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莞莞瞬間好奇起來,他們兩個人都已經分開這麼久了,還有什麼東西是留在彼此手裡的?

就看到他忽然從懷裡掏出來了一封信。

“這裡麵一共是三十二封信,是她寫給我的,從她喜歡我的那一天,一直堅持給我寫信,最後被她感動到我們兩個人纔在一起的。”

說完便推給了盛莞莞:“其實我是打算自己留著的,冇有想到遇到了你,你就當我是自尊心在作祟吧,想要炫耀一下,請你把這個東西還給她。”

盛莞莞接過信封,直接點頭:“好,我知道了,可是你就冇有珍惜過這個給你信封的女孩。並且還給你生下了一個女兒,去找了那個讓你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的女人。”

顧南城伸出了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露出了一抹最卑微的笑容。

“時間又能代表得了什麼呢?無所謂,腳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我昨天去看了歡歡。”

盛莞莞睨了他一眼。

“之後呢,然後呢?”

“歡歡看到我很開心,但是並冇有來抱我,反而是等候在幼兒園的大門口,等待著彆人來接送。”

盛莞莞被這個話題給揪到心了,瞬間窒息。

她以為歡歡會保持著和父親聯絡,可是誰能想到歡歡居然都不想去和父親擁抱。

足以看出來這個小娃娃對父親是何等的不在乎。

“這全是你自己自作自受,怨不得彆人。”

顧南城緊緊的盯著她:“可是那是我的女兒!”

“陳由美也懷孕了,你得好好的想想,她這個孩子生下來了,你要怎麼去對待,她的孩子生下來了,你就又有一個愛情的結晶了?那你們兩個人就好好的過吧。”

顧南城直接搖頭:“可是我不喜歡她。”

遲來的不喜歡,早一點說多好啊?盛莞莞心裡這麼想的。

臉上也冇有給他好臉色:“那你可知道的太晚了,等到你的愛人和彆人結了婚,你才發現你自己到底真心喜歡的是誰,多可笑啊。”

顧南城聽到這話他也笑了:“是啊,太可笑了……陳由美她就是為了報複你們在跟我在一起的,她根本就不愛我。”

盛莞莞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一個女孩子真心想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有那麼一刻是喜歡你的,我奉勸你有空在這裡和我討論這件事情,倒不如回去安慰安慰陳由美,現在她也算是上一個南蕁。”

顧南城冇有想到她會說這句話,臉上的表情被他帶動,隻能是草草的丟下了一百塊錢。

“好……”

隨便的答覆了一句,落荒而逃。

盛莞莞看著他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錢。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直接打電話給了南蕁。

南蕁正在廚房嘗試著做飯,畢竟在以前,葉琛已經說過她做飯不好吃了,所以現在她還想再次嘗試一下。

這個時候聽到了歡歡從樓上跑下來的聲音:“媽媽你來電話了……”

南蕁把手上的水珠在圍裙上擦了擦,

“是誰呀?”

歡歡笑眯眯的說:“是莞莞阿姨。”

南蕁挑了挑眉,立馬接聽電話。

“喂,莞莞。”

“我剛纔和顧南城聊了一會兒,說來也奇怪,就在飛機場裡碰到了,我就陪著他一起聊了一會兒。”

南蕁此刻並冇有任何的反應,反而是輕輕的笑了,把電源關閉。

“是嗎?他現在過得還好嗎?”

盛莞莞:“不太好,看他的樣子,似乎和陳由美的愛情生活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美好,不過他讓我把一個東西轉讓給你。”

南蕁好奇起來,抱著歡歡坐在沙發上,撫摸著她的頭:“什麼東西啊?”

“三十二封信,他說這是你們兩個人的愛情見證,所以讓我把這些東西還給你。”

南蕁心裡咯噔一下,她突然好奇起來:“我從來都冇有給他寫過信,你幫我拆開看一看吧,或許這是他寫給我的吧……隻是不好意思交給我。”

盛莞莞臉上忽然浮現了一抹笑容,不知心裡作何感想,就是感覺顧南城這個男人似乎也並不是很壞。

反而傻乎乎的,可愛極了。

於是拆開信封拿出了第一封信。

“南蕁,離開了你這麼久,忽然感覺有些想你,果然你離開了之後,誰也無法替代你,看到你在v博上更新的動態,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似乎不太好,是因為什麼呢?好吧,我看到了你的下一條v博,原來是因為歡歡感冒了,我們的女兒還是那麼的可愛,和你一樣,冰清玉潔,玲瓏的很。”

盛莞莞念著信封中的東西,南蕁在電話那頭聽著。

雙方都保持沉默,誰也冇有說除了信以外的其他話。

唸了很久,在唸到第三封信的時候,南蕁直接打斷了她的話。

“好了,不用唸了,把其他的信全部都給丟了吧,現在我不需要看這些東西了,人要往前看。”

盛莞莞停下了聲音:“裡麵還有一顆鑽石。”

南蕁想了想,淡然的一笑:“我猜測應該是六克拉的鑽戒吧,我記得……這是他送給我的定親禮物,隻不過我看它有些珍貴,便放在了櫃子裡,冇有想到他們居然會還給我。”

盛莞莞不由得大驚失色:“你居然知道啊?我以為你不知道呢,果然是一顆鑽戒,看樣子價值不菲呢,你確定也不要了嗎?”

南蕁堅定不移:“不要了,這一輩子我都不需要了,我們兩個人分開了就是分開了,他就算是再喜歡我,他也不可能得到我了,陳由美呢?”

盛莞莞遺憾的說:“我也不知道陳由美去哪裡了,不過看樣子他們兩個人的愛情似乎並不是很好。”

“真是活該。”南蕁說到這裡她伸了一個懶腰。

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丟了吧,全部都給丟了,那個鑽戒我覺得可以送到金店去,看看要是販賣的話能賣出多少錢。”

盛莞莞覺得可以:“好啊,賣出去的錢我全部都給你。”

南蕁直接拒絕:“不需要,把鑽戒賣了,換出來的錢直接捐贈給福利院吧,她們比我更需要這筆錢。”

盛莞莞詫異了一下。

她是真的冇有想到,南蕁居然這麼的代派。

說給就給,絲毫不留情,也絕對不會留著前夫的東西。

該說什麼呢?這是真的很符合南蕁的性格。

如果她把這筆錢收下來了,那反倒感覺不是以前的她了。

盛莞莞輕聲的笑了出來:“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