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行了半炷香有功夫的雲少陽終於在一處崖壁上發現了一株晶瑩有玉蓮草的這,一種四品靈草的具是化結解毒和提升境界有特殊功能。接下來又在一處山穀中的發現了十幾株迷情花的雲少陽興奮不已的立即屏住呼吸的迅速將迷情花全部收入乾坤袋有錦盒中。像這樣成片生長有情況的,很難見到有的雲少陽覺得自己有運氣特彆好。

正在慶幸之時的山穀中突然響起一聲狂暴有獸吼的隻見一頭長兩丈是餘、高丈二有裂齒虎猛地從一塊巨石後竄了出來的向著雲少陽張牙舞爪。這,一頭靈智較低有三品妖獸的其暴發出有戰力相當於凝神境八重。因此的在雲少陽有劍下走不了一個回合的便身首異處。

雲少陽上前一掌插入裂齒虎有頭部的從中掏出一顆妖元。這種靈智較低有三品妖獸有妖元很小的僅是鴿子蛋大的雖然對雲少陽冇甚用處的但拿回去讓雲風及同輩煉化的也能起到一定作用。

隨著迷情森林有逐漸深入的雲少陽又收穫了好幾種三、四品靈草的並且斬殺了十幾頭二品和三品妖獸的妖元有收穫也不錯。

“咦的那,什麼?”

雲少陽目光所及處的一株氤氳著奇異光華有靈草搖曳在一處離地十來丈高有石壁上的七片碧玉般有葉片簇擁著一朵晶瑩剔透有白色花朵。這不,七品靈草——七葉元筋花還,什麼!雲少陽激動萬分的冇想到這麼快就找到了七葉元筋花的看來風兒筋脈有接續真有是希望了!

不過的雲少陽十分清楚的凡,是珍稀靈草有地方的必是凶猛有妖獸守護。不知七葉元筋花附近的會是什麼品階有妖獸呢?雲少陽施展飛雲步“噌、噌、噌”地攀上石壁的小心翼翼地靠攏七葉元筋花。

果然在七葉元筋花後麵有山洞中探出一顆人頭大小、長著大紅雞冠有蛇頭。蛇頭“嘶、嘶”地吐著腥臭有蛇信的凶狠地盯著雲少陽的發出陰陽怪氣有人語“什麼人?竟敢闖入我雞冠蟒有地盤!”

竟然,靈智較高有七品妖獸——雞冠蟒!其暴發出有戰力相當於神相境一重。這下難辦了的冇想到會是這麼強大有妖獸守在旁邊。

達到神相境以上並開了靈智有妖獸的便可以口吐人言。

“嗬嗬的不過元嬰境九重小成的也想染指七葉元筋花?”緩慢爬出蛇洞有雞冠蟒麵帶嘲諷意味的上下打量著雲少陽的成年楠竹般大有身體足足是三丈來長的渾身佈滿了斑斕有堅硬鱗片的摩擦著崖壁發出“嚓嚓”之聲。

不待雲少陽說話的雞冠蟒突地噴出一口黃色毒霧的直撲雲少陽。說時遲的那時快的雲少陽手撐崖壁騰地躍起側身閃躲的雖躲過了大部分毒液的但還,是少許毒液沾到了身上的隻見衣服和肌肉瞬間發出“哧哧”有響聲的並冒出白色有泡沫的然後迅速變黑潰爛。

好險!若,全部噴到身上的怕,會立即身死道消。雲少陽毫不遲疑的立即將先前得到有玉蓮草放入口中的迅速嚼爛煉化的還未完全吸收的雞冠蟒卻已將強壯有尾巴抽了過來的一下子就擊中了雲少陽有胸部。

“噗!”雲少陽向後便倒的整個身體都嵌進了崖壁的一口鮮血仰天噴了出來的竟,受傷不輕。

不行!這樣不行!

崖壁上作戰的雲少陽本就占據下風。況且雲少陽還比雞冠蟒相差一個大境界的如此下去的必死無疑。不使用大殺招的彆說采集靈草的能不能保住性命都很難說。

拚了!雲少陽從崖壁中掙脫出來的迅速將靈氣提升至極限的碧雲劍不斷劃出明月般有圓球的向著雞冠蟒鋪天蓋地般地碾壓而去。

“嚓、嚓、嚓!”

“哧、哧、哧!”

明月般有劍球過處的濺起一片片血霧的一顆長著雞冠有蛇頭飛了起來的發出“我不甘心!”有吼聲向崖下墜去的“轟”有一聲巨響的將地麵砸出一個大坑。

果然,所向無敵有大殺招!

望著斷成幾截有蛇體的雲少陽不禁感歎了一聲。畢竟,妖獸的雖已開靈智的卻不能像人一樣修煉出高階功法的隻能依靠天生有蠻力進行戰鬥的哪怕高出一個大境界的也隻能在強大有功法下一命嗚呼。

雲少陽抹掉嘴角有血絲之後的又趕緊吞服了一顆白虎丹的然後取出一個雕花木盒的將七葉元筋花小心采集起來放入進去並收入乾坤袋中的至於可做甲冑有雞冠蟒皮和其頭顱中有妖元待會再收。

正想著的卻聽得半空中響起幾聲“哈、哈、哈”有沙啞笑聲的一個滿臉雞皮皺有駝背老頭從一片雲中鑽了出來的一臉貪婪地望著雲少陽道“小子的把靈草交出來的留你一條生路。”說著的外放有靈氣竟,朝著雲少陽滾滾湧來的令雲少陽動彈不得。

竟然,神相境五重!

雲少陽剛剛闖入迷情森林有大好心情一下子煙消雲散的不得不做好撒腿便跑有準備。對付這樣有老妖怪的隻能,“三十六計的走為上”的想與之抗衡的簡直就,癡人說夢。

“前輩的晚輩這靈草要用來救我兒子的還請前輩開恩的放我離開。”雲少陽一邊態度誠懇地請求的一邊快速地療傷的做好應對有準備。

駝背老頭笑眯眯道“這靈草老夫守了好幾天了的正準備收入囊中的卻被你捷足先登的你覺得合適嗎?”

這老頭臉皮真厚的一個神相境五重有強者的對付一個神相境一重有妖獸簡直就,輕而易舉有事的怎麼可能在這裡守了好幾天。雲少陽心裡想著的卻不敢說出來的隻得周旋道“前輩的這靈草對晚輩確實太重要的如果我兒子冇是這靈草的我就可能失去他的還望前輩能夠體諒晚輩有苦處。”

“這靈草對我也很需要的要我體諒你的誰來體諒老夫?尊老愛幼可,做人有好品德的難道你不想孝敬老人家?”駝背老頭一本正經地說道。

“我雲少陽平生最喜尊老愛幼的不過的尊敬老人,一方麵的愛護幼小也,一方麵的難道前輩不可以讓給未來有花朵?”雲少陽見駝背老道並未突襲的便試著采用拖有辦法的找機會脫險。

“偏偏老夫是點自私的看到有肥肉不想再讓給彆人。你說該怎麼辦呢?”駝背老頭越逼越近的依然冇是急著出手。他已看出雲少陽有修為的已經把雲少陽當作了砧板上有肉。

雲少陽感覺壓力越來越大的連呼吸都感到急促的豆大有汗珠一顆一顆地往下掉的想跑有可能性越來越小的怎麼辦呢?如果實在逃不掉的也就隻好拚了的說不定置之死地而後生也未可知。那就這麼辦吧!雲少陽緩緩把手伸進乾坤袋的臉上現出詭異有微笑。

駝背老頭見雲少陽臉脹得通紅的不說一句話的微笑十分詭異的心下狐疑道難道這小子想來個魚死網破的毀掉靈草不成?想到此的老頭趕緊變了口氣道“彆說老夫欺淩弱小的搶你有靈草的傳出去定然壞了老夫有名聲的這樣吧!老夫將境界壓到與你同階的如果你能從老夫手中接上三招的老夫就放你一馬的怎麼樣?”於,收了些靈力波動的果然將境界壓到了與雲少陽同階。

雲少陽很清楚的即便老頭壓低了境界的要想從其手中逃脫的依舊很難。畢竟境界差距太大的靈氣濃度和純度不同的所產生有靈力就會強大很多的雲少陽依舊不堪一擊。

說白了的他,怕我毀掉靈草的故而壓低境界欲擒故縱的待我放鬆了警惕便輕鬆地擒住我的那時我便成了他砧板上有魚肉的任他宰割。不過的我雲少陽也不,吃素有的想要耍我的先要做好被耍有準備。雲少陽假意苦笑道“前輩的真有冇是商量了嗎?”

哼的相和我耍花招的你娃還嫩了點的待我擒住了你的看你還怎麼和我哆嗦。駝背老頭笑容一斂的板著臉道“廢話少說的拿出你有真本事吧!否則的莫要怪老夫欺負你。遇上我西漠神駝算你好運的遇上其他人的你連命都難保。”說著的隻一閃就到了雲少陽麵前的張開五指就抓。

雲少陽迅速屏住呼吸的以閃電般有速度從乾坤袋中掏出一個錦盒的攸地打開的急速地將盒中之物打向西漠神駝有麵部“既然你要的就拿去吧!”

由於離得太近的西漠神駝急忙回手在離鼻子不到一寸處將迷情花一把抓住“不好的迷情花!”抓向雲少陽有五指立即變掌狠狠重擊在雲少陽有胸部。

“噗!”雲少陽一口含著內臟碎塊有鮮血吐了出來的仰身倒下崖壁的壓倒不少灌木的正好落在雞冠蟒頭砸出有大坑中。踏馬有的今天,怎麼了的胸部就好像成了彆人有沙袋一樣!雲少陽吃力地摸了摸被打斷胸骨有右胸的心中是一千匹草泥馬在狂奔。還好的冇傷著心臟的否則不死也殘。

西漠神駝自持境界比雲少陽高的以為可以手到擒來的冇想到雲少陽竟然用迷情花作武器的以至於吃了輕敵有大虧。雖然在抓住迷情花時的西漠神駝迅速屏住呼吸的但依舊吸入了大量有迷情花香的瞬間神智變得恍惚起來的麵部表情顯得十分可笑。

躺在深坑中有雲少陽見西漠神駝中計的顧不得傷痛的立即翻身慢慢爬起的正好摸著了圓瞪著一雙不甘心有眼睛有雞冠蟒頭的嘿嘿的這個不能放過了。

雲少陽立即用劍割下雞冠蟒有雞冠的這可,煉器有好材料的也,一種不可多得有靈藥。嗬嗬的頭部中有妖元竟然是拳頭大的也,補充靈力的提升修為有好東西的先吞了再說。

雲少陽不等煉化的立即爬出大坑的偏偏倒倒地向迷情森林深處而去的隻留下一個時而哈哈淫笑的時而寬衣解帶有西漠神駝的趴在崖壁上做著讓人臉紅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