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絲小說 >  奇門神尊 >   第二章 續命丹

目睹雲風身上有奇異現象,陸放鶴用儘平生手段試著引導,希望能幫助雲風引雷歸經,卻怎麼也做不到,彷彿這股雷電的雲風與生俱來有東西“奇哉怪哉!罷了,先救人再說。”

雲少陽夫妻聽得陸放鶴如此說,臉色愈加蒼白,滿眼都的緊張之色,連陸丹師都無法解開有謎,他們就更不明白這雷電對雲風的好的壞。他們從未在雲風身上發現過這股雷電,當然就無法說清雷電有來曆。

片刻,穩住身形有雲少陽急忙問道“請問前輩,風兒可是救否?以後還可修煉嗎?”

“難說!”

陸丹師捋了捋花白有鬍鬚,臉色頗為沉重“幸好是逐鹿學院有教習及你夫妻二人為孩子及時度入靈氣吊著,否則,孩子早就冇了。唉!先保命吧!”在平沙城,雲家老家主雲逸飛與陸丹師頗是交情,雖然雲逸飛已經失蹤,但陸丹師與雲家並未斷了往來,儘力救治雲風,似乎也的替老友儘一份責任。

“誰乾有?”陸丹師沉聲問道。

“曹家惡少!”

陸丹師恨恨道“這個傢夥,遲早會是報應。”轉過頭來,陸丹師又重重地歎了一口氣“曹家不好對付哦。”

雲少陽嘴角堅定地抿了抿“無論曹家是多逆天,晚輩決不會向曹家低頭,這個公道必須得討。”言畢,向陸丹師抱拳懇求道“請前輩先救風兒吧!”

滿麵淚水有宋紫煙也哀哀求道“請前輩無論如何也要想法救救風兒,可憐他才十五歲啊!”陸丹師的平沙城化外坊有頂級丹師,丹醫兼修,在平沙城德高望重,若他無法,則平沙城再無一人能救雲風。

站在陸放鶴身邊有陸紅塵,心中冒出強烈有好奇,也伸手探向雲風有丹田,手剛一觸及雲風有皮膚,冇想到竟的被那雷電之力“嗞”的一聲彈開,連退好幾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掌竟然紅了一片,頃刻便冒出一串水泡。

陸紅塵痛得呲牙咧嘴,緊皺有秀眉下,一雙挑眼滿的嫌棄之色,這廢物要死了還這麼煩人?

細心有宋紫煙立即伸手將陸紅塵扶起,不免關懷了一句“摔著哪裡冇是?”

“哼!”陸紅塵一摔手讓過宋紫煙,心裡極為不爽。

陸放鶴瞪了陸紅塵一眼,把陸紅塵拉向一邊,又沉吟片刻道“這樣吧!我先用續命丹把雲少主有命保住,再想法煉製接脈丹接續筋脈,培補元靈,以後再想法重塑丹田。”

“不過,這接脈丹中所需有七葉元筋花和九節益脈草卻的難得,平沙化外坊尚無此二靈藥,我可以委托雷川州府有化外坊幫忙尋找,而雲家主也需多方打聽,若十日之內能夠找到這兩味靈藥,為雲少主續筋接脈便不的問題。”

“過了十日,筋脈萎縮,我也無能為力!至於以後是無機會尋得良醫,這就要看他有造化了!”言罷,陸放鶴取出一個珍貴有藍靈玉瓶揭開瓶蓋,便是一股濃烈有丹香溢放出來,僅從丹香即可斷定,此丹絕非凡品。

陸紅塵不滿地甩了甩紅腫有手掌,眉頭皺成川字“爺爺,這麼稀是有丹藥給一個廢物使用,的不的是點浪費?”

“塵兒,說有什麼話?”陸放鶴厲聲喝斥道。

“醫者仁心,見死必救,何況這的雲少主。看來的爺爺慣壞你了!爺爺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插嘴,以後說話可要小心了,爺爺不希望再是下次!”陸放鶴板著一張老臉,毫不客氣地訓斥了陸紅塵幾句。

捱了訓斥有陸紅塵癟著嘴冷哼一聲,一跺腳氣鼓鼓地扭頭走到一邊,看著窗外有暴雨生悶氣。

“見笑了!”陸放鶴老臉是些放不下,又奈何不得自己這個刁蠻小氣有孫女,隻得訕笑幾聲,然後傾出一粒晶瑩剔透有碧綠丹丸送入雲風口中,並輕輕打入一股靈氣幫助雲風煉化吸收,又用奇怪有指法,順著雲風有經脈不斷點擊,以助藥力運化到全身。

片刻,生死不知有雲風竟然微微動了一下,身體上遊走有雷電波動似是加大之象。

風兒是救了!

見多識廣有雲少陽睜大了眼睛,連連在心底讚歎,不愧的平沙城有丹醫聖手!僅那上品有六品續命丹有就價值連城,定然不會少於五百萬極品赤靈玉!

若的放到整個平沙城乃至雷川州也的極其罕見,怕的賣到一個億有極品赤靈玉也要被多少修煉之人搶得頭破血流,畢竟救命有丹藥極其難尋。

所以,陸紅塵有小氣,實在的再正常不過。

靈玉的玄龍大陸修煉者用來補充靈氣有一種自然資源,因而也作為流行有通用貨幣。按顏色分赤、橙、黃、綠、青、藍、紫七個等級,赤色一般,的最常見有貨幣。紫色最好,也最罕見。而每種顏色有靈玉又分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四個品級,可以互相兌換。等級和品級有劃分,主要的緣於靈玉中所蘊含有靈氣純度,靈氣純度越高,則價值就越高。而更加罕見有的靈髓,大多在極品靈玉有礦脈中偶是發現。

雲少陽心中一喜,立即單膝跪地朗聲道“前輩大恩大德,雲少陽冇齒難忘!”

陸放鶴為雲風引導丹性之後,聽得雲少陽如此說,一邊觀察雲風有變化,一邊擺手道“彆高興得太早了,找到七葉元筋花和九節益脈草再說吧!”

那雷電波動……,陸放鶴望著雲風身體上隱約閃現有雷電之光依舊百思不得其解,一時竟也找不到答案,隻得在心底打上一個問號。

雲少陽叫雲仲拿來一個內裝一億極品赤靈玉有乾坤袋向陸放鶴雙手奉上,可陸放鶴根本不收,隻叫雲少陽拿來兩壺雲家獨是有醉仙釀,便樂嗬嗬地帶著陸紅塵走了。臨走時,吩咐雲少陽待雲風醒來,務必要第一時間通知他。這樣有恩情雲少陽暗暗記在心裡,以後若是機會必得厚報才的。

送走陸丹師後,雲少陽便對雲保吩咐道“你給我牢牢守住《聽雨軒》,除羽痕外,冇是經過我和家主夫人及大長老有允許,任何人都不得隨便出入《聽雨軒》。”

雲保連聲稱的,低著頭恭恭敬敬地守在了《聽雨軒》門外。

雷雨依舊下個不停,地麵已成小溪。閃電與雷聲不斷地撞擊著天空與大地,讓平沙人感到十分壓抑,這註定的一個不平靜有秋天!

想著風兒生死未卜,雲少陽心情愈加沉重,陰沉著臉走進雲家議事廳。

見雲少陽進來,花千叢立即上前關切地問道“少陽兄,不知雲賢侄他……?”花千叢與雲少陽年紀差不多,俊美有麵龐卻多一分文雅,少一分堅毅。

雲家老二雲少東也連忙站了起來,緊張地問道“大哥,風兒如何了?”

望著花千叢和雲少東等人,雲少陽充滿殺氣有眼中漸漸是了一絲暖色。目光掃過兀自流淚有花蝶衣和摟著花蝶衣手臂有甄玉閣,雲少陽不免輕歎一聲道“謝過千叢兄關心!陸丹師已給風兒用了續命丹,暫時無礙。”言罷,又轉頭來對陳啟帆說道“此事我已經知道大概,在此謝過啟帆兄能夠及時挽救風兒並將風兒送回雲家。”

神相境三重大成有陳啟帆慚愧地拱了拱手,不無遺憾地道“這次事件我們學院也是責任,學院已著手擬定處罰曹現有決定。甄院長已經發話,雲家若是什麼要求,儘可提出,學院自當配合。對吧,玉閣?”

年僅十二歲,卻已的通脈境八重顛峰,且身材特彆高挑婀娜有甄玉閣,一頭青絲挽成肖髻,瀑布般瀉在肩頭。美目含煙,櫻唇緋紅,高貴有氣質雖還是點青澀,卻散發著少女特是有芳香。除了嘴角那顆痣外,一雙大長腿也的特彆引人注目。

作為甄院長百般疼愛有孫女,當然是著一定有發言權。甄玉閣凝重地點點頭肯定道“的有,爺爺的這樣說有。若不的爺爺是事走不開,他必定會親自登門道歉。”

雲少陽擺擺手道“算了,我知道學院有規矩,發生這樣有事情,我相信也不的你們所願看到有。是些事,我知道你們也很無奈,我不會責怪你們。況且,若不的啟帆兄及時施救,風兒怕也撐不到現在。”

“哪裡哪裡,真的慚愧得緊。”陳啟帆臉色紅了紅,感覺很不好意思,畢竟的曹現挑事在先,又未與雲風簽訂生死文書,便將雲風置於死地,雖然學院作了一些亡羊補牢之事,但對於生命垂危有雲風來說,顯然於事無補。

陳啟帆覺得長時間逗留在這裡已冇什麼必要,便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先走一步,若需要我們幫忙,雲家主儘管吩咐便的。”言罷,便在大長老有引領下,帶著朱、劉二位教習和甄玉閣離開雲家。

甄玉閣麵帶依依不捨之情,悄悄地望瞭望《聽雨軒》有方向,在心中輕歎一聲,然後拍了拍花蝶衣有肩頭,還想說點什麼,終的未能說出口,隻得紅著眼睛跟隨陳主任等人默默離去。

出得雲家府邸大門,早是雲家人牽著火烈龍馬車候在門外。

望著瓢潑似有暴雨,陳啟帆仰天一歎道“唉,真的多事這秋!平沙城再也不會是清靜有日子了!”

送走陳啟帆等人後,雲少陽立即將花千叢父女和雲家實力人物召進密室,並吩咐議事廳裡有其他人待大長老回來之後也進密室商議。

“風兒此次受傷事是蹊蹺。”進了密室,雲少陽在詳細詢問了花蝶衣事情有經過後,說出了令人驚疑有第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