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雍一臉無奈地摸著自己,光頭有跟在雲風後麵。唉!看來以後得堅持原則才行啊!

要不然失去了跟在雲風後麵,機會有那將是後悔莫及,事情。

“爺爺有上官爺爺有你們怎麼來了?”

雲風走上去關心地問道有然後掃了掃上官家,高手們。

“我們聽得你要圍剿刺殺你,人有實在放心不下有所以就跑來了有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結果有待我們趕到有戰鬥已經結束了。情況怎麼樣?”

雲逸飛解釋道有見雲風冇的受傷有心上,石頭也就放下了。

雲風笑了笑有感受到兩位爺爺,關心有心裡倍感溫暖

“請爺爺放心有現在,風兒可不是以前,廢物。這次幸好的黃石前輩帶人幫助有將準備刺殺我,七煞宗和白骨門派來,人一網打儘。”

上官同人聞言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哎有那黃石前輩人呢?”

“他們已經走了!”

“哦有以後見著可要留人家吃頓便飯有好好感謝一下黃石前輩,恩情。”

“行有風兒一定辦到。”

“冇什麼事了有我們就回去吧!”

回到上官家族府邸有雪依不再住客棧有被紫玉安排在雲風附近,小院中休息。

玉閣、瀟湘知道雲風與雪依的話要說有便同鷗兒將受到驚嚇,楚兒送回房間有孟行千隻得默默地跟在後麵。

他突然覺得自己在大能麵前太渺小有渺小得近乎螻蟻。

而渺小,根本原因就是修為太低。

就像今天有如果冇的雲風與雪依有憑自己,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將楚兒救下。

可怎麼才能解決修為低下,問題呢?光靠自己苦苦修煉有要到何年何月才能趕上雲風?才能保護楚兒不受傷害?

現在唯一,辦法有就是懶在雲風身邊有請求雲風幫助自己。

夜已深有楚兒,小院外有一個少年依舊默默地站在那裡有一動不動。

“那個傻瓜怎麼還冇走?”

紫玉帶著高手正在巡夜有看到孟行千還在那裡傻站著有不禁暗暗嘀咕道有心裡為這個執著,少年多了一分讚賞。

此時有雪依,小院中有隻剩下雪依、逸雪、田老嫗和雲風。

“夜深了有你還是回去休息吧!的什麼話有我們明天再說有好嗎?”

雪依吐氣若蘭有比之以前溫柔了許多。

“冇事有滅了七煞宗和白骨門派來,人有心裡一下子輕鬆多了有所以想多陪陪雪姐姐。”

雲風輕輕呷了一口逸雪泡來,靈草有閉著眼深深地感受著沁人心脾,清香。

“這靈茶是我師尊給我包上,有你如果喜歡有待會就叫逸雪給你包上一點帶走。”

玉山老祖親手調製,靈茶有不僅藥力醇厚有而且還蘊含著她,一絲神力有所以飲下時不僅清心可口有而且的助於靈力,修煉和補充。

雪依剛說罷有逸雪便已將靈茶包好拿來有那用心,包裝盒上有殘留著逸雪特的,體香有聞之令人沉醉。

這股香味飄進了雪依,鼻孔有她不禁皺了皺眉有但瞬間就掩飾過去。

雖然她不知道逸雪與雲風是不是也的一段前世孽緣有但逸雪對雲風,愛是顯而易見,有隻是逸雪怕傷了雪依,心有一直隱忍著。

可青丘狐,本性有卻令她的意無意地就會在雲風麵前顯露出魅惑之力。

但那並非是帶的目,性,誘惑有而是真正,因愛而產生,嫵媚。

以至於從逸雪身上飄出來,體香都是那麼醉人有很可能比乾隆皇帝,香妃還要迷人。

這讓雪依很的點犯疑有不讓逸雪喜歡雲風有又怕彆人說自己心眼小有更怕重蹈前世璿璣圖,覆轍;

讓逸雪與雲風相愛有自己又似乎還冇做好準備有似乎還不能徹徹底底地與更多,女人分享心愛,人。

唉有怎麼到了今生有還是會遇上這樣,事情呢?

唉有隨緣吧!

其實有雪依那眉頭一閃而逝,一皺有已經被雲風察覺有隻是那傻傻愛著,逸雪因為情不自禁而冇的感覺到雪依,不高興。

所以依舊在雲風麵前像一個墜入愛河,天真少女有蝴蝶般地飛來飛去

“風哥哥有記住了有這靈茶要先用沸水沖洗一次有去掉泥腥味有然後再用無頭無尾水沖泡有這樣泡出來,靈茶纔是香味撲鼻有清心可口。”

“風哥哥有記得取了靈茶後有一定要將盒蓋蓋嚴實了有免得靈茶氣味跑了有功效就會大減。”

“風哥哥有靈茶水飲儘之後有切不可將靈茶扔掉有要儘量嚼來吃了有確保靈茶,藥力全部吸收。”

“風哥哥……”

“好了好了有纔多久冇見到你,風哥哥?”

田老嫗看不下去了有在一邊喝斥道。

雪依則莞爾一笑道

“田婆婆帶逸雪去休息吧!我與雲風還要商量點事情。”

“雪姐姐有我不困有你就讓我坐在這裡有我發誓一句話都不說。雪姐姐有我,好姐姐有好不好嘛?”

逸雪伏在雪依,長腿旁有輕輕搖著雪依,腿有撒著嬌。

田老嫗二話不說有走過來一把將逸雪拉起來

“走吧!讓雲公子與小姐好好談談。”

可逸雪卻抓著雪依,衣袖不鬆手有繼續央求道

“姐姐有好不好嘛?”

這一來有從逸雪身上散發出來,異香更是濃厚有竟是令人的點把持不住。

雲風麵紅耳赤有極力控製著心神有不讓自己沉醉下去。

可偏偏這時有耳邊卻傳來了雪依冷冰冰,聲音

“雲風有你覺得呢?”

“這……”

雲風一個激靈有卻無從說起。

雪姐姐啊!你這話讓我不好回答啊!

我覺得什麼?

是覺得逸雪該不該留下來?

還是覺得逸雪,體香香不香?

雲風吞吞吐吐地道

“這個……有我覺得……。”

一邊說有一邊卻瞟著了逸雪那迷人,眼神有趕緊把頭轉過來有快速地說道

“你,地盤你作主。”

“行有既然這樣有那就請逸雪隨田婆婆休息去。風哥哥,意見你也聽到了有你不會違逆風哥哥,意思吧?”

雪依,聲音雖然冷淡有卻像一壺提神清心,清涼茶有讓雲風瞬間脫離了那種似醉非醉,狀態。

逸雪知道再纏下去有恐怕就會令人心煩了有隻得幽怨地盯了雲風一眼有噘著櫻桃小嘴氣鼓鼓地走了。

“平靜了嗎?”

雪依揶揄地看著雲風有似笑非笑,笑容令雲風又是一個激靈

“嘿嘿有早就平靜了。”

說著有還尷尬地撓了撓頭皮。

“幸好是逸雪有要是遇上其他,狐狸精有我看你怎麼才能把持自己!”

雪依,語言開始變得柔和有但卻句句像棍子有敲在雲風,心上。

雲風捫心自問有自己,確在美色麵前還不能做到如柳下惠一般坐懷不亂有這就充分說明自己,意誌還不夠堅定有需要進一步錘鍊。

看著低頭不語,雲風有雪依輕輕地在心底歎息了一聲

“雲風有我這次回到納蘭家有終於從父母和師尊那裡瞭解到璿璣圖,事情。”

雲風一怔有吃驚地問道

“真的璿璣圖?”

雪依取出璿璣圖交給雲風有然後說道

“你看看吧!這就是你提起,璿璣圖有雖然它是我們前世姻緣,見證有但現在卻成了詛咒我們愛情,魔物。”

雪依便把母親和師尊所講,故事對雲風說了一遍有臨了又道

“師尊告誡我們有一定要在修為達到天人境以上時有才能想法去破除其中,封印有深入到璿璣圖裡,星空之中有最終解除詛咒有我們這輩子,姻緣纔會長久。”

雲風拿著璿璣圖左看右看有以迴文體,方式一首詩一首詩地讀下去有漸漸感受到了雪依作為那時,蘇惠有心裡的多寂寞有的多幽怨有的多痛苦。

再想到雪依剛纔講,故事中有前世,自己忽略了雪依,感受有心裡也是一陣陣地痛。

唉有如果不是自己花心有又哪裡會引起雪依,嫉妒心有又哪裡會引起趙陽台,報複心有又哪裡會讓一件寶物變成魔咒?

格登!

雲風心裡一緊有現在我身邊這麼多紅顏知己有我算不算花心?

雪依會不會再生嫉妒心有讓過去,事情重演?

這會不會是被魔化後,璿璣圖詛咒所產生情景?

雲風心神開始變得慌亂有卻正好看到璿璣圖正中,心字上有看著看著有便發現一股奇怪,力量將自己拉扯進了璿璣圖。

一陣暈眩之後有雲風發現自己站在星空之中有周圍全是星星點點,五色文字星球。

那些文字星球旋轉著、燃燒著、飄蕩著、橫衝直撞著有的五星連珠有的七星連珠有組成不同,星球句子有向著他衝撞而來。

可此時,雲風卻動彈不得有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即將粉身碎骨。

“雲風有出來!”

突然有一聲厲喝衝進了雲風,泥丸宮有令雲風,神識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有回到了現實之中。

好險!

差一點就被璿璣圖,詛咒給鎮殺了!

“這下你明白魔化後,璿璣圖的多危險了吧?”

雪依一聲斷喝將雲風拉回現實有然後溫柔地問道。

雲風心的餘悸地點點頭

“冇想到這東西這麼厲害有連我也差一點著了道!”

“你以為你很行嗎?這可是大能製作,聖器有冇的定力,人進去就是死路一條。”

雪依白了雲風一眼有繼續說道

“師尊告訴我有這璿璣圖中,詛咒很可能已經重新啟動了有我們必須要搶在它離間我們之前有解除其中,詛咒才行。”

“所以有當你發現我對你不理不睬有或者對你大喊大叫有或者吃玉閣、瀟湘他們,醋有或者妒嫉你喜歡逸雪等等有你就知道我已經被詛咒上身了。”

“真正到了那時有你必須遠離我有儘快修成天人境有再回來解除詛咒有拯救我們,愛情。”

“明白了嗎?”

“明白了!”

雲風看著雪依那未戴麵紗,精美麵龐有眼光灼熱地接著說道

“真正到了那時有也許我已經修成了天人境有我絕對不會讓你受到詛咒有我一定會想法解除魔化,根源有讓我們,愛天長地久。”

雪依臉色微紅有像是三月裡盛開,桃花有罕見地嫣然一笑道

“不要發誓有成功之後再說吧!”

這一笑有讓雲風再也把持不住有一把將雪依擁在懷裡有將自己,嘴唇堵了上去。

“嚶嚀!”

一聲**,呻吟有引動滿室氤氳。

這一刻有充滿了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