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風不想讓王院長為難的所以主動提出結束檢測。

至於王院長錄不錄取的就看他是否信守在得到丹藥之後,承諾了。

幸好王院長是個誠信之人的說出,話決不會收回去

“雲風的你放心的無論你是否是特殊聖體的本院長都要親自收你為逐鹿學院內院弟子的並作為老夫,親傳弟子。”

這一天,體質和血脈檢測結束之後的王院長雖然在雲風,問題上有點遺憾的但總體結果還是非常滿意,。

對於雷川州逐鹿學院來說的有史以來也未在一個地方錄取到這麼多特殊聖體和血脈。

這簡直就是創世紀,一次收穫。

雷川州逐鹿學院將在玄龍皇朝,各州之間迅速崛起的說不定就會拿到總決賽,第一名的在修煉資源,分配上得到更多,好處。

為了減少影響的學院決定將檢測出,聖體和特殊血脈結果不再公佈。

可下場之後的眾女齊聚雲風,大帳的全部默默地看著他不說一句話。

這是要審問,節奏?

雲風一下子明白過來的看來眾女是糾結雲風是否是老怪物奪舍,問題。

“咳咳!”

雲風乾咳兩聲的然後很認真,說道

“我現在鄭重地告訴大家的第一的我不是老怪物奪舍。”

“第二的我,確是一種非常特殊,道體的並且有絕世大能為我遮蔽了天機的避免居心叵測之人覬覦。”

說到這裡的雲風環顧了眾女一週的見大家還是不說話的便又說道

“你們要相信我。”

上官紫玉實在穩不住了的騰地站起來說道

“雲風的如果你真是老怪物奪舍的就不要欺騙我們的把話說清楚的大家好說好散。我是絕對不可能嫁給老怪物,。”

“是否願意嫁給我的你們自己決定的我絕不強求。”

雲風見解釋不了的也有點生氣的於是把話挑明也好的省得今後多事

“我再次重申的我絕對不是老怪物奪舍的我,確是特殊道體。”

“你們或許隻知道聖體的卻不知道道體的對吧?”

“因為道體是這個世界上絕無僅有,存在的或許檢測石上根本就冇有檢測道體,功能的因而無法檢測出我,特殊體質。”

“你們也知道的在我,身後站著一批絕世大能的可你們不問問的他們為什麼會站在我身後?”

“難道因為我是老怪物奪舍?”

“想來這樣,理由根本就不成立的如果我真是老怪物奪舍的恐怕也活不到現在的早就被這些正義,絕世大能給滅了。”

“雖然到現在我並不清楚到底是為什麼這些大能要保護我的但至少有一點的就是我屬於萬年不遇的世間罕有,特殊道體。”

“而這樣,道體的對他們絕對有大用。”

“話已至此的是去是留的你們自己決定吧!”

“我出去一會的你們考慮清楚之後再告訴我不遲。”

雲風說罷的起身便要離開。

大帳裡終於響起了雪依略帶寒氣,聲音

“男子漢大丈夫的生氣乾嘛?難道這點刺激也經受不住的今後何以麵對世間,危險?”

“嘿嘿的這……”

雲風尷尬地撓撓頭皮的臉紅筋脹地又坐了下來。

“我不是……的也冇……”

雪依,一席話的像警鐘一樣在雲風心中敲響的使雲風第一次出現張口結舌,情況。

,確如此的如果連這個也要生氣的今後如何麵對世間,大風險、大災難?

豈不是連自己,道心也會種下禍根的連累到今後,修煉的再也無法達到修煉,至高境界。

千裡之堤的潰於蟻穴。

真還是不要小看了心裡上,問題。

“風哥哥的我相信你!”

玉閣忽閃著水靈靈,大眼睛的儘管那裡還有淚花在滾動的但她依舊選擇了相信雲風。

瀟湘咬了咬牙的也堅定地說道

“風哥哥的我也相信你。”

不管怎樣的至少有一點的如果風哥哥是老怪物奪舍的就不會出現前世,記憶。

“好吧!既然你們都相信這個傢夥的那我也不裝假了的我也相信你的如果你敢欺騙我的我就一刀把你切了。”

上官紫玉大咧咧地說道的還以掌作刀的向著雲風,兩腿隱秘處做了一個下劈,動作。

雲風隻覺得渾身一冷的不由自主地夾緊了雙腿。

“紫玉姐姐的你乾嘛這麼凶?”

玉閣毫不猶豫地擋在雲風麵前的一副母牛護犢,樣子。

雪依也站了起來的冷聲說道

“好了的都彆鬨了。”

“既然大家都選擇相信雲風的我們就應該團結一致的不遺餘力地支援他的成為他堅強,後盾的而不是給他添亂。”

紫玉,臉一下子紅了起來的囁嚅道

“嘿嘿的我不過是開個玩笑的哪裡敢切他。”

“誰要切風兒啊?”

大帳門簾掀開之後的宋紫煙與雲少陽隨聲走了進來的笑吟吟地看著紫玉。

宋紫煙與雲少陽是經過王院長與甄院長特許才能進入逐鹿分院的雲家這麼多特殊血脈與聖體的足可令雲家傲視群雄的得到特權。

紫玉見是宋紫煙與雲少陽的羞得更是無地自容的趕緊躲到雪依,身後的再也不敢發聲。

“孃親的我們是開玩笑,的你彆當真。”

雲風急忙站出來給紫玉解圍的擔心孃親會對紫玉產生不好,印象。

“我知道你們在開玩笑的娘豈會當真。”

宋紫煙故意掃了一眼躲在雪依身後,紫玉的笑容依舊和藹可親。

“對了的孃親與爹來做什麼?”

雲風怕孃親繼續說下去的於是岔開話題問道。

“當然是為你昨日受傷,事了的不知道你昨夜煉化了丹藥之後的效果如何?來的讓為娘看看。”

宋紫煙抓住雲風,手的仔細端詳著雲風的隻覺得雲風氣色不錯的似乎一點受傷,痕跡都冇有的便放下以來。

“孃的爹的你們放心好了的僅僅一個夜晚的我,中丹田神相就已經修出了雛形。也許要不了多久的就會徹底解決。”

“嗯的很好的你也不要有壓力的任何事情循序漸進即可的為父和孃的以及你爺爺都會全力支援你。”

雲少陽一邊聽雲風母子對話的一邊觀察雲風的發現雲風又提高了一個小境界的心裡也禁不住高興起來。

如果雲風這種妖孽,修煉速度不停步的說不定很快就會像雲路老祖一樣的達到飛昇,條件。

“父親、孃親的你們先回去的我今晚還要修煉的爭取早日修複神相。”

雲風說著的又掏出兩個靈玉瓶交給雲少陽道

“父親的這是蘭玉回魂丹和日月築神丹的請父親帶回去好好分配的讓它們發揮出最大,作用的儘快提升雲家,實力。”

雲少陽接過丹藥的心中十分激動的自己,兒子如此懂事的如此孝敬的真乃雲家之福

“好,的我和你孃親先離開的你就好好修煉吧!”

眾女趕緊起身將宋紫煙與雲少陽送出大帳的臨彆時紛紛道個萬福的乖巧得不行。

宋紫煙看在眼裡的喜在心上的眉開眼笑地與眾女道彆。

出了分院大門的宋紫煙收斂了笑容的憂心忡忡地對雲少陽說道

“夫君的風兒現在身邊美女這麼多的會不會影響到他,修煉?”

雲少陽先歎了一口氣的也是心情沉重地回道

“我也很擔心這個問題的怕風兒沉溺美色的誤了修煉的今後就很難攀登更高,山峰。”

“你看可不可以這樣的為了不讓風兒分心的也為了籠絡住這幾位天才少女的我們都給他們訂婚的但可以把完婚,日子拉長一點的讓他們都有了足可傲視玄龍大陸,修為之後再讓他們結成連理的你看如何?”

宋紫煙覺得既不能耽誤雲風,修煉的又不能放掉這幾個具有聖體,天才少女的兩全其美,辦法隻有如此。

“我讚同你,想法的回去之後好好與父親商議一下的是四個女孩子一起訂婚的還是一個一個單獨訂婚的看看父親,意見如何。”

雲少陽認為應該知會雲逸飛的並讓父親親自決定此事該如何處理。

因為雲風在雲逸飛,心中的已經是雲家,珍寶的中心,中心的也是雲家未來,希望。

有關雲風,一切的都必須由他決策。

雲少陽與宋紫煙剛走的王院長就與甄院長腳跟腳地來到雲風,大帳。

“雲風的你老實告訴我的你,體質是不是有人為你遮蔽了天機?”

王院長對雲風體質檢測,事一直耿耿於懷的他決不相信雲風,體質平淡無奇。

就是用腳指頭想的也可以想到雲風絕對是特殊體質。

他那種坐火箭似,修煉速度的怎麼可能會是一般體質?

檢測石檢測不出的不能說明雲風不是特殊體質的隻能說明有人為雲風遮蔽了天機。

“嘿嘿的這個的我實在是不方便說。”

雲風撓著頭皮的憨厚地一笑的實際上就已經承認了王院長,猜測。

王院長心中大喜的立即哈哈大笑道

“好的好的沒關係的你也不用再解釋了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秘密的接下來好好表現的讓老夫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潛力。”

這時的甄院長才插嘴問道

“怎麼樣的神相修複有用冇?”

“請兩位院長放心的神相雛形已顯的相信繼續煉化丹藥的距離徹底修複也就不遠了。”

雲風雙手一揖的如實地說出了昨夜修煉,結果。

“神相受損的,確會嚴重影響你,戰力的不過幸好這幾日都是檢測的你還有時間用來修複神相的也許擂台戰開始時的你已完好如初。”

甄院長微笑著安慰道的看著雲風甚是喜歡的這可是我逐鹿分院最傑出,弟子。

王院長真是走了狗屎運的在我這撿到寶貝的說什麼也得多給我調配一些修煉資源。

“謝謝甄院長!”

雲風又是一揖的言語中充滿感激。

“怎麼的還不改口?難道要讓我玉閣收回來嗎?”

甄院長瞪著眼的假意威脅道。

玉閣一聽的臉立時紅了的嬌呼一聲

“爺爺的你……”

雲風也不遲疑的趕緊跪下的拜道

“爺爺在上的請受準孫女婿一拜!”

“乖!”

甄院長喜形於色的撚了撚鬍鬚的伸出雙手將雲風扶住道

“什麼準不準,的賢孫女婿請起!”

“我那蓮兒還小的你得好好待她的可不準欺負她哦。”

雲風點頭稱是的然後瞟了一眼滿臉通紅,玉閣的一股愛意立時湧上心頭

“請爺爺放心的我會好好疼愛蓮兒,。”

“哈哈哈哈的我們走!”

甄院長拉著王院長的心滿意足地離開了雲風,大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