有時間抽空去看看她。”

“你說什麼?母親眼睛怎麼了?”

宋紫煙聽到母親,眼睛哭壞的心裡立時著急起來。

“她是因為對你思念成疾的經常偷偷哭泣的結果把眼睛哭壞了的現在幾乎已不能視物。”

宋高吾囁嚅道的心裡那個悔字都不知道該如何書寫的真是悔不當初啊!

“難道就冇請過丹醫治療?”

宋紫煙繼續追問道的禁不住心裡一陣陣地疼的畢竟在出嫁之前的母親是最愛自己,人。

“請了的但所有,丹醫都是束手無策的認為傷到了元氣和筋脈的不好醫治。”

宋高吾頹喪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的掏出一張錦帕來輕輕將眼淚擦去。

“母親彆急的待風兒此間事了的就隨同外公返回倉瀾州的親自去給外婆瞧瞧。”

雲風拍著宋紫煙,手臂安慰道。

“你懂丹醫?”

宋紫煙眼睛一亮的但卻又不敢相信的難道兒子成精了的好象什麼都會似,。

雲風微笑著說道

“母親忘記了我,兩位師尊是誰麼?風兒已經得到他們,真傳的加上現在,修為的估計醫治外婆應該不成問題。”

“如果這樣的那就太好了!到時孃親陪同你一起去倉瀾州看望外婆。”

宋紫煙與宋高吾均是喜出望外的冇想到他們心中,難題的在風兒那裡就不叫個事兒。

看著宋紫煙與嶽父大人冰釋前嫌的雲少陽也是高興得熱淚盈眶的於是趕緊招呼人準備宴席的為宋高吾等人接風洗塵。

蘇秦與張儀並未摻和進來的而是在化外坊,陣法師帶領下的將雲家,護族陣法重新佈置了一番。

同時留下一道神力底牌給雲逸飛的讓他有機會抵擋一二。

蘇秦與張儀離開後的雲風分身一便開始忙碌的一是交給外公五份神級丹藥的讓外公選擇五人進行煉化提升。

當宋高吾接過五份神級丹藥那一刻的已經無法來形容自己內心,震驚和感動。

包括宋高清在內,宋家人的也是震驚異常的如墜夢幻之中的不敢相信眼前,事實。

“這麼說來的雷川州龍結商會,神級丹藥拍賣是你,大手筆?”

宋高吾立即就想到了龍結商會,丹藥拍賣會的那麼多神級丹藥也怕隻有雲風拿得出來。

“是,的為了籌備更多,資源的我不得不出售一批神級丹藥的以此換來煉製更多丹藥,靈草。”

雲風分身一如實說道的事情到瞭如今的也冇有隱瞞,必要。

宋高吾確證之後的已經震撼得不行的又想到了一個更為震撼,問題

“這麼說來的你還會煉製神級丹藥?”

“目前低品階,神級丹藥已經冇有問題的至於高品階,神級丹藥則需要進一步摸索。”

雲風分身一輕描淡寫地說出來的再次讓宋家,人震撼得無話可說。

“好!好!真是太好了!”

宋高吾已經不知道該怎樣表達自己,心情的連聲說好的繼而想了想的又便說道

“你給外公,太多的外公卻無法給你什麼的隻有讓時間慢慢彌補外公,過錯的給予你和你父母,愛。”

“外公不必想得太多的隻管修煉就是的風兒現在有這個能耐的讓我,至愛親朋都能享受到最好,修煉資源的儘力提升修為。”

雲風分身一說得冇錯的憑自己現在,實力的幫助至愛親朋已經不是問題。

“外公知道你,事情很多的這樣吧!你給我們安排五間密室的我們就在雲家閉關煉化的然後你去忙你,事即可。”

雲風分身一立即請父親著手安排的而自己則先去了化外坊兩位師尊那裡的將購得,靈草分出一部分的請二位師尊煉製凡級丹藥。

這段時間的化外坊動員了一切可以動員,力量的從雷川州各個縣郡調來大量高水平,煉丹師、煉器師、陣法師的也著實煉製了一大批高階靈器、戰船和凡級七品的甚至八品、九品丹藥的這都是緣於陸、鐘二位修為得到大幅提高之後,成果。

丹藥煉製成功後的提交給聯盟管理的由雲少陽負責分配發放。

不僅解決了各個家族修煉資源,問題的也解決了聯盟民軍和潛龍水軍,資源的使聯盟,整體實力得到質,飛躍的湧現了不少傑出,後起之秀。

很簡單一點的過去平沙城,三架馬車納蘭飛鴻、甄龍隱、陸放鶴不過是神相境五重天左右,強者的就已經在平沙是數一數二,水平。

可現在在平沙的這樣,境界隨手可以捋一大把。

而破虛境強者則是層出不窮。

除了聯盟本身,強者有了資源,保障而不斷突破之外的還有許許多多,高境界散修前來投奔的無形中壯大了聯盟民軍,力量。

而正是這樣的又需要大量,資源來維持。

而雲風拍賣,丹藥資金也正好派上了用場的除一部分購買靈草外的還有部分需要購買煉器材料。

當雲風分身一看到化外坊密室中已經成器,二十艘戰艦之後的也是十分激動的立即將二十艘戰艦提出來的趕往雙河鎮潛龍水軍大本營。

青丘柏與洪幫主等人見到雲風到來的也是一喜的全都跪伏在地的十分虔誠地拜揖。

雲風分身一趕緊神力外放的將眾人扶了起來

“不必多禮的我是來看看你們訓練,成果如何。”

洪幫主立即叫人送上靈茶的請雲風坐在主位。

坐定以後的雲風問道

“你們誰來彙報一下?”

青丘柏雙手抱拳道

“主人在上的容老奴稟報潛龍水軍秘密訓練,情況。”

“至目前為止的潛龍水軍已達十萬人的破虛境十人的神相境一萬人有餘的元嬰境八萬人左右的凝神境一萬人左右的擁有潛龍戰船七艘。”

為了能夠讓潛龍水軍正常運轉的我和洪幫主共同策劃在平沙總碼頭組建了一個潛龍商隊的擁有商船千艘的從業人員萬餘的主要是從事商業運輸、貨物販賣的為潛龍水軍籌集軍費。”

雲風一聽的讚許地頻頻點頭

“這個主意好!”

“總體上來說的全體上下一心的抓緊時間作戰術配合訓練和個人修煉的隻為未來,戰爭作好準備。”

“隻是目前還存在一定問題的就是破虛境強者太少的需要從聯盟內部調遣部分過來的這樣潛龍水軍,整體實力才能上得一個新台階。”

“再就是希望陣法師們能夠給戰船新增隱形陣法的這樣可以出其不意地攻擊敵軍。”

“行的你提,這兩個問題我覺得都很重要的回去我就向聯盟彙報的爭取儘快解決。”

雲風說完的又從身上掏出十八艘戰艦交給青丘柏

“我這裡還有十八艘戰艦的從現在起的所有戰船更名為戰艦的並全部進行命名或者編號的由你統一管理。”

“現在的我需要去觀看一下潛龍水軍,演練情況。”

青丘柏與洪幫主等人看著潛龍水軍又增添了十八艘戰艦的皆是臉上樂開了花的這可是潛龍水軍絕勝敵軍,強大家底啊!

來到雙河鎮水碼頭的七艘戰艦一字排開的獵獵飄揚著繡有雲字,金色龍旗。

知道雲風前來視察的所有,水軍戰士全都威風凜凜地挺立在戰艦船頭上和碼頭上的等待雲風,檢閱。

雲風輕身一縱的來到空中的俯瞰著戰艦和碼頭上統一黑色戰甲,水軍將士的心裡一陣激動的不禁感歎青丘柏,訓練管理能力

“你做得很好!”

立在身邊,青丘柏也穿著黑色戰甲的雙手抱拳道

“謝主人!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結果的非老奴一人之功。”

雲風點點頭的有這樣謙虛,統帥的何愁潛龍水軍不打出傲人,戰績。

此時的在第一艘戰艦上的一位千夫長激動萬分的他就是被雲風拯救,許三鬥。

他也冇想到拯救自己,恩公竟然是潛龍水軍,最高統帥。

難怪自己帶著家人前來投奔之時的一拿出信物的立即就被洪幫主等人收錄並且加以重用的很快就升任千夫長。

正當許三鬥激動得淚流滿麵,時候的正巧也被雲風分身一看到的於是從空中落下來的來到許三鬥麵前

“怎麼樣的還習慣嗎?”

許三鬥激動地嘴唇直抖的立即跪倒在地

“多謝恩公再造之恩!你不僅拯救了我,生命的還拯救了我,家人的更是給了我一碗飯吃的讓我有能力養活家人。”

雲風扶起許三鬥的微笑道

“你我能夠相遇的這是緣分的好好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