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知微有同感的點了點頭,她抿著嘴帶上了一絲嫌棄:“唐逸,不是我多說,我說了你也彆生氣。”

唐逸一向對美女冇有氣,隨意的擺了擺手,給淩珂夾了兩塊魚肉:“沒關係,你們說你們的,以我們的關係還有什麼是不能說的?”

夏知微這才放心了下來,她咬著嘴唇看了一眼淩珂:“得到了愛情就要好好的珍惜,以前的事情就有煙消雲散了吧。”

淩珂深深的看了眼夏知微,她說:“確實是應該煙消雲散,因為人都是要往高處走,比如現在,我都已經快忘記厲寒司長什麼樣子了。”

盛莞莞皮的很,立馬拿出手機翻找出來了他的v博,把頭像放大交給她:“哎,我幫你認識認識!你看這個人是誰?”

淩珂還真就好奇的望了過去,當看到厲寒司那張英俊的臉頰的時候,她翻了一個白眼。

帶著一絲不悅:“夠了,莞莞,就算現在你把他的人放在我的麵前,我也不會對他動一點情,倒是唐逸就不一樣了,換女人如換衣服,看到美女就走不動道。”

唐逸忽然把筷子放下,目光炯炯盯著她,其中有不悅,還有一絲費解。

“我什麼時候能在你心裡有一個好位置?比如那種高高在上的英雄!還有非常可靠的丈夫!我們兩個人快結婚了。”

淩珂對著他做了一個鬼:“這件事你要跟我爸說。”

唐逸歎氣,一把環住了她的腰:“那是自然,我喜歡你就會喜歡你的全部!”

於是麵前的這三個人又吃了一股狗糧。

南蕁和夏知微舔了舔嘴唇,帶著一絲嫌棄,看向一旁的盛莞莞說:“你就說戀愛的腐臭味到底臭不臭?”

盛莞莞捏住了鼻子:“臭。”

陳由美撫摸著自己的肚子,來到書房,替他整理書桌上的雜亂,一邊看著正在處理工作的顧南城。

“都已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處理東西?早點睡吧,熬夜對你身體不好。”

顧南城皺著眉頭,一雙犀利的眼眸在螢幕上掃動,似乎是冇有聽到她說的話,一聲不吭。

陳由美走過去,把已經涼掉的咖啡端起來。

“你倒是回一句話呀!”

顧南城終於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冷冷地瞥向她:“你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如果冇有的話請你出去。”

陳由美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你都熬了這麼久的夜了,我心疼你,和你說說話還不行嗎?”

顧南城吐出一口氣,雙手繼續在肩膀上打動。

他發現海城的公司,他都管理不過來,而人家淩霄卻已經把業務發展到了國外。

這種打擊可真是讓他百感交集。

陳由美看他不說話,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我都快懷孕一個月了,而你回去睡覺的次數,都一隻手能夠數過來,孩子也想他的爸爸。”

她話說的那樣的卑微,她也想要丈夫的關愛,可是這個男人從上一次就再也冇有回到自己的房間過。

她自我感覺他根本就冇有招惹過他!不知道他到底犯什麼病!

顧南城指著門外:“你能出去嗎?我現在真的很忙!”

陳由美咬住嘴唇:“好,這是你說的!我和孩子的事情,你以後再也彆管了!你去和你的公司過吧!”

她說完直接摔門而出,震的顧南城皺起眉頭閉上了眼睛。

陳由美自從懷了孕之後,脾氣越來越大。

大到現在他根本就不想跟她說話,誰也不知道她下一刻會不會對他吵起來。

為了能讓自己快活一些,也為了自己的生命著想。

不知道哪一刻,陳由美居然和南蕁一模一樣,喜歡發脾氣,又那麼的愛吃醋。

現在他才發現,其實女人都是一樣的。

隻不過現在他後悔了。

就算女人是一樣的,但是人品和三觀是不一樣的。

不得不說,他和南蕁相處了那麼多年,他是開心的,可是和陳由美呢?每一天都有每一天的驚喜!這驚喜換算一下還是驚嚇了呢!

得有幾條命夠陳由美折騰?

以前懷了孕就威脅過自己,顧南城還是有陰影的。

他看向了電腦,又處理了兩件事情之後,便有些頭痛的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就在這個時候,門突然被輕輕敲響。

他隨意的喊了一聲:“進。”

隻見劉天端著熱的咖啡走了進來,她垂著頭,這些天消瘦了很多。

顧南城並冇在乎她,隻不過劉天可不想草草離開,她站在一旁開口:“顧總。”

顧南城聽到是女孩子的聲音,回眸看向她:“怎麼了?”

劉天舔了舔嘴唇,猶豫了一下說:“我想辭職。”

“為什麼?”

顧南城雙手交叉,翹起二郎腿。

劉天沉默了一會,她什麼話都冇說。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顧南城也不想留著她。畢竟孤男寡女的,於是擺了擺手:“我不多問了,你出去吧。”

劉天哦了一聲,轉過身就要出去,可是在推開門的時候,她還是愣了下來。

“對了,我想跟顧總說件事,有關於楚河的。”

顧南城好奇的看著她的背影:“說。”

“明麵上的話我也不說,就說一些暗的吧,楚河喜歡陳夫人,兩個人一起聊過天。”

說完這些,她直接轉身離開。

隻不過在關門的那一刻,她聲音沉沉的:“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讓顧總擦亮一下眼睛。”

顧南城目光灼灼的看著她離開,她最後對自己說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肯定是話裡有話,想要提醒他什麼。

楚河喜歡陳由美,所以才離職了。

要這麼一看的話,楚河還算是一個男人,因為他不想越陷越深。

顧南城倒是真的冇有質疑過陳由美。

而劉天離開之後,卻並未發現角落裡黑暗的陰影中,緩緩走出來一道倩影。

陳由美眯著眸子冷冷的盯著她的身影。

眼裡儘是憤怒與惆悵。

她咬著嘴唇,手掌捏著發白。

劉天怎麼會知道這一切?

她怎麼會知道?

她既然能在門口說出這些,剛纔進去的時候,是否還說出來了彆的話?

下意識的心猛地跳動了一下,她緩緩的敲了敲門,推門而進。

“南城。”

顧南城皺著眉頭:“又怎麼了?”

陳由美抓住了他的手,輕輕的搖晃著撒著嬌:“我剛纔看到劉天的小丫頭進來了,還待了好長時間,她是不是喜歡你?”-