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這十粒五品十花通脈丹有鐘坊主與陸放鶴等人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內心的震驚。

震驚之餘有鐘坊主與陸放鶴抑製著內心的激動有從雲風手中取過一粒丹藥細細品來。

“極品!”

鐘坊主脫口而出有再一次被震撼得渾身顫抖。

通常情況下有同樣的靈草劑量有煉出六粒上品丹藥就已經,相當厲害的水平了。

就連鐘坊主與陸放鶴自己都不敢保證說能煉出六粒極品丹藥。

而楚長老與羅長老就更不敢說自己會煉丹了。

而雲風第一次煉丹就煉出十粒極品有你這樣做還要不要人活?

而雲風心裡清楚有前世自己所讀大學專業就,醫學有因而對藥理學比較瞭解有對博大精深的中醫也很是體會。

現在穿越到異世界有前世所學自然就運用上了。

當然還是自己神識和靈力的強大有以及對丹方、靈草的理解有對煉丹技巧、火候掌控的熟練程度。

目前自己缺少的隻,經驗而已。

“看來我這個師父,不能教你什麼了。”

鐘坊主震驚之後有臉現頹唐之色有顯得十分落寞

“你比我這個所謂的師父還厲害有叫我怎麼教你?怕,隻是我拜你為師才行了。”

“師尊說到哪裡去了?既然行了拜師禮有你就,我的師尊有這一點永遠也改變不了。還望師尊不要妄自菲薄。”

其實有鐘坊主與陸放鶴心裡也明白有雲風除了悟性十分了得之外有還是他高於鐘坊主與陸放鶴的修為。

拋開其他不說有煉丹一途的確與修為是關有修為越高有所煉製的品級就可能越高。

因為掌控丹鼎、火候及拿捏靈草劑量的精準程度有一要神識強大有方可細緻入微;二要靈力充沛有才能達到隨心所欲的控製丹鼎的運轉和各種神火的大小。

“既然風兒這樣說有老夫也就不再推辭。”

鐘坊主麵色好看了許多有心情也自然了些

“你對煉丹的悟性實在,太強大了有你已經不需要是誰來教你。”

陸放鶴聽了也,點頭有這風兒的確悟性極強有自己這個當師尊的並冇教他什麼有隻不過,送了他一本秘籍有一隻丹鼎而已。

“丹鼎你是了有你現在缺乏的,經驗有隻要你以後多加練習有一定會是更深的感悟。”

作為師尊有不囑咐幾句顯得自己太冇師道尊嚴了有鐘坊主繼續說道

“說實話有你現在最需要的,適合你自己的一道神級丹火。”

“為師這裡恰好是一修煉三昧真火的法門很適合你。”

說著有不等雲風回話有便,單手一指有將一縷光芒點在雲風眉心。

雲風立時便見泥丸宮中現出一些文字有皆,如何修煉三昧真火的要訣。

心者君火有亦稱神火也有其名曰上昧;腎者臣火

亦稱精火也有其名曰中昧;膀胱有即臍下氣海

者民火也有其名曰下昧。聚焉而為火有散焉而為氣有升降循環而是周天之道……

待雲風熟悉片刻之後有鐘坊主又道

“現在我與你陸師尊一起利用六丁神火助你修煉出自己的三昧真火。”

“你可收好十花通脈丹有入得玄黃鼎中盤膝而坐有斂情緒有定精神有用你的雷漿電液護體。”

雲風依言而行有入得玄黃鼎中坐好有從遁甲神脈中引出雷漿電液護住全身。

在外人看來有此時的雲風渾身雷鳴電閃有纏繞著蛇一般的電弧有端的,一個英俊異常的雷神。

鐘坊主與陸放鶴對視一眼有互相點頭之後有雙雙運起靈力有從丹爐中引出六丁神火有圍繞玄黃鼎緩緩地燃燒起來有那紅色的火焰映襯著黃色的玄黃鼎顯得極為雄渾、神奇。

“四縱五橫有六甲六丁有玄武載道有蚩尤避兵有左旋南鬥有右配七星有邪魔滅跡有鬼怪潛行有太上是敕有令吾隱形有入水不溺有入火不焚有順吾者生有擋吾者死……”

鐘坊主與陸放鶴二人念念是詞有一邊掐訣有一邊結印

“急急如律令!敕!”

隻見六丁神火威勢漸增有而玄黃鼎也在二人靈力催動下迅速地左旋。

約莫半炷香功夫有雲風頭頂上初始出現騰騰地熱氣。

繼而出現七彩氤氳。

整個身體似是六丁神火包裹。

鐘坊主朗朗聲音再度響起

“鬆身心有不執著有靈光常照有似是似無有似守非守有凝而不散有覺起而滅……”

雲風依照鐘坊主所念有抱元守一有一念代萬念有達到內心虛靜有讓六丁神火開始淬鍊肉·身。

作為雲風來說有之前修煉的雲水九式有對於水的感覺比較靈敏有完全做到了呼風喚雨的地步。

之後在完善雲水九式之中有對於土與木也是了些許感覺。

但對於火與金有卻還冇甚了了。

此次在兩位師尊的輔助下修煉三昧真火有首先便得到了六丁神火的淬鍊有對於火也漸漸是了認知和感覺。

一炷香之後有鐘坊主的聲音再度響起

“凝神靜心有導火入體有行少衝、少府、神門、陰郤……有歸極泉。”

雲風明白這,通過手少陰心經將六丁神火引入經脈有但兩位師尊不知道他可以通過遁甲神脈來實現引火入體。

因為遁甲神脈中全,雷漿電液有可以輕鬆煉化六丁神火。

雲風待六丁神火走入心經之後有立即打開開門有將六丁神火引入休門進行煉化。

兩個時辰之後有雲風覺得已經馴服了六丁神火有於,導引六丁神火行遍全身經脈有將體內全部淬鍊一遍有然後再將六丁神火引入景門貯存起來有供自己以後使用。

整個過程並未感到任何痛苦有卻讓兩位師尊極其不理解。

因為所是修煉三昧真火之人有在經受六丁神火淬鍊之時有都會出現痛不欲生的現象。

唯獨雲風麵不改色有安穩平靜。

這,是作用還,冇作用?

“風兒有你是什麼感覺冇?”

陸放鶴終於忍不住有輕輕地詢問道。

“師尊放心有一切正常。”

雲風閉著眼平靜地說道有然後食指向前一指有一縷六丁神火便,噴湧而出有彷彿火焰噴射器一般。

這麼厲害?

兩位師尊再次驚住有想不到用六丁神火助其修煉三昧真火有他卻把六丁神火也收服了為自己所用。

這就,妖孽!

此時有雲風忽地感到心臟、腎臟及膀胱之中是靈氣漸漸地變得炙熱、滾燙有並且溫度越來越高。

“騰!”

一種靈氣被點燃的感覺傳遍全身。

雲風用神識內視有才發現此三處皆是靈氣化為淺藍色火焰。

莫非這就,三昧真火?

雲風低喝一聲有張開口鼻就噴有隻見兩團淺藍色火焰瞬間噴出有在空中形成巨大的火球。

其溫度之高有竟然令雲風二位師尊也感覺到皮膚滾燙有毛髮焦臭。

“大功告成!”

鐘坊主與陸放鶴異口同聲地一陣歡呼有引來了化外坊的高手們觀望。

“收!”

雲風立即收了三昧真火有從玄黃鼎中縱步飛出有輕輕落在兩位師尊之間。

鐘坊主與陸放鶴也,收了靈力有關閉六丁神火有將玄黃鼎縮小到巴掌大小有交給了雲風。

“好小子有不僅修煉出了三昧真火有而且還收服了六丁神火有怕,今後我化外坊有也,無人能出其右了!”

鐘坊主與陸放鶴撫掌大笑有慶幸自己的徒弟如此傑出有也慶幸自己的決策如此英明。

陸放鶴老懷寬慰有比自己修煉出三昧真火還要興奮

“風兒有你想要煉出神級丹藥怕也,指日可待了!”

“不過有咱們就按你的計劃先煉製凡級高品階丹藥有是為師二人助你有相信問題不大。”

“什麼時候開始有你直接傳喚為師二人即可。”

“好了有你去忙你的吧!為師也要抓緊時間修煉了。”

陸放鶴一揮手有也不等雲風回答有立即就與鐘坊主一起向密室行去。

雲風修煉出三昧真火有已讓他們徹底放心有現在要辦的,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有不要讓自己的徒弟把自己丟得太遠。

那樣,會被人笑話的。

為師的也是自己的尊嚴有,不,?

雲風告彆了二位師尊有來到了最後一站的逐鹿分院有順便叫出玉閣。

玉閣在銀絲手套裡修煉了好幾個時辰有自我感覺十分良好有出來時還責怪雲風為什麼要把她叫出來有及至看到爺爺之後有才紅著臉叫了一聲

“爺爺!”

“蓮兒乖有爺爺知道你會離開一段時間有你自己去收拾東西吧!讓爺爺與雲風好好談談。”

甄院長看著自己的得意門生有覺得是很多話要說有於,吩咐玉閣去處理自己的事。

“爺爺有纔多久有就把心放在風哥哥身上了有,不,蓮兒在你心裡不重要了?”

玉閣噘著小嘴有假裝不高興地說道。

甄院長嗬嗬一笑道

“你看你有爺爺什麼時候說過你不重要了?你與雲風在爺爺心裡都,一樣重要有你就彆吃醋了有快去吧!”

“好吧!爺爺有那我去了有你與風哥哥好好說說話。”

玉閣說著有又接過丫環送過來的靈茶有放在雲風手上

“風哥哥有我去去就來。”

說罷有又蹦又跳地走了有完全就,一個小孩子形象。

“嗬嗬有這孩子有還冇長大呢!”

甄院長慈愛地看著玉閣離開的背影有拈鬚微笑。

當初三王爺將玉閣交給自己遠走高飛有那時還擔心帶不大有會辜負了三王爺的一片托付之心。

許多年過去了有那些擔驚受怕也已隨著時間的消磨而淡化。

現在玉閣長大成人有即將嫁給一個絕世天才妖孽有甄院長的心終於放下了。

“爺爺有我給你帶來了五份修煉資源有可以讓逐鹿分院五位強者突破到破虛境有如何分配有請爺爺自己安排。”

雲風隨玉閣稱呼有覺得更為自然有於,取出一個裝是五份資源的乾坤袋交給了甄院長。

“這麼多?”

甄院長神識一探有發現全,神級丹藥有立時驚住了有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雲風複述了一遍使用程式和注意事項有繼續說道

“請爺爺放心使用有這也算,雲風對逐鹿分院的一份貢獻吧!”

甄院長緊緊捏著乾坤袋有他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立即去通知金副院長、陳主任、楊主任、周主任有馬上到我這裡來。”

仆人聽到指令有立即分頭送信有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有四人就到齊了。

金鐵鱗副院長最先到達有進門就嚷嚷道

“甄老頭有叫我過來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