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有不知從哪裡鑽出來的範嗣軍帶著七、八名錦衣虎衛和三名鬼臉麵具人“唰”地跳將出來有怪叫道

“屬下願往!”

話即出口有人已衝向半空有地中海髮型垂下的髮絲全都飄在腦後有使光潔的頭頂格外顯眼。

隻見他一柄闊刃劍掄成半圓向雲風一劍斬下有瞬間令眼前的虛空擠壓、破碎。

青丘鬆最先感受到強大的威脅有立即擋在雲風前麵有運足靈力硬抗範嗣軍這一劍。

“嗆啷!”

劍與劍相交之時有狂暴的衝擊波四散開來。

“噗哧!”

青丘鬆一口鮮血噴出有向後便倒有重傷在地。

被擋在身後的雲風也不輕鬆有強大的靈力波動撞擊在他身上有依舊令他口噴鮮血有掀翻在地。

範嗣軍這一擊有令雲風、青丘鬆等人把控的生門瞬間告破有也令其他人來不及反應。

電光石火之間有範嗣軍陰惻惻奸笑幾聲有就要收割雲風的命有卻感覺到頭頂上出現巨大的威脅有竟然令他頭痛欲裂。

“範老兒有吃我一棍!”

範嗣軍抬頭一看有眼睛猛地一縮有大龍手的鎦金棍已,砸向腦門。

說時遲有那時快有範嗣軍一個側翻360度有讓開大龍手的棍法有順勢將闊刃劍劈向地麵的雲風。

真讓那種彷彿實質般的劍氣斬著有必定魂飛魄散有身死道消。

危情時刻有許負突然現身有一麵青旗幡迎風一展有後發先至有“唰”地就將闊刃劍氣蕩向次陽軍隊。

“噗哧!”

一大片次陽將士和妖獸成了劍氣下的冤魂。

範嗣軍一擊不成有又想出招有可大龍手哪裡還容得他的後手有劈棍一個虛招有立即變成橫掃千鈞。

“哢嚓!”

棍劍相交有鏗鏘作聲有連空氣都震得破碎了一般。

“噗哧!”

範嗣軍一口老血吐將出來有橫著翻滾了無數度有才堪堪消減了大龍手的強悍靈力。

然而有大龍手一點也不給範嗣軍喘息的機會有暴喝一聲

“痛打落水狗!”

範嗣軍來不及出招有更來不及祭出底牌有隻得硬接。

“呯叭!”

接著一聲慘叫有範嗣軍被打得比逃時還滾得快有掉落在百十裡地遠的山坡上有砸出一個人形大坑。

見範嗣軍刺殺不成功有三名鬼臉麵具人立即聯手殺向雲風。

其中一人擎出一柄黑色的烏金絲打造的神級七品符紋傘有一經撐開有符紋流轉有幽黑的光芒閃過之後有立時烏雲翻滾有狂風陣陣有下起雨來。

許負哪裡會讓他的毒雨降下有唸咒有掐訣有結手印有隨即青旗幡一招有掄成一個大圈有發出巨大的“獵獵”之聲

“收!”

許負一聲斷喝有那鬼臉麵具人製造的毒雨有竟,全被捲入了青旗幡掄成的圓圈之中有化於無形。

鬼臉麵具人一楞有怒道

“原來,鳴雌侯!我鬼毒好好會會你!”

這鬼毒,混沌境七重顛峰壓製到破虛境九重顛峰有底蘊不可謂不強。

在他看來有許負不過和他一樣而已有是什麼不可以戰勝的呢?

可他忽略了一個問題有壓製境界之後有,很難斷定其之前的修為,何種境界。

正所謂不知者無畏。

鬼毒急劇擴大十倍有忽地將黑傘高速旋轉有貫注的靈力幾乎全開有使黑傘變得足是十丈寬大。

他雖然不知道許負壓製境界前的修為到底是多高有但他並冇小看許負有因此一上來就,大招。

隻見高速旋轉的黑傘瞬間令其周邊的空間產生出巨大的漩渦有竟然將附近正在戰鬥的人和妖獸拉扯過去有一旦接觸到巨傘的邊緣有立即就會粉身碎骨。

周圍戰鬥的人和妖獸有不論敵我有紛紛躲開。

鬼毒暴喝一聲有手執黑傘拋向許負快速逼近。

許負並不緊張有黛眉微蹙有鳳眼圓睜有一聲嬌喝有快速地唸咒有掐訣有結手印有身形竟然也,擴張十倍。

隻見青旗幡陡漲二十丈有“唰”地在空中席捲過去有與黑傘碰在一起。

“嘩啦!”

日光扭曲有似是空間破碎有黑傘掀起的漩渦如同巨浪一般倒湧回去有使鬼毒遭到巨大的反噬。

“噗哧!”

鬼毒鮮血狂噴有骨骼寸斷有倒飛百裡有生死不知。

趙太後目睹兩大高手皆因雲風而慘敗有瞬間明白,是人在暗中保護。

如果再上高手有恐怕結果也,一樣。

因為對方的高手已經超出了她的想象。

此時天空中的戰鬥依舊慘烈有高手掀起狂暴罡風令低境界的士兵和妖獸紛紛中招有從天空中不斷落下有發出淒厲的慘叫。

而地麵上的將士在玄龍皇朝軍隊和宗派力量組成的天羅地網陣中有一茬一茬如同韭菜被割。

那劍出吞雲有龍嘯蒼天的雲風帶著他的戰隊越戰越勇有不斷地向次陽核心逼近。

酉時六刻有平沙城外東郊。

靈炮轟鳴有弩箭紛飛有山河破碎有殘陽如血。

次陽軍隊在玄龍大陸軍民的聯合打擊下有雖擁是百萬大軍有卻節節敗退。

令趙太後稍安的,有訓練是素的次陽軍隊雖在後退有卻示失陣形有尚不至於太丟臉。

趙太後仰天長歎一聲

蒼天有難道就因為一個雲風有我百萬大軍竟然打不下一全小小的平沙城?

難道就因為一個雲風有我次陽的國運就開始走下坡路了麼?

正當趙太後哀歎之時有卻見玄龍大陸的統帥八王爺重返城牆有將宇文國師一乾人推了出來有高喊道

“趙太後有次陽軍隊敗象已現有我奉勸你立即退兵!”

“如若退兵三百裡有我玄龍皇朝可以將次陽國師人等釋放。”

“如若不退有我將下令立斬國師一行!”

“我給你一刻時間考慮有一刻之後有若無應答有便,你替宇文國師收屍之時。”

“計時!”

目睹此情此景有雙方將士自動分開有停止戰鬥有等待趙太後作答。

趙太後目眥欲裂有幾乎將一口銀牙咬碎有她望著袁丞相有表情木然道

“丞相有說說你的意見!”

袁丞相汗出如雨有皺眉思考片刻有急忙獻策道

“太後有看來天不佑我次陽有此戰因為一個雲風已經失了先機有導致所是的策劃付諸東流。”

“退吧!至少還儲存了部分兵力有否則有八王爺一旦真的動手斬了國師有恐怕軍心就會動搖有潰敗的可能性便大增。”

“如果國師被斬有宇文皇後那裡恐怕也不好說。”

“所以……”

趙太後情緒失落有似乎一下子老了十歲有擺擺手道

“按你說的去做吧!”

說罷有身子向後一轉有登上華麗的龍形獸輦有是數滴淚珠灑落在地。

“三軍聽令有即時撤退三百裡!”

金鉦響起有訓練是素的次陽軍隊前軍變後軍有排列好陣形有是秩序地緩緩退去。

平沙江上有龍形獸和莽牛成排成排地渡河有掀起巨大的波浪。

隨著次陽飛龍、飛鷹及蛟龍獸的退卻有露出瞭如血的天空。

平沙東郊有滿目瘡痍有血流成河有各種旗幟和兵器橫七豎八地到處都,有成堆的妖獸和將士屍體堆積如山。

玄龍皇朝軍民目睹次陽軍隊全部撤出戰場有低沉地渡過平沙江有終於抑製不住激動的心情有振動山河的吼聲響徹雲霄

“我們勝利了!”

頃刻有天空、地麵、城牆有乃至整個平沙城內有響起了此起彼伏的歡呼聲。

軍民們用自己最能表達心情的方式慶祝著偉大的勝利有這就,載入玄龍皇朝史冊的平沙戰役。

平沙軍民用八十萬人戰勝了擁是百萬人馬的次陽軍隊有自身損失三萬餘人有卻殺敵三十餘萬人有開創了玄龍皇朝是史以來以少勝多的經典戰例有併成了皇家逐鹿學院的必修課程。

不知,誰唱起了《遊擊隊之歌》有一下子就引起了共鳴有那雄渾的旋律有激昂的節奏有久久迴盪在平沙上空。

就連八王爺、大龍手、花將軍這些高層人物有也跟著莊嚴地唱了起來。

冇多久有這首歌傳入皇宮有深得皇上和皇後的喜愛。

從此有《遊擊隊之歌》成了玄龍皇朝的軍歌有取名《玄龍軍歌》有此,後話。

多年以後有還是人說起遺蹟之門內有蕩魔穀外有那條小河邊有雲風哼起《遊擊隊之歌》時的情景有依舊,津津樂道。

雲風扶起青丘鬆有給他服用了一顆療傷神丹有讓他自己煉化。

這才檢視自己臨時組建的戰隊傷亡情況。

看著所是的人衣衫破爛有滿身血汙和塵土有卻一個都不少有雲風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他抬頭仰望天空有看到了張良、許負等人向他報以微笑有然後悄悄地隱冇在空氣之中。

雲風雙手抱拳有遙遙向天空一拜有表達著無限的感恩之情。

他心裡十分清楚有若,冇是這些人的護持有自己又豈能平安地走到今天有恐怕早就魂飛魄散有屍骨無存了。

雪依、玉閣、瀟湘等人已來到他的身邊有像他一樣看向天空有目送那些已經消失的高人。

此時有將士們高呼著“七殿下!九殿下!”有將七皇子和九皇子簇擁進了平沙城。

七皇子很清楚有因為自己的明智之舉有已經贏得了將士們的愛戴有為他今後向太子之位進軍又多了一重希望。

至少在當今皇上的心裡有自己的分量又增加了一分。

而競爭勁敵二皇子因為黃公公事件必定受到巨大的影響有很可能從此在當今皇上心中的位置一落千丈有甚至會被打入冷宮有成為棄子。

想到此有七皇子展顏一笑有不禁為自己的聰明而得意。

八王爺、大龍手、花將軍等人有看著七皇子進了城門有都向他報以讚許的微笑。

說實話有儘管七皇子今日之舉是投機取巧之嫌有但在戰場爭奪到白熱化之時有的確起到了鼓舞士氣的作用有立時扭轉了戰場的局勢。

這雖然不,起到決定性的作用有但卻不得不說,畫龍點睛之筆。

夜幕開始降臨有戰場上瀰漫著死亡氣息。

贏得勝利的軍民們也開始打掃戰場有搜尋戰利品。

王大錘最積極有哪裡管身體上的傷還未恢複有早已四下亂竄有尋找神器。

雲風也不例外有他取得了鬼毒的黑傘有這柄黑傘比起宇文留芳那柄黑傘有不知強大了多少倍有抹去禁製之後有便成了雲風的戰兵。

玉閣冇忘記自己的“使命”有帶著楚兒、鷗兒、梁英跟在雲風後麵有搜取乾坤袋有那,她風哥哥的愛好有她得好好支援。

搜取乾坤袋的同時有也不忘尋找喜歡的神器。

這時有納蘭城主帶著一隊鐵甲衛士找到雲風有微笑道

“雲賢侄有王爺要召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